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物價上漲不是士紳化:關於大南街 Café 的社會學討論

2020/10/4 — 14:07

大南街, photo credit: Exploringlife, CC BY SA 4.0, https://bit.ly/34hZMvm

大南街, photo credit: Exploringlife, CC BY SA 4.0, https://bit.ly/34hZMvm

【文:廖康宇】

本文就立場新聞以下評論提出一些個人反思,希望各讀者好友不吝賜教。

【餓底社會學】誰將大南街推進火炕 — 從新豬肉看食物士紳化

廣告

【餓底社會學】在大南街能食出更好的未來嗎?

關於士紳化的現象,筆者認為有兩個重點:第一,是外來文化的引入令到該地區的物價大幅上漲;第二,當地的居民無法負荷物價,只好轉移到邊緣地區居住、消費,做成對原有文化的排斥。在英國,士紳化的現象常見於再發展區域(re-development area),例如以前的重工業中心伯明翰或倫敦的部分地區。

廣告

由於工廠撤出令工業大廈大量棄置,租金大幅下降,吸引了低收入人口例如小數族裔 (BAME) 遷入居住。直到上世紀 90 年代英國政府大力推行創意產業,畫廊、劇廠、文創工作室等等在工業大廈湧現,加上各個住宅重建項目推高了原先低廉的租金和房價。基於產業的結構性缺陷,小數族裔群眾無法從文創活動中獲得經濟效益,最終被迫離該區域到更二三線城市區住。

文中作者引用此概念,認為文青 café 在大南街賣「新豬肉」等貴價食材做成士紳化,雖然「Café / 高價食材都不是食物士紳化的元凶,但不代表不是共犯」,筆者認為這是一個對「士紳化」一個錯誤的理解,延伸推論更是無的放矢。

就算文青 Café 的確令拉高了深水埗大南街餐廳的食物價格,但「士紳化」是一個區域性的概念。除非在大南街被文青 Café 迫走的餐廳全部都是深水埗區內低收入人士的飯堂,否則不能夠將「士紳化」的責任歸咎於大南街小商戶;就算如此,與大南街只有一街之遙的基隆街、汝洲街,依然繼續可以為低收入人士提供消費地方及活動空間,足以抵消大南街所謂「紅燈區」的影響。

文中作者可能會反駁,文青 Café 的進駐會拉高深水埗區的平均租金,間接增加了基層市民的生活成本 — 但事實是否如此?

文中作者所講「Sham Shui Po is The New Brooklyn」,以 Brooklyn 這個地區為例,平均房租在由 2010 年的 891 美元瘋狂飆升到 2019 年的 2,659 美元,十年間升近三倍[1];但從網上數據看來,深水埗的平均尺價在過去十年升幅不足一倍(2010 年:5,384 港元,2020 年:10,038 港元),過去五年的升幅更只有一成一(2015 年:9,033 港元)[2] 。物價和租金的確有上漲,但「Sham Shui Po is The New Brooklyn」的說法絕對是誇大其詞。

第二,文中作者拋書包「士紳化」理論,但推論毫無證據(empirical evidence)支持,這有違社會學所提倡的嚴謹思考方法,對大南街一眾商戶絕不公平。以英國伯明翰為例,過去的數據顯示創意產業的從業員超過八成都是白人,黑人、亞裔、穆斯林人口無法在此分一杯羹,在當地社區做成異化。但文青 café 和深水埗居民是否必然做成排斥?例如食肆對於清潔工人的需求,會否為低收入人士提供更多工作機會?文中作者只是盲目指出小店食品昂貴,對於社區其他方面的影響都沒有求證,推論相當片面。

文中所指的食物士紳化更令人摸不著頭腦:就以作者大篇幅論述的藜麥或「新豬肉」為例,兩者從來都不是本港基層家庭的主要食糧,作者亦無交代藜麥或「新豬肉」會如何影響本港主要食糧的例如中國豬牛肉蔬菜的供應。雖然低收入者只能當望門興嘆,但事實上港式燒味、茶餐廳、粥粉麵飯在區內依然存在; 要講基層家庭無法過健康生活,香港的地產霸權、貧富懸殊嚴重、文化團體欠缺資源、康樂設施不足等等,每一樣結構性問題都比大南街的小商戶更需要處理,更值得討論。

而且大南街商戶同樣是本港不合理租金的受害者,租金昂貴從來只是業主責任,是 sole responsibility,是業主要求加租令文青 café 必須提高價格,而非商戶刻意把食物價錢提高令業主加租有機可乘。文中作者如此倒果為因,對於在香港掙扎求存的創作人實在有欠公允。

以上內容,一證明大南街甚至以外的文青小店最起碼在過去五年沒有大幅推高深水埗地區租金;二指出文中作者認為文青小店扼殺當地居民原有生活空間的不合理、有疑問之處。筆者的研究興趣一直與文創相關,實在沒法任由他人將本地文化創作人污名化。既然作者知道「問題係個制度」、「大家都是受害者」,就應更認真思考香港土地運用的方法,嘗試突破困局,而非將大南街的小店推進火炕、無限放大道德責任,這樣絕非讀書人應有之義,也無助建立一個更公義的社會。

社會學人,共勉之。

[1] Unaffordable NYC: Why Residents are Leaving … And Why Some Choose to Stay: https://www.bkreader.com/2020/01/24/unaffordable-nyc-residents-tell-us-why-they-left-and-why-they-stay/

[2] 深水埗資料及成交數據: https://data.28hse.com/kl/sham-shui-p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