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2
    活在觀塘製圖(攝:高祈)

    《濁水漂流》— 回家的哀鳴

    「深水埗係窮人住,你趕走哂啲窮人,我哋住邊?」

    《濁水漂流》吳鎮宇飾演的無家者(露宿者)阿輝絕望的呼喊,大概是他與窮人的命運。重建不斷,劏房日少,橋底也容不下他們。食環署、警察,掉走了他們的物件,將人當為垃圾,他只為爭取公道,要政權說一句道歉,香港原來是不容易。

    看不見不等於不存在

    片中,深刻刻畫香港的涼薄,豪宅建成之時,正是無家者再次流浪之日。他們變成城市的污垢,被去之而後快。當阿輝跑上市建局地盤的吊臂,望着燈火通明的深水埗,豪宅林立的舊區,陌生,卻熟悉,不禁令人想起美國著名的照片,30 年代工人在興建紐約洛克菲勒中心 RCA 大樓上的架空鋼筋上吃飯,輕鬆地談天,繁華的背後,有誰記得工人和無家者。

    平實的劇情,動人的細節,最觸動人心。戲中的朱柏康、謝君豪和吳鎮宇演出入木三分,落寞、激動、勢利的性格,人不是完美,何況他們,各有前因莫羨人。

    冷酷的觀塘

    以前聽街坊說,觀塘有很多吸毒者,因為油塘碼頭造船廠,當年船隻駛入船廠,短時間內去掉船底的藤壺、蠔殻和海草,需要連續兩三天工作,不少工人為提神,染上毒癮。而觀塘多地盤,有不少危險工種,需要爬高爬低,特別是拆棚,因為竹棚經過兩、三個月風吹雨打,不知安全性如何,以前有派毒品壯膽的習慣。過去的勞動者今日變成城市隱患,他們的辛酸有誰知。

    無家者各有故事,睡在街上,迫不得已。改變不了環境,唯有調整心態,如何有尊嚴活下去,政府做錯需要道歉,但他們已經背負生活的重擔,我們可給他們空間呢?

    現實比電影更冷酷,觀塘的碼頭,每兩三個月發生清場事件。昔日的協和街小販市集,住着四位無家者,他們有的不願意上樓,有的上不了樓,住在市集幾十年,跟街坊相安無事,晚上他睡在市集,順道幫街坊看管着貨物,每位商戶每月給他們 $20 作酬勞 。善良的街坊四哥,過時過節跟他們打邊爐,聚會一下。還記得一位因為打針,被迫切斷雙腳的朋友,而另一位眼睛看不清楚的露宿者每周幫助他到醫院複診。重建來了,他們獲分發公屋,卻失去了朋友,只得與游魂般,在裕民坊盪來盪去。裕民坊快消失,他們的肉身又可以盪到何處呢?

    回家吧,不少無家者的心聲,但重建的巨輪下,我們和他們還有家嗎?

    片尾曲吹吹響起,回家吧,回家吧。無家者的哀嗚,想起台灣金像奬電影《大佛普拉斯》,絕望,看不到希望,這就是香港,新永遠容不下舊。

     

    活在觀塘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