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護署誘捕野豬作人道毀滅 《野豬》編劇莊梅岩:我哋已經睇唔透呢個城市

漁護署早前宣布,將捕捉在市區出現的野豬並人道毀滅,漁護署人員昨晚( 17 日)於香港仔深灣道以食物誘野豬現身,再射麻醉槍捕捉,利用藥物注射作人道毀滅。曾於 2012 年創作舞台劇《野豬》的香港編劇莊梅岩今早( 18 日 )在社交平台發文、貼出《野豬》於 2012 年公演時的美術設計圖,引述劇中對白作回應:「我哋已經睇唔透呢個城市,好多嘢我哋都睇唔透。」

《野豬》於 2012 年首演,曾於 2014 年重演,當時找來黃子華參與演出。故事講述研究口述歷史的木訥教授突然失蹤,資深報人阮文山想報道事件,卻遭任職的報社阻止。他憤而辭職、另辦獨立報章,但在多方壓力下,報道仍然困難。在他令政府將「完美城市」的發展計劃擱置後,他卻與政府妥協,將木訥教授藏有的政府機密檔案銷毀。

劇作的第一場,阮文山的妻子 Tricia 找來阮的舊學生 Johnny 回港協助新報章的運作,他們在餐廳見面時便提及野豬,當中講到野豬的處境,牠們會被人捕捉、利用來訓練狗隻、日後捕獵更多野豬。隨著劇情發展,觀眾亦會發現劇中的阮文山,就是野豬,他在劇中經歷的,正是劇目簡介所寫的:

「你會選擇妥協,還是繼續當一隻橫衝直撞的野豬?

真相何覓?自由何價?

驀然回首,卻發現這個城市已經再無空間容納橫衝直撞的野豬。」

莊梅岩今早向《立場》表示,近日的誘捕野豬、人道毁滅,亦令她想起《野豬》一劇,她引述劇中第一場的對白:「我哋已經睇唔透呢個城市,好多嘢我哋都睇唔透。」作回應。她隨後在社交平台上發文,貼出《野豬》於 2012 年公演時的美術設計圖,寫道:「感謝 2012 年香港藝術節委約之設計師,那些年一切都是那麼不同。那麼的不同。」

《野豬》第一幕.第一場

【餐廳,窗旁的一張餐台。Tricia和Johnny,Tricia穿著紅色襯衣】

Tricia:野豬?

Johnny:野豬!

Tricia:撞嚟撞去嗰啲?

Johnny:果啲係鬥牛。

Tricia:是但,都係咁野蠻。

Johnny:唔同,鬥牛被人挑釁,野豬嗰種狼死係天性。

Tricia:哦。

Johnny:聽講都係色盲,應該唔會針對你。

Tricia:我記得你中意紅色

Johnny:咁你應該記得我對 [面] 衫唔挑剔。

【稍頓,Tricia只是看著Johnny】

中意紅色係咪好娘呢?即係,好似好典型咁,紅色就代表火熱、性欲旺盛。你知唔知,呢啲嘢我有同counselor傾過,點解我特別中意女人著紅色內衣……後來我哋發現,原力顏色本身唔重要,重要嘅係只顏色同乜人associate——我細個嗰陣成日見到阿媽掠啲紅色底衫褲,你驚唔驚啊?我可能有戀母情意結。哈哈……

【靜默】

Tricia:跟住呢?

Johnny:跟住咩?

Tricia:隻大丹。

Johnny:呀係⋯⋯最大嗰隻大丹係咁咬住佢唔放,係咁咬實條頸,你睇住啲血喺佢棚牙同個咀之間冒出嚟,佢冇再衝嚟衝去,淨係企咗喺牙,四隻腳係咁頂住地下啲泥,死到臨頭都唔認命!成為個身發滾,滾到有層薄霧圍住佢咁,身下冇一忽皮係完整,但係就有層霧圍住佢。隔離嗰七、八隻狗淨係識向佢吠,外圍仲有十幾只狗聽到聲吠住跑過嚟,我心諗冇喇,只要有一隻再撲上去其他嗰啲就會一擁而上咁將佢K.O. , 但係帶隊嗰個人話:箍頸、上車,佢哋就夾手夾腳捉起佢。我唔明啦,點喺呢時候停手呢?原來要留返佢條命去訓練啲細狗,要利用佢一息尚存嘅戰鬥力嚟同啲細狗對打、練大啲狗嘅膽,咁遲啲佢哋就有本事跟大隊上山,捉更多野豬。

Tricia:你睇住佢死。

Johnny:冇,一面倒有咩好睇?

Tricia:咁你去咗邊?

Johnny:細路仔得去邊吖,暱咗入屋。下次見佢已經上緊碟、俾人斬到一件件

【稍頓】

好好味。

Tricia:你好似一啲童年陰影都冇。

Johnny:有架,知道呢世界弱肉強食。

Tricia:咁都唔錯。

Johnny:知冇用,要apply到先得,唔係都唔會俾你搞到損手爛腳。

【靜默】

Tricia:多謝你返嚟幫手。

Johnny:我喺嗰邊都係遊手好閒,唔係有冇咁多時間打豬。

Tricia:返到嚟咪有得打囉?

Johnny:呢度都有野豬。

Tricia:我諗係好耐之前嘅事,呢幾年已經冇再聽到有野豬撞到市區。

Johnny:唔會嘅,有山有水嘅地方一定會有。

【望出窗,看著遠處與建中的大建築】

嗯……呢度又起咩?

Tricia:唔知,啲政策改完又改,我成日同阿阮講,我哋已經睇唔透呢個城市,好多嘢我哋已經睇唔透。呢個城市,好多嘢我哋都睇唔透。

【Johnny看著Tricia,她仍然望著窗外的城市面貌】

Johnny:唔使咁擔心。

Tricia:我係怕佢身體捱唔住,你知道佢份人。以前做嘢已經辛苦,一個禮拜做足七日:由改稿到出大樣每樣嘢都親力親為。依家為咗搞報館日日去見政黨、去大學演講,晚晚應酬返到屋企仲要寫稿。

Johnny:都好吖,你咁鍾意自由自在。

Tricia:我係話我怕佢身體捱唔住。

Johnny:冇衝突架,你不嬲都係一路關心佢、一路享受你嘅自由。

【Tricia看著Johnny】

Tricia:Johnny我哋係咪要keep住咁樣溝通?

Johnny:Yeah,我覺得咁樣最平衡到自己心理。

Tricia:又係你個counselor教嘅?

Johnny:佢教我忠於自己嘅感覺。

Tricia:你幾時信埋呢啲人講嘅嘢?

Johnny:俾自己深愛嘅人出賣之後。

【頓】

Tricia:OK,咁個counselor有冇話對方道咗歉會好啲?

Johnny:佢話如果上埋床更好你係咪會照做?

Tricia:Johnny!

【Johnny笑,Tricia指着一個方向】

佢就坐喺嗰度,好努力咁做緊嘢,唔該你,尊重吓佢,尊重吓你自己。

Johnny:我不嬲都好尊重佢。

Tricia:咁你就係唔尊重我。

Johnny:我記得第一日返工,佢哋介紹你係部門唯一嘅女photographer,你黑曬面,嗰陣我已經知道你唔好惹,直到今日你都冇變。咁耐冇聯絡打嚟第一句就叫我返嚟做嘢,冇話問候嚇我 近況,冇話諗嚇呢個電話會有咩後果。冇……我純粹想知你係冇感情定係失憶。依家我知,你冇失憶。Tricia,Tricia ,女人之中我最尊重你,因為你冇女人嘅軟弱。

【Johnny笑,Tricia指著一個方向】

出去食枝煙。

Tricia:我係冇辦法先搵你,個形勢對阿阮好不利。

Johnny:我知道,你講咗好多次。

Tricia:Johnny你睇唔到呢個城市變成為點。

嗰日阿阮公開立場之後喺會場打過俾我,我啱啱喺大廣場買完書。我一路夾住個電話聽佢講,一路睇住廣場大螢幕出現佢嗰樣,佢哋將成為件扭曲、將佢寫過嘅嘢斷章取義,話佢因為造假消息俾報館解僱——依家呢個城市最仇視破壞社會安定嘅人,嗰日喺大廣場,四周圍嘅人都望住個大電視,佢哋嘅神情好奇怪……我好驚。

所以Jonnny,可唔可以放低私人感情,先幫佢打好呢場仗?

【稍頓】

Johnny:原來唔係你冇嗰種軟弱,係我冇嗰種本事。

(經作者同意轉載)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