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他,惟愛護教育工作者罷了!

2020/6/7 — 15:55

資料圖片,來源:Trent Erwin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Trent Erwin @ Unsplash

【文:羅潔玲老師】

一個欠缺愛護教育工作者的環境,只會得出一個不懂互相關懷,甚至沒有基本尊重的社會。在疫情下筆者躲於家中進行網上教學,也多了點時間跟好友通訊問好。當中也多了聆聽為人父母如何在家中「困獸鬥」的苦況。當然,筆者也分享了自己近日停課不停教的非正常生活。「困獸鬥」的內容自然離不開所謂「停課不停學」的種種困境和壓力,更激發了好友思考教育體系之於香港與世界各國的不同,當中一對友人夫婦倆人嚮往北歐教育體系,能讓孩子真正學習和愉快成長。然而,筆者認為諸如芬蘭等北歐國家,孕育出讓學生真正學習的空間,無他,惟愛護教育工作者罷了!

可悲的是,在躁動不安的社會,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已日益難以維繫,更遑論彼此間相互關懷愛護!還記得社會上下對於剛過去的文憑試通識教育科有關「新聞自由與社會責任之兩難」提問,一下子就引來各方熱議甚至猛烈批評,由「政治題再現嚇倒考生」到「怪獸」指控,再配上坊間「不太相信評卷員會中立」的質疑,都令本應充滿砥礪和求進的教學與評核工作,變得殺氣騰騰,錯了焦點。而接二連三遠離專業的「討論」,動輒開展的「處理」程序,不單輕蔑了莘莘學子的理解和判斷力,更無視老師的寒窗苦「教」的付出,欠缺對教育工作者的尊重。

廣告

教材內容和教學工作,亦成為近年媒體報導的焦點。雖然在自由開放的社會,關心教育的朋友能借媒體的眼睛,看見課室內的光景,以理解教育界如何跟社會上下齊頭並進,更將對教育工作者的努力和期望,具體呈現於人前,是既理想,又合理不過的事!然而校園內氤氳的氣氛,卻常讓老師時常於良心與恐懼之間掙扎。事實上,教育工作者從來都知道,不論是通識教育科還是語文數理等科目,教學內容和課堂活動均是持續相連的。以通識課堂為例,教師可以安排首節進行議題探究,討論議題爭議,第二節課堂便討論政策的回應;又或第一節分組匯報,在下一節就安排角色扮演活動。但以某某「消息人士指稱」方式的報道手法,卻以一兩張課堂定格照、片面節錄的教材,化成了報道的全部,接連指摘老師教學偏頗甚至批評老師有政治意圖,制度上又無容教師申辯。試問有血有肉的教育同工可如何回應?

筆者理解近年港人對世界各國自由民主社會嚮往的心情,友人夫婦對北歐教育體系愈加趨之若騖的原因,行筆至此,亦更明白這些他山之石吸引之處,就是對人的基本尊重!因為教育工作從來都是愛的事業,講求身教言傳並置。社會重視下一代的培養,源於對教育工作者愛護有嘉。下一代在尊重關愛的氛圍中成長,校園中人人免於恐懼,社會才有健康未來。

廣告

或許,教育同工只是簡單地盼望學校能成為真正學習和成長的場域,要達成這看似正常不過的心願,無他,惟愛護教育工作者罷了!

HK Educators’ Club 製圖

HK Educators’ Club 製圖

 

HK Educators’ Club Facebook /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