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寫】北角天橋大火 露宿者未准取橋面家當 七旬麗姐:無處容身,好淒涼

2020/4/25 — 18:38

北角英皇道近春秧街街市的行人天橋,今天發生火警。該天橋與其說是行人過路設施,說是露宿者的居所更為貼切,橋上一向有不少露宿者以此為家,大火過後他們何去何從?

大火後天橋嚴重燻黑,橋頂不銹鋼橋頂燒橋穿,光管燒至剝落,吊在半空。部分露宿者的家具,例如碌架床燒至變形。露宿者的物品仍留在橋面上,大部分完好。不過天橋被警方封閉,讓路政署及承辦商工人到橋上,檢查結構是否安全。

一同到橋上交涉的有露宿者麗姐和她的住友。談了半小時她什麼也沒有拿回,只能失望地返回地面。她戴上黑色口罩,和不少長者一樣,她戴口罩的方法錯了,口罩沒有掩蓋鼻子。

廣告

麗姐的說話帶著濃厚的福建口音,我們用廣東話加上普通話,再配合身體語言,指手畫腳,才能完成點點交流。她今年 74 歲,說不清住在這道天橋多久。她的隨身物品沒有在大火中燒毀,但警察不讓她帶走家當,「好淒涼啊!」 她口中不斷講,但記者聽不明白她所說,相信警察也聽不明白。

廣告

談了足足大半個小時,只知道她說今晚無處容身,無橋可睡,可能會睡在天橋於康威商場一端出口,又或旁邊的冷巷罷了。

和記者道別後,麗姐就在英皇道一帶拾紙皮;走到回收箱,見有舊衣回收,試一試稱身後,放入自己袋中。

接著她又很熟路似的把紙皮帶到七姊妹道一條後巷,從一間餐廳後欄拉出水喉,淋濕紙皮。 紙皮數量不少,餐廳內有人開咪叫她不要再淋濕紙皮。

麗姐又拿了一些發泡膠,看來準備用來製造今晚的瓦遮頭,繼續瑟縮在鬧市的暗角。

麗姐

麗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