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漸行漸遠的港澳關係

2021/1/2 — 16:13

資料圖片,來源:Simon Zhu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Simon Zhu @ Unsplash

大概沒有人會反對,「分離」是香港人在 2020 年其中一個關鍵詞 — 因為疫情、隔離、不同禁令而導致的分離;因為政治、文化、社會等變遷而選擇離開此城的分離,而我看到的,還有港澳兩地民心的分離。

我必須承認,香港和澳門的關係,不是片言隻語可以精確描繪,事關它的面向之多、變化之快,實在難以輕易呈現,加上在這兩座城市漫長的歷史前,我所經歷過的,相當有限,所以,只能由我所知所識的開始談起。

大香港小澳門

廣告

我出生於九十年代。那時候,「大香港小澳門」可謂大家對港澳關係下的最佳註腳。誠然,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香港,地比澳門大,人比澳門多,更不用說那些知名品牌店舖數量的大比數拋離;那時候的香港,不論國際知名度、經濟發展、文化軟實力等,統統都領先澳門,有前輩甚至曾言,到外地留學時,只會跟別人說「我來自香港」,原因無他,外地人根本不知道「澳門」是甚麼。

這樣的差距,令香港人總把澳門人視為不如自己,可以對之炫耀的「弟弟」,一句「澳門人好腍善」,除了是性格刻劃,更隱含了價值判斷,認為澳門人不如自己「醒目」; 而澳門人呢?則覺得香港人古惑、串嘴、「世界仔」。縱使對彼此都沒甚好感,但綜觀社會各方面的發展,「大香港小澳門」的確是客觀描述。

廣告

賭權開放,澳門「長大」

情況在 2003 年、2004 年左右開始出現變化。那兩年發生了甚麼事?香港人記起的是沙士、廿三條、50 萬人上街,而澳門呢?就是賭權開放;還有與兩座城市都有關係的:自由行。

賭權開放以後,澳門的 GDP 有如火箭一樣飛升,震驚世界。小城富起來的時間,正好與社交媒體興起的軌迹重疊,於是,與香港的關係變得不同這事開始在網上的交流顯現:不時出現罵戰,主題離不開「香港人眼紅澳門」、「澳門人又有甚麼甚麼問題」,最激動的,莫過於天鴿風災期間,陶傑先生和曾志豪先生的文章而引起的軒然大波。然而,罵戰只是表徵,更多的是一種澳門人已經「站起來」的心態,覺得香港已經大不如前,有何資格繼續指指點點?至於香港人則因為與中國距離越走越遠,看著澳門因博彩而發大財,多少會將此事視作「靠阿爺放水」、「奶共」。

這時候,雖然零星有一些「今日澳門,明日香港」的論調嘗試將雙城扣連,2014 年的「反離保」和佔領運動發生時,也有人將兩地的事拉上關係,視為一同在民主路上的奮進。但時間證明,事實並非如此,真相是:嫌隙既成,難以修復。

「反送中」與「抗疫戰」

然而,真正令情況不能回頭的,其實是這兩年。

持續多月的「反送中」運動為香港社會帶來了翻天覆地的改變,社會分化、撕裂,已成定局;而一海之隔的澳門,亦難以理解香港人在風風火火的亂象中究竟堅持何事,透過不同媒介而進入其視野的,是混亂、暴亂,所以「止暴制亂」成了大部分澳門人眼中最正當的做法,配合澳門政府有意遏制香港風氣蔓延的舉措,一句「唔好搞亂澳門」,成了所有事的理由;而好些支持香港事的澳門人,在沉默螺旋的影響下,亦只可把想法和意念低調表達。

而這種「唔好搞亂澳門」的做法更由反送中開始,一直延續至反疫的 2020 年。由年初的封關開始,澳門特首賀一誠與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這場抗疫戰中的眾多做法,不時被放在天秤兩邊:張羅口罩、零案例,甚至疫苗注射的選擇,林鄭月娥都明顯不如賀一誠那樣乾脆而周全,比較之下,傷害就來了。香港人說的是:「我哋連澳門都不如」,但澳門人想的是:「你哋唔好過嚟搞亂我哋」。

月前,林鄭月娥免隔離出席澳門活動時所引起的怨氣,其實只是這港澳矛盾的其中一個表徵。真正令港澳漸行漸遠的,其實是大家對社會未來的不同想像。也許在「一國」的大原則下,兩個特別行政區會繼續被相提並論,但只要翻開來一看,兩地民心,早已南轅北轍。

 

作者 Patreo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