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照顧者要移民,家中長者怎麼辦?

照顧者移民,家中長者怎麼辦?有人捨不得長者,連帶他們移居;也有人考慮長者意願、適應、身體狀況,選擇讓長者留港。

近年本港再現移民潮,今年年中統計處公布人口臨時數字顯示,2020 年中至 2021 年中,淨移出香港居民人數達 75,300 人,而因永久離開香港而提取強積金權益的金額,過去一年亦創下 7 年新高,達 65.67 億元。

英國是其中一個熱門目的地,從 1 月 31 日 BN(O) 簽證計劃開放至今,共有 64,900 人申請。但據支援港人融入英國社會的組織 UKHK 的網上調查,只有 13.2 % 受訪者攜同父母移民英國

關於帶父母移民的決定,究竟移民者在考慮什麼?若計畫讓父母留港,又應如何安排照顧?

持有 BNO 港人以 LOTR 「特許入境許可 (LOTR)」移居英國的限期最後一天,香港機場擠滿人,他們同樣趕著登上飛往倫敦的單程客機。

從事社工、年約 50 的 Anthony 與太太早於 5 年前開始思考到泰國退休,2017 年還於清邁置業,本打算與同住的外父外母移居當地安享晚年,可是最近一、兩年發現「最初諗嗰個算盤開始打唔響」。

他外父今年 82 歲,患高血壓、糖尿病,記憶力亦續漸衰退,「外父以前好醒,會自己行山,但近呢一、兩年開始要用拐杖行路」;外母今年則 77 歲,膽固醇高,偶爾會無故頭疼,令人擔心,「有時諗下,如果佢地呢啲狀況去到外國都唔知點算」。相比以往,兩老開始不太願意出國旅遊,更別說移居,「慢慢其實佢地都唔係好想,年紀大咗佢地會開始諗佢地嘅適應、活動能力,覺得如果個邊有病痛咁點算呢」,加上泰國疫情反覆,兩老沒有接種疫苗,也不太想離港。

移居不移民  來回兩地照顧兩老

Anthony 與太太多年來反覆思量,坦言偶爾也有掙扎,但始終認為香港擠迫的生活對個人情緒有一定影響,因此希望到外地退休,暫計劃於明年 4 月以「移居不移民」的方式來回居住清邁和香港 2 個月,「希望可以來來回回,又要滿足我哋嘅需要,返嚟又可以(滿足)照顧佢哋嘅需要,唔知會唔會係個兩全其美嘅方法」。

面對新安排,Anthony 家中的兩老並不反對,但言談間也會流露擔憂,怕 Anthony 與太太移居後會少了個依靠,「佢哋好好,唔會畀說話我哋聽,但耐唔中都會講『宜家都靠晒你哋啦』,有時候聽在耳內都會有啲唔舒服、唔知點算咁」。

Anthony 一家(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預早安排服務  與家人商量分工

Anthony 夫婦計劃聘請傭人照顧兩老,也準備在 9 月搬到較大的單位,到時先聘請鐘點,讓兩老一步一步接受放手讓其他人做家務和習慣有多個人在家。他們也正了解陪診、管家等服務,「理想啲喺我哋離港前搵到啲服務,睇住佢點樣去做,等我哋可以有多啲理解,同埋有商有量」。

對於移居的準備,Anthony 認為應「早少少同其他屋企人傾,開始分擔啲嘢」,他倆現時正肩負大部份照顧兩老的責任,故希望日後太太的兄弟姐妹能逐漸承擔更多責任,例如陪兩老複診,「都要搵個時間坐低傾下,如果我哋離開咗,佢哋可以照顧嘅程度可以去到咩地步,同埋話畀佢哋聽日常生活之中有啲咩要照顧,等佢哋知多少少」。

對於不少照顧者移民、移居,從事老人服務超過 30 年的聖雅各福群會灣仔長者地區中心經理吳志東亦指,一家人應預早商討分工及計畫,讓長者有心理準備,「即使長者現時健康都好,過一年、兩年,身體或者認知狀況都會慢慢改變」,因此需預先計畫由誰來成為主要照顧者或緊急聯絡人。

因家人移民求助個案升  長者憂將來

吳志東表示,過去 2 至 3 年,聖雅各福群會灣仔長者地區中心每年收到只收到 4 至 5 個因家人移民的求助個案,而 5 年前的相類個案數字更近乎零,但由本年初至 8 月中,中心已收到 6 個相關的長者求助個案,中心會輔導長者,並為他們作評估,協助他們申請社區及院舍服務。

站在最前線接觸這班長者,他指「有啲(長者)都會唔捨得,擔心仔女移左民,日後如何聯絡啊,亦都擔心自己入老人院的適應。」吳志東稱,有的長者在子女移民後亦常掛心,「有時唔開心會諗下仔女幾時會再聯絡自己,亦都對自己未來有啲擔心,第時身體再弱啲,邊個照顧自己。」

他認為,於移民半年前開始準備會較理想,「有時佢未必接受得到仔女個安排,可能慢慢搵家人、朋友傾下,透過傾談可能已經照顧咗佢個唔開心」,而在生活細節上,若銜接時照顧者在港,「(長者)慢慢知道生活上有咩新安排,咁佢可以提一提仔女,仔女亦都可以問到長者,變咗大家可以安排得妥當啲」。

資料圖片:長者(來源:Rawpixel)

按需要申服務 建長者支援網絡

吳志東提醒,照顧者可按長者需要申請政府資助服務,但申請要經社工評估需時,長期服務院舍按區排期約需 3.5 至 4 年,日間中心約需 3 至 6 個月,而改善家居及照顧服務,即陪診、送飯等服務則約需 6 至 9 個月。

即使長者自我照顧能力較佳,不需要申請服務,他亦建議家人在離港前加強長者與地區機構的聯繫,例如登記長者支援隊服務、協助入會長者中心等。長者支援隊為獨居、雙老長者安排定期電話慰問、探訪及舉辦活動;長者中心則會舉辦社交活動、小組等。

吳志東指,長者與機構保持聯繫能使他們在有需要時,較易得到社工協助,與朋輩保持聯繫,則能讓他們有效疏導情緒,而朋輩亦能注意長者身體、記性的變化,並通知社工。據他觀測,與其他長者相比,恆常參與社區活動長者的心理健康有顯著分別,「正面一點,同埋無咁多擔心」。

資料圖片:香港長者(來源:政府新聞處)

設有「平安鐘」服務的長者安居協會自年初起已接獲約 100 宗涉及移民的求助個案。他們亦針對移民客戶,於今年 8 月起推出「一線通千里顧」服務,每月向長者家人報告括長者活動狀態、曾否按動一線通平安鐘求助、覆診預約情況、情緒狀況等。因應需要,他們亦會代用戶預約門診、安排上門服務及安排社工跟進用戶個案及轉介合適機構。

移民潮下萌生管家服務  冀讓青年入行銀髮事業

移民潮下,有人離去,亦有人留港,留港的除了年邁的長者,還有不少年輕人,「香港健康管家」負責人 Amy 看到照顧留港長者和年輕人就業的需求,萌生由年輕人擔任長者家中「健康管家」的概念,「上年年底身邊很多人移民,我就諗每個行業都有客戶經理,點解醫療界唔可以呢?」

Amy 坦言香港年輕人面對太大社會變化,很多行業都「無得做」,希望在老人家因各種原因不願或不能與照顧者一起離開香港之際,為年輕人製造就業機會,同時打破銀髮事業只得醫生、治療師而且沉悶的印象。她希望製造低門檻入行方法,招攬有醫護、社工或教育背景的年輕人兼職每月探訪留港長者、安排預約,跟進醫療紀錄等。

她上年年底開始構思「香港健康管家」服務,坦言當時還未看到需求。今年 8 月初,關注人口高齡化、支援照顧者的社會企業大銀就「照顧者移民」專題接觸他們,加上媒體陸續報導移民潮,令他們確認需求並落實計劃,包括設立病人電腦系統,讓海外家人看到醫療紀錄及預約。

計劃推出不足一個月,他們收到 3 至 4 個查詢。Amy 認為需求會慢慢增長,「我哋相信(移民潮)未去到 peak,最多應該係一、兩年後」。

文|實習記者 Hayley Wong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