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版健康碼有助抗疫?聽吓醫生同政界的分析

2020/8/26 — 10:16

近日林鄭月娥提出將會喺未來落實推行「健康碼」,初步用嚟畀香港市民前往中國同澳門時豁免出入境強制檢疫。

政府將推行全民病毒檢測,親中派立法會議員則建議測試結果呈陰性者獲發「健康碼」證明,然後才可進入公共設施、食肆、商場。

政府以公共衛生為名,監控市民為實,連「非民主派」都有超過一半反對。

廣告

香港民意研究所「我們香港人」計劃就「港版健康碼」進行民調,發現 76% 市民反對「港版健康碼」建議,僅 15% 市民支持。假如以政治取向組群劃分,「民主派」支持者有 96% 人反對建議,而「非民主派」支持者亦有 55% 人反對。

唔少人都擔心,政府會喺日後逐步擴大「健康碼」嘅實施範圍,配合「全民檢測」推行「全民健康碼」,最後做到好似中國咁,喺無限收集香港人私隱資料,監控哂每個市民嘅一舉一動之餘;冇「健康碼」就唔畀離開屋企,將香港人囚喺電子監獄之中。

廣告

政府口口聲聲話健康碼係為咗防疫,我地又不妨睇下唔同嘅醫生、專家同政界點講?

馬仲儀(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我不贊成在香港推行健康碼,認為這會對疫情控制有負面影響。病毒測試總有不準確性,每 7 或 14 天的測試除了勞民傷財,更讓部份隱形帶病毒者誤以為安全,疏於防範。在社區傳播風險未長期控制在極低水平下推行健康碼,讓部份人重啟頻繁活動,只會再次帶來大規模爆發。利用健康碼的操作,限制市民一些基本活動和自由,更存在不少道德問題。為何我們要主動去證明和公開自己的身體狀況,才能在社會上生活?建制人士現在提倡在香港推行的健康碼,是政府威迫健康的市民去檢查、公開自己的身體狀況,完全漠視個人私隱和自主權,侵犯病人權益,違反醫學倫理。」

許樹昌(中大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於疫情仍然嚴重時,使用健康碼到食肆消費,概念不正確,因為健康碼是在疫情穩定時,想通關的臨時措施,以證明無確診下過境時用,並非用作消費,現時不宜用這模式試圖挽救經濟。

金冬雁(香港大學生物醫學學院教授)「推行健康碼其實不利於防控病毒。因為綠碼的人他也會變化的,如果社區裏面有危險的話,很快就傳播了……它把感染者還有他們的家庭、密切接觸者全部給他們紅碼,然後很久都不換,其實他們早就好了。這是一個動態的過程,他們好了以後有抗體,其實是人群裏面最可靠的。」

另一方面,網路上都有唔少抗爭朋友出聲大力抨擊「健康碼」:

黃之鋒「面對專家批評、成效成疑、搞亂經濟、侵犯私隱等質疑,特區政府仍然強推『健康碼』,令人質疑背後以『防疫為名,監控為實』,配合全民 DNA 收集、各區監控燈柱等,讓政府可以分析香港人行為習慣及人際關係網,為強推『港版社會信用系統』修橋搭路,方是刻下至為重要應對的政治危機,亦是國際至今仍未有足夠關注的議題,非常需要大家廣傳。」

黃子悅「近來政府宣布發起全民自願免費檢測計劃,再次以防疫為名,但實際動機昭然若揭—取得香港人的 DNA,繼而進行大規模監控;『港康碼』的推行更是進一步侵犯香港人的私隱和自由,儼如把社會信用系統以糖衣包裝、實為毒藥。……檢測將由三間內地檢測機構:包括華大基因、金域檢驗及凱普醫檢,提供檢測服務,其中華大已經被美國商務部列入企業黑名單,並被控強制採集維族人基因研究。在前車可鑒的情況下,我們不難想像政府將透過 DNA 蒐集,利用近親基因的資料進行配對,就算沒有參加檢測計劃亦可輕鬆取得 DNA 資料,屆時不論監控或拘捕行動也變得更易如反掌。」

No Stake 醫學生「醫學道德四大原則之一,係『自主』,病人有權係得到充份既資訊後,自主決定自己係咪接受一個醫療檢查或治療。而自主決定,不應受到任何關於個病以外既威迫利誘所左右,而應該係一個純醫學決定。而健康碼,則威脅香港人,一旦唔服從於檢測計劃提交樣本,不論係出於咩考慮都好,都要付出醫療外既代價,初時可以係不能自由出入境,及後可能係不能出入商場、不能到餐廳用膳,甚至如中國內方案一樣,不能離家變相被軟禁。你用呢啲政策去脅迫巿民進行一個佢未必需要既醫療程序,令佢冇辦法自主地為自己既健康同個人私隱就是否進行檢查作決定,就係徹底違背自主呢個醫學倫理四大原則之一。」

面對林鄭即將強推健康碼,沙田區政堅定反對,亦都希望各位香港人可以提高警覺,主動向身邊人解釋健康碼嘅禍害,切勿畀林鄭輕易得逞!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