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人認領遺體與沙嶺公墓

2020/3/31 — 13:23

過去大半年,每逢到月底31號,手足們都會記起一宗「有可疑」的事件在太子地鐵站內發生。當時不知有多少淚水與哀嗚被拒之於站外,猶記得鏡頭下警方如何暴力對待車廂內外市民,我們在消息突然被斷絕下徹夜惶恐,「失救」或「被殺」的疑團從此在社會運動中揮之不去。

8.31 與祭壇

每次路過31號的太子站,無論在月台或站外,總會多少遇到來悼念的「未忘人」,或許我們已經看清楚政權和警權的種種荒謬,他們的澄清已經失去市民信任,幸好高院剛剛頒令港鐵須於7日內交出CCTV片段涉及太子站去年8月31日晚上10時40分至翌日凌晨1時半,以及荔枝角站去年9月1日凌晨1時25分至2時的所有閉路電視片段予教育大學學生會長梁耀霆的律師團隊,我們才能爭回追尋真相的一線希望。

廣告

其實我們應都「希望」沒有死者,但從2019年下半年的自殺新聞中,警方一次又一次的「冇可疑」陳述,連理性務實的香港人也無法接受時,更何況太子站外祭壇那些感性激昂的手足們?

回看最近兩次太子站外祭壇被警方強硬清場,政府已經連給我們哀悼的權利也抹殺,即使現時未有足夠証據找到站內死亡個案(其實筆者真的希望沒有),但市民在太子站外的一切儀式寄沒有影響社會安寧,儀式本身更帶有療愈及安定心靈之效,使長期抑壓者的情緒有抒發渠道。可惜,警方暴力清場只會給人覺得「心中有鬼」及「不近人情」,令市民更堅信為死者討回公道的決心,「反抗」或甚至「報仇」的力量有增無減。

廣告

眼看多少公共悼念場地如太子站及將軍澳尚德停車場等,不斷被警察及親建制人士騷擾及破壞,更曾出現大圍捕及施放催涙彈等。筆者在此勸喻各位嘗試代入在天上的各位手足,他們的犠性需要追討,但他們更希望公義得以彰顯,社會得以走向完善,而不是因為這些悼念儀式而有再多的犠性者(送頭),你們本身的安全可能比悼念本身更重要。

無人認領遺體與死因調查

早兩天,筆者選擇來到沙頭角的沙嶺公墓,若果大家不知道這是甚麼地方,在手機定位地圖內,會顯示在大名鼎鼎的「新屋嶺」附近。至於沙嶺公墓是一個怎樣的墳場,簡單而言,這是給香港一眾「無人認領遺體」最後的葬身之地。

近年,香港每年約有二三百名無人認領遺體,部分來自公立醫院,更多的來自公眾殮房。如在公立醫院去世而身分已明者,醫院管理局會以死者入院登記資料聯絡死者親屬認領遺體。若院方未能聯絡死者親屬或沒有死者親屬資料,則會交由警方協助調查。警方這時會派警務人員前往死者及/或其親屬最後的已知地址追查。若有關遺體最後仍無人認領(近年有遺體存放長達九個月),醫院會將遺體轉交食物環境生署(食環署),署方會按既定程序將遺體土葬或火葬。

一般屍體發現案件的死者,無論警方是否認為「冇可疑」,警方理應在展開調查時,仔細搜尋現場可能與死亡個案有關的一切資料,並根據死者身上或隨附其屍體發現的任何物品而進行,例如為死者印取指紋和掌紋及提取脫氧核糖核酸(DNA)樣本,記錄死者身上衣物的資料,以協助查證死者身分。警方同時亦需要透過各種可行辦法,嘗試聯絡死者的最近親,或在屍體被發現的地方或處所或就附近認識或不認識死者人士而進行。如有需要,警方會翻查電腦資料庫以核對死者的身份,以確定死者是否失蹤或被通緝人士。

案件的死者遺體運往公眾殮房後,若警方仍未能聯絡死者親友,政府衞生署的法醫科醫生會進行解剖驗屍,包括毒理分析及抽取樣本,以確定死因。驗屍一般在兩三天內完成後,其遺體會繼續存放在殮房一個月。當死因裁判官指令作出死因調查,並因此有需要保留完整屍體,或有需要保留完整屍體作其他刑事調查的用途,則警方可要求有關殮房延長遺體存放的時間。

警方在一個月存放限期或為調查原因而予延長的存放限期屆滿前未能成功聯絡死者家屬,身份仍然不明的死者被列作無人認領遺體,若死因裁判官認為無須進一步進行更深入的查核,遺體則不用保留作調查用途,在存放限期屆滿後,殮房會通知食環署,署方會按既定程序將遺體土葬或火葬。

另外,市民若希望尋找失蹤人口,除了公開或網上呼籲外,向香港警務署的「失蹤人口調查組」報案亦是大家可用或冇用的方法之一,加上本港最近無人認領遺體有所增加,自殺、發現屍體、送院前或送院時死亡數字都較去年同期上升。剛巧食環署近月設立了供市民網上查閱的「無人認領遺體搜尋系統」,讓市民搜尋屍體,雖然部份市民抱有懷疑態度,亦值得一試虛實。

死因裁判官與死因研訊

若該名屍體發現案的遺體屬於《死因裁判官條例》訂明有20類死亡個案須向死因裁判官報告在內,當中包括自殺身亡及受官方看管時死亡的個案。警務人員及其他有責任呈報死亡個案的人士,須盡快向死因裁判官報告。死因裁判官可以就任何人突然死亡、因意外或暴力而死亡、或在可疑情況下死亡等的死亡個案進行研訊。而研訊的目的是研究死亡個案的原因及與其有關的情況。

在運作上,每宗須予報告的死亡個案均備有警方的調查報告和臨床病理學家或法醫科醫生的驗屍報告等相關報告作依據,死因裁判官均會予以考慮。在考慮所有相關資料,包括有關的病理學家和醫生的專家意見、死者的病歷、致死經過和警方的調查結果後,如死因裁判官認為有足夠資料顯示死亡個案的死因及相關情況清晰,個案亦不存在可疑之處,他可決定案件終結,而不作出任何提交進一步調查報告的命令。

如死因裁判官認為有關個案須予進一步調查,警方會展開進一步調查和提交更詳盡的死亡報告。死因裁判官會在閱讀有關報告和考慮有關個案的所有情況後,決定是否進行死因研訊。為此目的,研訊的程序及在研訊中提出的證據須專注於在可予確定範圍內確定以下事項,當中包括死者的身分;死者是如何、何時和在何處死亡;以及死因裁判官/陪審團就死亡個案所達致的結論等,為死者尋找真相。

沙嶺公墓與亡魂們

其實,在沙嶺公墓的無人認領遺體,大多數死者的調查過程是沒有機會進行至「死因研訊」,主要是大部份個案的確是經死因裁判官判斷為「冇可疑」,筆者相信個案絕大多數也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但過往在調查死因過程的執行上,完全依賴警方搜證及調查的做法,在經歷過往大半年的社會事件過後,我們需要審視若然有死者的死因不幸牽涉某些受包庇警員或其他強力人士的罪行,實在難以令現今的廣大市民信服。萬一在沙嶺公墓之內存有抗爭者的屍骨,例如可能是那些獨身的自殺或被自殺者,警方剛巧又實在找不到他們的家屬,也不是沒有機會的。

或許,筆者過往在協助「逝去同行計劃 — 非自然死亡處理服務」時,對象主要來自面對親友突然離世之人士,例如:自殺、刑事案死者、因病或意外突然離世等等。在一些身後事安排、情緒輔導、法證支援、遺體修復及遺物處理上,看見太多不同個案。加上自身對遺體處理的專業與經驗,心中帶有太多的疑團,令自己也必需到沙嶺公墓走一趟,舒解一些鬱結。

畢竟,有些想悼念的人也是未知之士,那天便帶上一大束鮮花來沙嶺公墓,一拼探望其他無人認領的亡魂,過程不用執着什麼宗教或道具,簡單而不太騷擾先人,靜心思索便可。*

始終,悼念的地方無論存在不存在那亡者的身體與靈魂,另一世界的亡者也許更在乎生者的思念與承傳。

有時,我們過度執着足下那亡者之地,可能只會同時把雙方困在那地。生者應放開自己,繼續追求公義;亡者該一路好走,留待沉冤得雪。

香港人.加油啊!
香港魂.安息吧!

*註:
一/ 土葬石碑前六尺不要踏,因泥土半尺以下是薄棺。
二/ 大量祭祀物會麻煩墓地清潔人員,簡單隨心便可。
三/ 不宜留代表性標記物,尊重墓地守則及其他先人。
四/ 不宜獨自或多於四人進入,防蚊及野狗出沒注意。
五/ 不宜激烈討論或放聲,這場地適合默默悼念亡者。
六/ 不應夜晚入墓地,尤其類似探靈之類,後果自負。
七/ 為紀念先人之外,亦是反思死亡及生命意義之時。

#無人認領遺體 #失蹤人口 #沙嶺公墓 #死因調查 #死因裁判官 #死因研訊 #有可疑 #法醫 #法證 #悼念 #生死教育 #伍桂麟 #逝去同行計劃 #一路好走

=====================
內文參考及引用資料:

當年輕人問我如何寫遺囑及身後安排,我心知不妙! 】31/8/2019

處理非自然死亡個案或屍體發現案】2/9/2019

遺體處理概念與社會事件反思】8/10/2019

非自然死亡及屍體發現案再談】12/10/2019

死因尋求與同行支援】8/11/2019

從九年前的半裸浮屍案說起】10/12/2019

「無人認領遺體搜尋系統」

立法會三題:死訊通知及遺體安葬事宜】26/4/2006

立法會一題:處理無人認領遺體】22/4/2009

立法會十五題:非自然死亡案件和屍體發現案】20/11/2019

​【立法會十一題:警方處理死亡案件】20/11/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