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三無」大廈疫情隱患 住戶:確診冇公告冇清潔 區議員:民政九年僅助 14% 大廈組法團

油尖旺區早前在三週內出現逾 300 宗武漢肺炎確診個案,政府兩度在當區圍封街道進行強制檢測,然而有人質疑,大廈管理不善未得解決,檢測只是治標不治本。

根據政府截至 2019 年底的數字,全港有 5,200 多棟「三無」大廈,即沒有法團或居民組織,亦無聘用物業管理公司,當中有逾 700 棟位於油尖旺區。民政署自 2011 年推行支援服務,協助「三無大廈」成立法團,然而成效不彰,去年審計報告揭發,該服務 9 年間只助 14% 大廈組成法團。

《立埸》日前走訪一棟位於旺角的舊樓,內裏各層都改裝為劏房,甫進入大廈,就可見有外科口罩掛在水管,天井堆積的垃圾堆積至一樓樓梯的氣窗。

大廈入口並無設有閘門。

該大廈其中一戶上月初有 3 人確診,有住戶表示,幾乎整棟大廈都完全不知情,事隔數日收到消息還感到難以置信,「因為冇公告冇清潔吖嘛,完全都冇人知」。食環署在出現確診個案四日後始派人清潔,然而居民的憂慮並無隨之而洗去,游走大廈之間,仍然危機處處。

該棟大廈樓高 8 層,並屬「分契樓」,牽涉業權上的分割,故大廈一邊有業主立案法團管理,另一邊則是「三無」大廈。據地產網頁資料,大廈落成了至少 60 年。

林先生和阿花(化名)分別在大廈租住了兩年及半年,二人與記者深入大廈一探究竟。大廈的入口位於鬧巿之間,然而並無閘門,林先生說,閘門早前損壞,業主久久未有修理下,索性把閘門拆走。入口處一個衣架勾著一個外科口罩,他們亦仿似見怪不怪,說是有人洗過再晾乾重用。

在地下通往一樓的梯間位置,設有對著天井的氣窗,但因天井垃圾堆積至一層樓高,氣窗無法開啟,隔著模糊的玻璃可見到窗外逼滿垃圾。每層樓梯間都放有垃圾桶,但並無蓋上,其中有垃圾桶在傍晚已爆滿,阿花說每日早上才會有人清理垃圾,過去不時見有口罩棄置在垃圾桶旁或梯間,但每兩星期才會有人清洗樓梯。

大廈的垃圾桶「爆滿」。

大廈住戶阿花。

沿樓梯走,每層左右兩邊設有大門,打開便是一條狹小的走廊,內有 4 至 5 個單位,單位房門相近,距離對面單位亦僅約一米。林先生說,鄰居煮食的氣味都會傳入屋內,他的單位面向大街,開窗後空氣較流通,而對面住戶的窗戶則是對向後街水渠或天井,為免傳來惡臭,幾乎不會開窗。

居住空間狹逼,林先生坦言,假如有鄰居確診,相信他們一家都難以倖免。而大廈卻在今年 1 月初出現確診個案,其中一個單位有 3 人確診。

口耳相傳始知有確診

林先生起初是從鄰居口中得知事件,而鄰居則是從地下的商戶聽聞,當時距離出現確診個案已相隔兩日,他當下半信半疑,認為假如出現確診,當局理應會在大廈內通知住戶及進行消毒,不可能事隔兩日仍風平浪靜,但他還是將消息告訴曾經聯絡的社區組織「關注草根生活聯盟」。

大廈住戶林先生。

聯盟的劏房戶支援計劃項目經理黃佳鑫說,得知消息時他們都感到錯愕,原以為政府就大廈出現確診個案,已有一貫做法及跟進,「我哋之前冇想像過嗰情況可以咁差......確診第一件事梗係諗要消毒,消毒又唔做,連最基本知都唔知。」他和同事當晚隨即到大廈外派發口罩及消毒用品等物資,又將所有認識的住戶加入群組,交代確診消息,大多數住戶當下才如夢初醒。

政府當下仍未派員消毒,林先生自發用聯盟派發的抗菌噴霧,噴在住處外的走廊、樓梯等公共空間,又協助組織在大樓內張貼公告,助更多住戶了解事件。聯盟在翌日聯絡食環署,對方事隔一日下午才回覆,指已在早上完成消毒。當日已是確診個案出現後第四日,林先生不滿當局反應緩慢,「你唔搵人投訴佢,或者傾一傾,係完全唔會理你」。

林先生協助張貼的告示,助住戶加入群組。

業主一早知悉無通知

大廈除了香港人,還有為數不少的少數族裔住戶,大多都不懂閱讀中文,包括由越南來港的阿花,不過她能聽說廣東話,在確診個案出現後四天,她終於獲聯盟的口頭通知,得悉事件。她擔心業主不知道大廈有人染疫,立即致電對方,業主卻冷冷回應:「好耐啦」,她驚訝地追問為何業主無及早通知住戶,對方一貫冷漠,「而家週圍都係啦」。

阿花居於有法團一邊的單位,黃佳鑫說,他們和政府部門溝通時,得知衛生署過去早就將確診消息告知大廈的業主立案法團。而大廈一樓的窗戶雖貼滿法團的通告,當中不少已泛黃、霉爛,最近一份已是去年 6 月。大樓內隨處可見大塊剝落的石屎,鋼筋赤裸地外露,黃佳鑫形容法團只是「掛名」,並無實質管理、改善大廈環境,「租佢哋又仲識得收」。

業主未有聯絡住戶,便唯有靠住戶間交流資訊。阿花說大廈至少有十多戶越南街坊,她是能以廣東話溝通的絕少數,聯盟透過錄音將確診消息及社區檢測的地點、方法告訴阿花,由她作翻譯,大廈第一份越南文的通告便因而誕生。

大廈入口處貼有由聯盟撰寫及阿花翻譯的越南文通告。

林先生的孩子僅 4 歲,正值四處摸索的年紀,阿花的女兒還是襁褓中的嬰兒,才剛過半歲,二人都表示對大廈對是次情況感擔憂。阿花有點自責地說,假如一早知道有確診個案,不會無戴口罩便帶女兒到天台玩樂,林先生想到自己曾無警戒地觸摸樓梯扶手,都擔心會因而感染,坦言前段日子有一定心理壓力。他們都期望,日後大廈假如再出現確診個案,能及早獲悉,好讓他們做好防範。

民政九年僅助一成多大廈成立法團 胡穗珊:Hea 到爆

油尖旺區議員胡穗珊指,民政署大多時候依賴大廈法團自行負責大廈的維修、清潔等,而無法團的大廈,則指會協助其成立法團。然而,根據審計署去年的報告,民政總署在 9 年內,僅協助到 14% 的「三無」大廈成立或恢復業主立案法團,14 個民政處和總部中,有 13 個未達到聯絡及探訪「三無」大廈的目標次數。她批評民政署成立法團「hea 到爆」,「佢將所有嘢推落法團嗰度,除咗法團佢就冇其他措施,冇任何法定權力去做嘢」。

成立法團最少需要三名委員,胡穗珊說對於一些幾乎整棟大廈都改為劏房的大廈,找到 3 名熱心業主並不容易,「根本啲劏房啲業主係啲地產鋪,佢唔 care,亦都唔會出席嗰啲會議,結果係開會都開唔成,法團都組唔成,我哋有啲街坊係有人去搞,開會得兩條友」。她認為「三無」大廈無人協助管理,民政署理應有責任為其管理問題作出協助及跟進。

2021 年 1 月 22 日,油尖旺區議員見記者,批評封區決定。前排右二為胡穗珊

油尖旺區議員李國權亦指,居民對於成立法團的意欲其實不大,「對於呢啲舊樓業主嚟講,個個都等緊收購,大家寧願收購咗,拎番錢,去第到買樓又好,起碼唔駛自己拎十萬八萬嚟裝修」。他認為民政署現時的做法並無一定誘因,少有業主願意配合。

李國權:「三無」大廈無聯絡 當局被動

李國權又指,「三無」大廈如出現確診,當局在事後的清潔工作較為被動,假如無人聯絡則未必有行動。他又說,雖然政府每日會在網頁上載所有確診者的住址,然而普通巿民未必知道如何找到有關資料,大廈內又無公告,街坊不知情下未必能及時求助。他認為,當局應該將區議員視為協助抗疫的角色,向他們及早通報有關確診大廈資訊,以助他們通知街坊及作出跟進。

他又提及,大廈天井堆積垃圾、口罩隨處棄置等問題在不少「三無」大廈都有發生,當中他認為最嚴重的,是單位改裝劏房導致的渠務問題,「廁所水就搭咗地台水,跟住喺埋同一個集水器,集水器係開放式,啲水同一時間沖會濺出嚟,隔離有窗或者抽氣扇就入晒屋」,惟這些問題過去政府都無既定政策管理 。

天井內於中間樓層架設了隔板,但仍有人投擲雜物進內。

他說去年區議會曾提出由區議會撥款,招聘私人公司或非牟利組織,助「三無」大廈統籌大廈清潔及消毒,但礙於行政等上的問題不獲通過,但他認為此意念可再獲考慮,或民政署可自行斥資招聘,以助協調區內疫廈的消毒。

胡穗珊亦指,舊樓的渠務問題自 2003 年沙士,已有人提倡要換走舊式喉管,然而政府多翻指涉及業權、法律等問題問題,無實際處理。如今疫情肆虐,她認為政府應特事特辦,率先為有問題而又欠管理的大廈進行喉管更換等維修,事後再考慮如何向業主追討收費或責任。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