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影像

立場影像

2021/3/20 - 21:08

為「手足」執一包物資 政治犯過來人邵家臻 栽石牆的花

「我們愈成功,香港就愈失敗,我們愈好生意,監房便愈不公義」,主力倡議囚權的組織石牆花,辦公室近數星期,七個層架擺滿各式各樣的日常用品,預備送給一些突然要「拋(還押)」的人。

今年 2 月中,警方在凌晨突然拘捕 12 人,指他們在理工大學「突圍」,正式起訴暴動罪,其中 11 人不准保釋。相隔短短八天,47 名參與或組織初選的民主派人士,被落案起訴「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當中 36 人不獲保釋。石牆花創辦人邵家臻,記得那星期與幾個職員,到處為這班突然要收押的人士,張羅在囚需要的物資。幸得網上零食店 Jimmy Jungle 幫助,問題得已解決,後來 Jimmy Jungle 的倉庫更加直接搬來石牆花。

石牆花辦公室放滿給在囚人士使用的物資。

石牆花辦公室放滿給在囚人士使用的物資。

廣告

邵家臻指,為家屬預備物資,是因為在囚人士的物資不是那麼容易可以找到。他取手拿起放在貨架上的淋浴露,驟眼看兩支並沒有太大分別,但即使購自同一間連鎖店,原來印有英文標籤的淋浴露就不能送入監獄,又例如電池的包裝經常會更改,印有運動會、卡通人物的那季批次,亦不能送入監。

即使購自同一連鎖店,印有英文標籤的淋浴露都不能送去給囚友。

即使購自同一連鎖店,印有英文標籤的淋浴露都不能送去給囚友。

2019 年曾因為佔中案入獄的邵家臻指,他很明白作為一個政治犯那種「毋負天下人,只負我家人」的心情。有不少家屬親友到石牆花辦公室,一開門看到邵家臻就會立即哭起來,他看到那些親友就會有如「看到自己的 2019 年」,「咁當然今日比 2019 年惡劣」。邵家臻覺得他今天的工作,都是歸還給大家,「一是還給上天,一是還給香港,一是還給探監的人」,他自己做的事情很少,只是準備一下物資:洗頭水、沖涼液、護墊、內衣褲,這些日常生活東西都不值錢,算起來一整套都只是 300 多元,只是希望為家屬減少煩惱,讓石牆花作為家屬的一個「樹洞」也好。

邵家臻在 2019 年時,曾經因為佔中案入獄。

邵家臻在 2019 年時,曾經因為佔中案入獄。

看到昔日在立法會工作伙伴身陷囹圄,邵家臻跟大多香港人一樣都被無力感籠罩,「在 court(法庭) 到直情想像到,我全部有聲有畫有味道,那些其實是創傷來的,又再撩返起啲創傷」,但他仍要壓抑心情沉着應戰繼續做下去。

面對住無形紅線逐步收緊,為在囚人士爭取權益的同時,邵家臻亦有預計過自己有天會因而被捕,「我們經常會搞個爛 gag 就是:執野成日都要幫自己執返一套」,他和石牆花一眾職員亦早有心理準備,「全面管治下誰可以絕對安全,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