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論如何,有老師在

2019/11/13 — 0:02

昨天,有大學生及中學生告訴我他們很憤怒。年少氣盛時那必然的逞強,其實蓋不過大家的懼怕。事實上,那一槍打進了每一個少年人 — 包括那開槍警員兩個孩子 — 的心坎;令他們覺得自己的命在別人眼中,原來是可這樣被即棄的。

走到今天,沒有一位成年人會有十足把握去告訴孩子,應該做什麼或不做什麼,才能使他們免於恐懼。因為現實在未經大家同意前,便強迫他們每天上「年輕就是罪」這一課,所以他們還來不及長大,便渴望白頭。

當老師的從不會成為甚麼大人物,卻是能悄悄住進孩子心裏的人。此時此刻我們唯一有十足把握承諾孩子的是,無論如何也會跟你們一起走,一起哭、一起捱下去。一如既往,我們不會把你們做錯的說成對;一如既往,我們會說自己的路自己走,但會守在你們附近替一直打氣。就算只是一廂情願,我們不介意。

廣告

有人說這是縱容,我說這是為師之本。醫生律師廚師魔術師或集團太子,統統都可以大模斯樣走出來說句「我放棄年輕人」,唯獨教師不可以。

堅持有教無類,並非單單因為是我們職責範圍,而是因為我們是社會上,最設身處地被成長感動著的一群;別人一生就只長大一次,我們卻有幸天天活在成長的進行式裏。

廣告

常有人批評我,對我稱那些法律上已成年的人為孩子覺得反感。他們永遠不會明白的是,教者不只相信知識規矩,更相信人心。每當我們望著成年與否的年輕人,看到的不僅僅是一具會移動的物體,而是記起他們那些年坐在課室裏,用那閃著善良的眼睛望著自己的模樣。那初心便是我們堅持的理由。

所以孩子們要記住,就算學校倒塌、教育制度瓦解,只要有老師在,無論任何年紀、任何身世,你們都會是我們最寶貝的寶貝。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