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眼睇

2020/7/15 — 10:25

公立醫院隔離病房(資料圖片)

公立醫院隔離病房(資料圖片)

有人說,新冠肺炎的康復率這麼高,黃絲竟然大驚小怪,還去支持政府的擾民政策。(對的,很不幸地,為了不把自己局限在同溫層裏,我關注的臉書頁面政治光譜很闊,因而經常看到這些不合邏輯的言論。)政府的政策的確科學根據存疑,也有多處漏洞、彈岀彈入,我也無意為政府站台。只希望大家不要因為錯誤引用數據而輕視疫情,其實只是大家自律,也無需政府一刀切的高壓強硬措施。

其實要找論據除了要觀察數據外,還應該懂如何解讀數字。沒錯,之前我們的康復率很理想,是因為我們還能把醫院的容量盡量加大,令染病病人得到適切的隔離和治療。關乎其他國家,在醫院飽和之前病人的情況還好,一旦超越了醫療系統的負荷,死亡率就會急升。原因往往是病人數量遠超呼吸機或其他輔助維生儀器的數量,以致病人未能在最需要醫療儀器的輔助時獲的額外的幫助,令病人無法熬過難關。

用香港醫療系統未飽和的數字,去推測我們在大規模爆發以後的死亡率和嚴重程度,是極為不合適的作法。

廣告

更何況,香港第一波的病人多為年青的群組,第二波的更為青春少艾的留學生,病人本身的免疫力不差,自然更容易治癒。但今次的病毒在老人院舍、醫院病格流傳,老人往往本身已有多種長期疾病,就是平時一個普通肺炎已能致命,更遑論新冠肺炎了。的確,從新聞報導也知道,今一波病人的病情可以惡化的很快,甚至去到要插喉或進入深切治療部的狀態。

沒錯,閱讀我文章的,可能都是比較健康的一批讀者,就算不幸染病,大概也是病情輕微、在房間裡邊做著掌上壓邊等病毒檢測呈陰性可以出院的幸運病人。不過問題是,每一個確診者都會佔用隔離病房的一個病格,然後或會延遲下一個染病者能入住病房,獲得適切治療的機會。如果因為我們自身就算染病都只是病情輕微,而罔顧其他老年人、長期病患者有可能因新冠肺炎而喪命,是否過於自私呢?

廣告

而現在情況有多差呢?就以我工作的醫院為例,隔離病房其實已經飽和,我們要清空一個病房以作額外的隔離病房只用。而非隔離病房的使用率也已經達到百分之一百幾十(即是超過病房本身容量,因為增加了走廊病床),令醫生要把已經確認陰性的懷疑病人調離以騰空病格,也有一定難度。所以,在公立病房,無可奈何的就是醫生每一天都在想如何把病情穩定的病人送走,以接收新的病人,其中並不關病人的職業或政治取向事。

我們已經要把一個本來住五十位病人的病房清空,變為新的隔離病房,應付新一波疫情。夾硬將這堆病人流走,意味著這堆病人接受的治療,已經未必是最完善。聽說(真的是道聽途說,未經證實),醫院已經開始抽籤,讓在其他科受訓的醫生輪流抽調到內科,以緩解人手不足的問題。

明白每一行都有自己的難處,飲食業養活了很多人,展覽業娛樂業也有很多因疫情而失業的員工。我遇過一位病人,最近突然因為急性糖尿中毒而入院,他說原來自己是負責演唱會的後台音響,因為這半年都沒有工開,在家暴飲暴吃加少運動,就這樣得來糖尿病。

但是什麼錢財都是身外物,健康才是最重要。懇請大家難受多一陣子,與醫護一起共渡難關。老實說,我們在過去幾個星期,除了要帶口罩和多使用酒精搓手液外,其實已經跟正常生活無異,情況已經比很多外國地方好。只要我們也渡過這一波疫情,要回到之前幾個星期的狀態,也不是困難事啊。

再多說一句,控制傳染病的最大問題,是我們永遠不知道甚麼才算「做多咗」。能預防到的死亡數字、那些有可能感染到病毒但最後因為防疫政策有效而沒有病倒的個案,全部都是不可見的。我們可以有數學模型去估算在不同情況下的染病和死亡數字,但這些通通都只是後來回頭寫的推測,而實際上那些逃過一死的病人,並不會走來感謝你。所以大家只會到最後說我們大驚小怪、小題大做,然後說本來這些資源應該放在若干改善民生經濟的政策上。因為這些都是顯而易見的數字趨勢,也是政客賴而顯示自己有政績的證據,同時也是很多人首要注視的指標。君不見多少病人大病一場,才說早知當年如何如何。如何在其中拿捏輕重,是從政者的考量,但醫者看中的,是生命的重量。我的文章,也同樣希望大家看中疫情的嚴重性,自律渡過這有可能一下子變得非常嚴重的一波疫情。

就多忍耐一下吧。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