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薪假下劏房戶無錢買飯 政府眼中卻不成問題

2020/4/18 — 9:52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文:朱】

「姑娘,想知道邊度可以申請食物啊?」電話中傳來街坊江生忐忑的聲音,似乎要把這句問出口對他來說是非常困難。

江生和他的太太居住在太子 90 呎的劏房單位, 租金為 4500 元,水費是按人頭收費,$40 一個人,電費是 $1.5,因為身體的原因,江生暫時不合適工作,現時家中只有江太在工作,但每個月在住屋上的開支基本上已佔了家庭收入的一半。江生和江太輪候公屋超過三年,太太從事美容業,為了減輕日常支出壓力,太太申請了在職家庭津貼。

廣告

在疫情開始前,江生已經經常和我分享他如何省下日常開支,例如是到政府公共球場的飲水器裝水,或者是到球場公共浴室洗澡,甚至是如何在麵包店關門時取得一些快要過期的麵包,在垃圾房尋找一些可飲用的過期茶包,江生對這些都一清二楚。

江生經常對我說,「我很明白現在的年輕人,一想到他們未來都只能跟我居住在一樣的環境,鬱悶在劏房終日不見天日,我很明白為什麼他們要出來抗爭。」江生曾多次出席不同的罷工集會,以去聲援不同界別的行動。在我們中心開小組的時候,我們總會問街坊有沒有什麼需要我們可以幫手轉介,每次江生總會回答:「自己有手有腳,唔好靠呢個政府啦。」

廣告

現時在疫情影響底下,江太要開始放無薪假期,每月的收入減了一半有多,本身已經非常節儉的江先生在無奈之下,只能向我們求救,申請食物銀行服務。

疫情至今,香港政府和公益公都推出了各種不同的「疫症支援」,當中包括有針對店主、失業人士等,唯獨「被僱主要求無薪假的人士」,是從來沒有任何支援。

在政府的眼中,無薪假並不等於失業,只要可以解決失業這個問題,政府覺得他們的工作完成了。但在不少街坊的眼中,無薪假等於完全零收入,他們要面對的是如何繼續壓縮日常開支,如何花光積蓄去交租,如何不被業主逼遷。

無薪假就是沒有收入,我們相信江生和江太的故事並不是香港少撮人的情況,促請政府盡快設立短期救濟金,以解燃眉之急。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