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ina

Rosina

非牟利機構工作十多年,自覺係好人一個,愛生活,愛自由,希望簡簡單單開心過日子。

2019/10/31 - 12:01

為執法而犯罪是否有罪

10 月 30 日晚,屯門兆軒苑逸生閣,警員要求多名住客在大堂跪地舉手接受搜查,其後拘捕多人。(讀者提供圖片)

10 月 30 日晚,屯門兆軒苑逸生閣,警員要求多名住客在大堂跪地舉手接受搜查,其後拘捕多人。(讀者提供圖片)

香港開埠百多年,從漁村到全球重要的金融中心,中西匯萃的國際都會,旅客評為最安心的城市之一,只需五個月,香港警察為政府擔起政治失敗的後果,成功將香港警隊聲譽全毀,旅客係睇到香港人示威而害怕,還是看到警察暴打示威者而卻步?

一個人為了阻止別人行兇而錯手殺人,他需要負責嗎?就算有萬般理由,難道不是誤殺?示威者不依法律可以拉,警察身為紀律部隊卻口叫執法,身體犯法,在闖入私人地方要市民跪地高舉雙手,囂張跋扈就如日本侵華或 ISIS 恐怖分子所為,如果這不是內戰,也是軍閥縱容部下強殺濫捕的局面。

一場政治風暴,警察將政治後果變成自身的惡果,被人操弄到忘形,光頭警長同低級會員主席身為紀律部隊卻不依紀律,漫罵比自己高幾十級的官員,光怪陸離的自 High ,澎漲得越高跌得會幾重?當然不是你們現在能想像的。

廣告

警暴就係厠所內的敏感水籠頭,政府瀨了一身屎想洗刷除污,水籠頭不受控制,反而濺到全身都係,越來越大鑊,脫衣不解臭,至少要脫一層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