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炭大排檔清拆 恐失乳鴿、雞粥集體回憶 食環拒原區重置 津津老闆憂 40 年鹵水汁不保

露天座椅、枱頭一小碗花生、咸香的乳鴿,配上冰凍啤酒,每逢周末火炭大排檔總吸引不少食客。不過,政府月前宣佈將在 2024 年前清拆有 40 年歷史的火炭大排檔,原址興建綜合大樓,設施包括少年警訊會所、懲教署營運的更生服務中心及安老院等,但未有預留空間安置大排檔租戶。有希望原區重置的租戶批評,政府扼殺有特色的地方,「可以攞幾百億救海洋公園,點解唔諗下我哋?我哋都係特色嚟嫁喎!就算(官員)佢哋唔食都好,基層有市民要食,好多市民係鍾意去食。」

綜合大樓選址原在火炭西熟食中心,然而政府日前突然更改選址,更改選址至火炭東熟食中心,連同鄰近的山尾街籃球場、休憩處及露天巴士總站,一幅約 6000 平方米的土地興建綜合大樓,土地面積較原來的 4700 平方米大約 3 成。而原址的火炭西熟食中心,同樣會被收回,並在工程期間用作臨時巴士總站,至於長期發展則未有計畫。

政府產業署提出,在穗輝工廠大廈對面的火炭東熟食中心,興建約 10 多層高的綜合大樓,設施包括少年警訊會所、懲教署營運的更生服務中心、幼稚園、社區會堂、安老院舍等,但未設有食肆及熟食中心樓層,引起熟食中心租戶不滿。

租戶遞信請願 區議員質疑署方不重置不合理 

沙田區議會文化體育及社區發展委員會,今午(28日)討論取締火炭熟食市場興建社區綜合大樓的議程。有租戶及大排檔職員在會前,遞交請願信予食環署及政府產業署代表,反對政府一刀切全面收回東西熟食市場。

會上多名議員提出質詢。就爲何不在大樓或附近重置熟食中心,食環署多次表示,火炭一帶有為數不少的食肆,指居民有選擇,在區内居民對公共服務殷切,在符合整體公眾利益為依歸下,經審視熟食市場情況、發展潛力後,決定關閉熟食市場。就使用 4700 平方米的大型空間作臨時巴士站,而非用以臨時安置熟食中心租戶,產業署則表示,該地會長遠發展會用作政府用途,署方會與運輸署商議。至於原定在 2024 年拆卸的時間表會否有改動,產業署解釋整個建議的有所轉變,涉及多個部門處理,因此對即席提交時間表有難度。

民主黨周曉嵐在會上提出臨時動議,包括要求在未有發展計畫的西熟食市場,預留土地重置熟食市場、要求提供收回時間表,並向租戶提供過渡經營安排,獲全數出席委員及主席一致通過。

東主難以覓鋪 批評:發展方案一個字都冇提過租戶

莊先生自 10 多年前開始全力協助父親經營德記大排檔。他說,自 5 月得悉熟食中心將被清拆,一直有留意附近的鋪位,希望可以保住招牌,無奈火炭區是工業區「附近搵個正正式式的地方做都冇」。即時工廈有位置,但因消防條例難以申請「大牌」,變相無處容身,「工廈地方係有千幾尺,但係申請唔到牌照,你變相係咪焗我哋去依啲地方?(違規經營)到時有咩意外,高官你訓唔訓得著啊?」

莊先生說,雞粥、乳鴿被視爲熟食中心特色美食,是源於 10 多年前,此前大排檔的大部分食肆「都係靠捱」,「捱到出名,有特色、收成,好景不常遇上示威、疫情,我哋這幾年都好傷,依家仲死話要連根拔起。」他表示,政府一方面發展旅遊業,甚至連發展局亦曾接觸他們,希望協助推廣,機電工程署更在幾年前加大電量、維修喉管等,但另一方面卻要求清拆,「一邊畀資源去整,一邊扼殺有特色的地方。你咪倒模,全港 18 區都大商場?聽到最失望就係完全冇顧及我哋,發展方案一個字都冇提過我哋,淨係收回。」

城門河分支一帶,有多間露天大排檔,是不少中大不少學生迎新營的「食宵」的必經之地。

質疑食環刻意製作缺乏人流「證據」 促正面回應 

他更透露,食環曾在月中颱風吹襲後、特意在約 6 時許的非晚飯高峰期,派員拍攝排擋人流,成爲大排檔沒有價值、不重要的「證據」。他批評政府「可以攞幾百億救海洋公園,點解唔諗下我哋?我哋都係特色嚟嫁喎!就算(官員)佢哋唔食都好,基層有市民要食,好多市民係鍾意去食」,要求政府公佈附近持牌、非會員制的食肆數量,並向租戶及市民清楚解釋大排檔「無得留低」的原因,「唔好成日講啲似是而非的嘢、官腔嘅嘢!」

火炭大排檔附近有巴士及小巴站,是不少司機的飯堂。

津津第二代傳人:政府用唔曬,但都要收咗地先

同樣在熟食中心經營近 40 年、津津第二代傳人陳小姐,幾年前從爸爸手上接手經營。她憶述,父親 40 年前已在沙田區經營食肆,到她姍姍學步時,搬遷至現址。她形容,當年火炭區基本上沒有住宅,更遑論食肆,津津等大排檔「好似開荒牛。」到現在略有成績,卻遇上清拆。

陳小姐說,希望繼續承傳父親的心血。她坦言不介意食肆面積變細,只希望在綜合大樓或附近重新經營,在該區留住一份回憶及味道,「可以保留西(熟食市場)?我都希望佢哋可以繼續,人哋都好慘,拆咗人哋頭家咁….定係因為方便,你唔好理會我(政府)做咩,我係用唔曬,但都要收咗地先!」

不過,她表示早前食環召開緊急會議,表明改變選址,依然未有提及會在附近重置或在綜合大樓預留熟食中心位置,形容他們租戶在政府眼中嚴重沒有價值,「Get 到係話討論過我哋沒有價值、唔需要你哋。你(大樓)有10幾層,人都要食嘢㗎,對面又起公屋,真係負擔到咁多人口?人始終都係要食嘢,係咪咁冇空間可言?40年係要重建㗎喇,但有返一層(食肆)都唔係好過份。」

吃的是一份風味

陳小姐說,在津津大家是食氣氛、環境和回憶,「大家係食個風味,冬天露天食羊腩煲個氣氛,依度開揚啲,講野舒服啲,好似你去西貢食糖水,都係總店好味啲。」

陳小姐說津津最受食客欣賞的就是乳鴿。她說每檔鹵水乳鴿均有自己的秘方,爲了盡量保留肉汁,津津的乳鴿不會留過夜,自己亦會經常試味,確保味道的質素,「酒樓好多都冇味道,入面沒有味道,只係食淮鹽味」。她慨嘆,他日拆卸將失去歷經 40 年熬煮、滿是心血和歷史的鹵水汁,「無辦法都要倒,跟左咁多年。」

津津現時有 10 多名員工,大部分接近或超過 60 歲,遣散之後或難以尋找工作。陳小姐說,「大家人心惶惶,做到幾耐、幾時拆大家都唔知。等到我拆,大家當退休。講真 60 幾歲,仲有冇人請你?」清拆的消息在5月傳出後,同樣受到食客關心,紛紛問陳小姐說「你哋搬喇?你哋拆喇?你去到邊記得畀地址我!」

每檔鹵水乳鴿均有自己的秘方,例如津津的乳鴿不會留過夜,並使用歷經40年、滿是心血和歷史的鹵水汁熬煮。

懷念夜夜笙歌 曾盼望疫情後會更好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一年多,禁晚上堂食、限聚令,限制營業時間等接踵而來,就連以往中大學生在迎新營時到熟食中心「食宵」時,常常聽到的叫囂聲亦不再。津津的營業時間由晚上 5 時到凌晨 2 時,大幅縮短至晚上 10 時,僅營業 5 個小時。陳小姐慨嘆大排檔「人氣」、夜夜笙歌的熱鬧氣氛不再,「食宵冇 11 點都唔來,冇 3 點都唔走......好多打來話想 11 點後(光顧),我唔搏啦,唔係唔想做,但係真係做唔到。大家都好想自由出入、食飯,但真係要等。」

加上現時基本上確認在幾年後會被清拆,陳小姐更覺得無奈,「大家捱緊….. 過到疫情,又要諗搬,咁都要生意穩定啲你先有得走㗎。我接手之後都重重困難,可能見我後生畀啲考驗我掛,明天會更好啦!」

不過,期望疫情之後「會更好」的祈願,可能亦難以達成。陳小姐估計最後政府亦不會在大樓或臨時巴士站重置他們,現時只好做最後掙扎,希望以透過區議員表達意願及聯絡政府部門,「打定輸數,試下做啲嘢,到最後唔得,再打算啦。」

屬政府用地的火炭東及西熟食市場在1982年啟用,佔地約645平方米,東市場有「德記/舊泰源」、「津津/錦記」及「岐記」,而西市場則有「御膳廚房」、「新泰源」、「老香港」及「石器時代」。政府在上年度財政預算案提出,收回火炭熟食市場,及毗鄰的山尾街遊樂場及停車場等,興建綜合大樓,預期 2024 年會進行清拆。食環署則在 5 月時曾向租戶提出 2 個賠償方案,包括結業或搬遷。若租客選擇結業,可領取 27 個月的租金賠償或一筆每檔 20 萬 3 千元、上限 80 萬元的賠償。搬遷則可獲安排搬至其他街市或熟食市場的空置檔口,及 24 個月租金賠償或 18 萬特惠金。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