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珠澳大橋的前世今生,對董建華的再鞭屍

2018/11/18 — 10:30

經港珠澳大橋來港的內地旅行團令東涌市中心人頭湧湧,為區內市民生活帶來影響。(無綫新聞報道截圖)

經港珠澳大橋來港的內地旅行團令東涌市中心人頭湧湧,為區內市民生活帶來影響。(無綫新聞報道截圖)

港珠澳大橋開通至今,業已數星期,東涌爆滿,上水亂象,延燒至離島,慘不忍睹,不少人把原因歸咎於此「大白象工程」。然而,此亂局之遠因,實在 03 年已然種下。大橋是補自由行的鑊。今天亂象,不是建橋者責任。

03 年發生沙士疫情,經濟出現前所未有打擊。其時,人人希望復甦,董建華藥石亂投,祭出今天神憎鬼厭的自由行。這,才是一切亂象的開端。

港英時期,所有公共設施,規劃時,都沒有算上「大量中國人來旅遊」這個因素。港英時的規劃,是每一千人,分配到 38 個戲院座位,連市民能否睇戲都顧及,其他可想而知。不斷叫自由行來,社區措施負荷不了,太正常了,面對這個不正常的政策。

廣告

董建華當時沒有考慮這些,但偉大的國家領導人有。特區政府提出個人遊時,當時副總理吳儀,便指出「易放難收」,詢問能否應付。明顯地,特府當時沒有周詳計畫評估影響,可以說,今天亂局,是董建華禍害的延伸。

誠然,東涌現象,是港珠澳大橋開通後才有,沙中線等所謂「大白象」工程,屢被詬病,但十大基建,其實是對上文的建華亂政,作出補救。

廣告

張五常講過:「一個厲害的社會科學家,行條街一次,就會知道發生什麼事。」誠如子華神所言,當時各政府要員,要有保鑣才敢出入,不可能隻身進入自由行重災區視察,否則,性命難保。所以,只能得到間接資料,不知道民情,唯獨是一個人,可以「如入無人之境」,而有命回家,就是劉細良。而他離開政府後,亦撰文批評過自由行。

上段講了一堆,是證明當時政府,是有要員切身體會到街頭過分擁擠,地鐵轉車站,起碼要等兩三班才上到,十大基建,才會上馬。前往中環上班的人,每天都擠壓在東涌與荃灣線,未有剪鋼筋醜聞前,都希望沙中線開通。逢星期五六日的港澳碼頭外,陸團坐滿半個信德,往澳門賭錢的,無時無刻期待港珠澳大橋疏導。上水至今仍然慘不忍睹,居民也想高鐵開通後分流。當時提出基建,差不多全為了對難以收回的自由行失誤,作出補救。

說回逼爆的東涌情況,是港珠澳通車後出現無誤,但,這是絕對可以避免到的。

前面講到,港澳碼頭外,半個信德中心擠滿大陸旅行團。怎樣計算面積,也不可能比東涌大。而竟然,竟然港澳碼頭與船公司的規劃,可以做到旅行團絡繹不絕時,不會因人太多,而爆到巴士總站,或天橋,或 IFC,而且,船公司隨時有足夠剩餘船飛,給賭仔過大海搏殺。

初讀東涌新聞時,便覺得奇怪,怎麼信德一個碼頭,興建時應該沒有預算大量陸客,也能成功,大橋作為分流,反而更不堪?原來是到港珠澳旅行團是不合法的。執法不嚴,絕對是現政府責任,非決定建橋之前任,而出奇地,一向親政府傳媒,也罵起大橋來。

看到這裡,該明白禍害是董建華引起,繼任者建橋補鑊,現政府執法不力,令東涌變上水,好事變壞事。還記得 WTO 會議時,蕭若元先生說,要拿董建華出來鞭屍,因為香港絕對不適宜進行這種會議。現在我要對他再鞭屍,因為整個香港,各區規劃建設時,完全沒有預計承受這麼多陸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