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線正步亞視後塵

2020/4/10 — 18:06

亞視收檔前,有兩大特徵:一、無廣告,二、歲月留聲無限 loop。無線老本雄厚得多,沒那麼容易走到盡頭,但業務收縮的惡性循環已成。

過去幾年,無線生意一步步走下坡,管理層多次出殺手鐧:裁員。整個部門消失,長壽節目腰斬,取而代之者又不見新意,譬如兒童節目,改了做《Think Big 天地》,用一班年輕主持,到頭來都是找 Patrick Sir 教英文。只識慳皮,員工欠士氣,不思進取,食老本吊命,節目無睇頭,自然步亞視後塵,為市民唾棄。本地市場也搞唔掂,無叫座力的明星和節目,《流行經典五十年》個勢要搞到六十年、七十年,又憑甚麼進軍大灣區,撼低大陸的競爭對手?你都是買片回來播《慶餘年》,有何過人之處?政治上做政府喉舌失民心,但真正衰敗的原因始終是節目差勁,欠特色,無賣點。

無線昔日的大台地位是如何建立的?

廣告

除了早著先機,佔據有利的發射站位置,使當年家庭觀眾因畫面質素欠佳而少看麗的,奠定慣性收視的雄厚基礎,早年無線高層也很有意識建立香港人電視台的公眾形象。香港小姐選舉正是一個例(時間關係,這裡便不討論關乎物化女性、性別定型和父權的問題了)。

第一屆香港小姐由孫泳恩當選,之後就標榜美貌與智慧並重,以及作為香港親善大使的市場定位。這一年一度的盛事,替無線賺了不少光環,勞師動眾遠赴歐洲取景,決賽在紅館舉行,而且嘉賓滿堂,星光熠熠。勝出佳麗還會被派去參加環球小姐等大型國際選美,為港增光。近年又如何?製作慳皮、兒嬉,外景地點降呢到去澳門,決賽在錄影廠拍,冠軍只會派去選土炮製作的國際中華小姐,背後的世界觀大幅收窄。出席嘉賓更加是圍威喂自己友,電視台只管控制製作成本,港姐(及其他大型製作)對商譽的貢獻,完全不放在心上。就算是無線忠實粉絲,看見都心淡,即使今年因疫情而停辦,都不覺可惜。

廣告

時代不同,選美的吸引力下降,當然有影響,但對一間曾經是龍頭、影響力遍及亞洲的企業來說,不思進取方是死罪。曾幾何時,新浪潮導演都在無線修練武功和做創作,電視台會揀一些水平高的作品參加全球同業的比賽,更獲不少奬。現在呢,以除夕為例,當 ViuTV 也肯花心思製作直播煙花匯演的特備節目,無線那邊廂就搞多晚《後生仔傾吓偈》。食老本變無線強項,疫情下收視回升便不停在廣告時段自吹自擂,其實廣告客戶數目一直減少,大不如前,只怪你自己和林鄭一樣反映緩慢,忽視網絡世界的巨大商機。

一個靠老本越做越縮、不容員工進諫,甚至不容員工有自己政見的電視台,在香港越來越折墮,一定很多人拍爛手掌。但對香港演藝圈的從業員來說,這無疑喪失了一個重要的謀生、學習平台。畢竟不是每個人都適合搞自媒體、做 YouTuber,是故 ViuTV 的發展便變得關鍵。《二月廿九》受年輕人歡迎,馬上衍生由男女主角演出的女性用品廣告,這樣的勢頭能否持續,其實不太樂觀。須知電視業生態大變,面對的對手是 Netflix 級數的全球巨企,只希望有份打這場仗的人沉著應戰,運氣好一點。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