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將封未封之夜,油麻地街坊:唔驚封區,最驚政府搞到咁曖昧

【文:梁敏琪】

封區的消息在昨天傳了一整日,政府終在今(23日)凌晨 4 時 — 大多數人熟睡之際 — 交代出一個說法:油麻地四街居民「禁足」直至有檢測結果,為期兩天。更具體地說,一覺醒來,一萬名油麻地街坊的家門外添了一道封鎖線。

將封未封的一夜,社區會否猶如「死城」,抑或出現「大遷徙」、「逃亡」?記者走在區內,也跟街坊、區議員聊了聊,似乎也不盡然。

立場新聞圖片,Joey 攝

逃亡?

大家最關心的,或許是有沒有人漏夜離開當區,以避開將會發生的「封區」。

專家袁國勇昨日 6 時於白居士街金威廣場樓下見記者時,即有居民拖紅白藍離開,稍後時間亦有另一對較年輕的男女對記者說,要先到酒店暫住數天。

想要撤離的人,大多不願多談。不過印象最深刻的,要數吳松街附近見到的一家人。話說十一時許,大部分記者都集中在該處的熟食中心拍攝(下文再談),突然見到大袋細袋、透明背包內帶上寵物貓離開的一家人,十數記者馬上、立即追拍。居民明顯是抗拒的,戴上帽子遮掩,惟獨貓貓似乎對正在發生的事無知無覺,眨著眼睛好奇張望。

記者在區內隨意遊走的情況下,見到明顯帶上行裝離開的人,就只有這幾個。或許是下午 6 點到訪已太遲,要走的也走了;或許是要走的人沒有「大袋細袋」,難以辨識;也可能純粹是記者碰巧沒有遇上大批人離去。可能性很多,但就眼見,「大逃亡」似乎言過其實。

留守?

也有一些街坊說會留在這裡,比如住在金威廣場、少有地願意站在媒體鏡頭前說說感受的紫色圍巾姨姨。

該棟大廈已有 10 宗確診,她坦言「驚足一個月」、「乜都驚」,反問封區的話「點搵食」。但問到會不會走,她老實地說,「搬走人哋都唔會要你啦,你金威廣場咁多人中招,搬去邊呀?」

當區區議員何富榮也是會留下的人,而他用上的字眼,是「留守」。

記者問,留守即是點?何富榮承認還不知道,因為基本上無任何官方消息,只能夠隨機應變。他相信區議員人在這裡,至少令居民安心一點,「好過無啦啦叫個差佬嚟,又無禮貌又盛……」

他又說,自「封區」消息傳出,不斷收到街坊來電求助,幾乎是「聽一個就會 miss 兩個 call」的狀態,其中包括原定要往醫院洗腎居民,擔心能否如期外出。

聊著聊著,何富榮突然想起甚麼,有點尷尬地說,其實自己還沒來得及儲糧。

油麻地封城首晚 — 警員在不同大廈門口守住。(立場新聞圖片, Joey 攝)

儲糧?

儲糧,多多少少反映有多少人會留在這裡,記者在昨晚 7 時走了一轉超市,發現即食麵、米等乾糧存貨都明顯減少。走在街上,亦見街坊有拖著一大袋米,匆忙回家。

而本應已關門的蔬果店,至晚上 8 時仍是燈火通明,也不斷有街坊入內,買走幾個薯仔蕃茄。店主楊先生告訴我們,今日的確多了許多人來買菜,也延長的營業時間,「俾佢哋買埋嘛」。

「封區」消息之下,似乎生意多了,但楊先生擔心的是之後,「如果真係聽日(即今日,23 日)封,我都唔知點樣打算」、「好多 order 要送出去,我驚佢聽朝唔俾我送出去,淨係擔心呢樣嘢」。

「一話封就即刻封,大家都冇準備,比如話街市海鮮嗰啲,可能都血本無歸。」

不過,如果被納入被封的範圍,他亦不算太大抗拒,「有時為咗大眾安全,佢都係要咁做(封城)嘅…睇下可唔可以話有檢測陰性,就可以出去,咁樣啲人就唔會走得咁厲害,大家都驚,驚出唔到去返工」。

沒錯,怕的是措施實施不當,反而不是疫情本身。居於指定區域「邊界」甘肅街的楊先生自豪地說,「我哋呢兩棟暫時一宗(確診)都未有嫁!」,「疫情就自己做好啲,應該唔驚嘅,我哋都整啲火酒,久唔久都擠下,自己做好啲。」

旁邊街市的水果店店主林生亦有同感,「封區我就唔驚,政府搞到封唔封之間咁曖昧呢,就好驚!」

「封咗之後,又有咩方法可以做到我哋期望?我哋都想可以(確診數字)「清零」,多啲人返嚟買嘢,呢個係政府責任要做到…如果佢真係做到,唔好話封兩日,封 14 日我都支持!」

他批評,「封區」已是「走在疫情後」,區內的確診數字不僅上升,而且擴散開去,又質疑政府有沒有在其他地區做好防範疫情的準備,「有冇問過隔離旺角點呀?救火就都係啦,救個中心之餘,都要防住隔離啲火燒過去嘛…今日就封佐敦,係咪第日又封第二區?」

返工?

據說香港人最鐘意的正是「返工」,在首次在港「封區」的那張公告上,政府也特別注明希望可在周一早上可讓市民重新開工。但政府的如意算盤未必能打響,因為五天工作並非這一帶所有居民的日常,有傳媒就報道今早有街坊疑因不能上班,向警員揮拳被捕。

更早受到影響的,則是廟街一帶商販。廟街商會主席陸興發向記者表示,昨午 6 時半接獲食環署通知,要求小販在晚上 10 時前「收檔清場」,而且是要攤檔整個搬走,形容其通知「未試過咁急」。

記者 8 時許來到廟街,9 成攤檔已關門,印象中總是熱熱鬧鬧的地方提早變得冷清。一個賣男裝衣服的伯伯邊利落地將掛在上方衣服取下,邊應付記者。

「唔知呀,唔知係咪圍城呀呢度,叫我早啲收咪早啲收囉」。

他說,自己已做過幾次檢測,但仍然有擔心,「驗咗或者聽日中招都講唔埋,冇得預,都唔知邊個有事」,亦覺「走亦無得走、中上低下度度都有事」。

他坦言,自己不是專家,無法衡量措施有效與否,只是覺得「驗咗就大家都好嘅,但人人有自己考慮啦」。

叔叔繼續在小小的攤檔中忙著收拾,當時他還不知道,自己攤檔所在的位置,將會成為政府人員的物資站;重新開檔,可能已是兩日之後的事。

通知?

回過頭看,「封區」的消息自昨日早上已傳出,惟全日政府人員上至記者會上的張竹君、與區議員溝通的民政處職員,下至在現場的警員,均三緘其口,不透露半句風聲(至於抗疫主帥陳肇始?今早才見到她露面)。

記者可能是街坊眼中的「救命稻草」,昨夜不停被問「幾時封」、「點樣封」、「封幾耐」。但記者畢竟不是主事官員,只能從區內變化去觀察。

除了小販攤檔被要求收檔清場以外,最大動作的是深夜時份,吳松街熟食中心外運來一批一批物資。在無街燈的角落處,十數記者湊上頭去研究這等身高的物資堆,發現是即食麵、豆豉鯪魚、即食粟米等糧食。其實也不算是重大發現,但資訊嚴重缺乏的那刻,任何詳情也不能放過。

只是,半個鐘以後,記者連湊上頭看即食麵也不被允許。幾個軍裝警員出現,將記者趕上另一端行人路,拉起橙帶,像過去一段日子。有傳是有人報警。

後來,流動檢測車、藍色帳篷物資站、封在大廈前的封鎖線… 種種變化令「封區」更具體地呈現眼前,而政府在凌晨 4 點發出那張公告,終止了這將封未封的 20 小時,「封區」決定塵埃落定。

許多人都問,其實是不是可以及早通知?政府當然有一套說法,提早通知會引人離開。但是,現實的情況是,消息已經傳出,市民亦相信會封,即相關說法或已不成考慮,何解不這 20 小時內交代詳情,好讓大家安心?

去年今日,正好是首個輸入個案的病人證實確診,當日陳肇始局長稱「絕對不同意」外界稱對疫情反應過慢,沒有人想到疫情會持續一年,至今近萬確診。疫下一年,但似乎抗疫之路仍長。

立場新聞圖片,Joey 攝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