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寫】武漢肺炎席捲英國  1.6 萬香港留學生的掙扎:去或留?

2020/3/21 — 12:26

武漢肺炎疫情蔓延之快,使 1.6 萬名於英國接受高等教育的香港留學生措手不及。

明明兩星期前,大學校方還沒要求同學搬離宿舍,Jay 還以為能如常在宿舍溫書、度過疫情,沒必要離開。甚至兩個月前,他仍急人所急,替香港的親友搶購口罩。

但上星期,Jay 全晚盯著電腦,用了足足 10 小時才搶到一張回港機票。他來不及與所有大學朋友說再見,急忙清理宿舍、買好要在飛機上穿的保護衣物,數日後已返抵香港。

廣告

不過也不是每個香港學生都忙著回家。同一時間,同為英國留學生的 Chloe(化名)並不急於回港。她到紐卡素超市購入大量食物,打算長期窩在宿舍,與外界隔絕。

有人急於回港,有人悠然留下。但即使身在何地,這班香港學生還是無法置身事外。

廣告

*   *   *

回港學生:不用被歧視已好開心

一月尾,疫情剛在香港爆發,眼見香港人「一罩難求」,在英國念大學三年級的 Jay 不斷致電口罩供應商,終搶購一千多盒口罩,再以 70 元一盒售予親友。他從廠商取貨後,在大學找來人咁高的手推車,將口罩堆疊在不足 150 呎的大學宿舍。他和十餘朋友就由早到晚,擠在書桌上將一箱箱口罩按訂單分裝,口罩更被推到一層高,他笑言宿舍就如「山寨工廠」。眼見當時香港全城人心惶惶,他原打算用作傍身的四盒口罩,最終也決定將其中三盒運予更有需要的家人。

當時英國沒人確診,生活一切如常。他身處的小鎮人口密度不高,街上「十個人十個都無戴口罩」,他的學校也從來沒人戴口罩上課,笑言「上堂戴口罩會(被同學惡搞),成為 meme(惡搞圖)。」戴口罩對所有人來說,是天方夜譚。

三月的倫敦街頭,街上仍有不少人沒戴口罩

三月的倫敦街頭,街上仍有不少人沒戴口罩

Jay 處理好口罩的運輸物流、埋數後,在Facebook 留下一句「無咩事我翻出去溫書先」,開始「閉關」讀書。他將於 7 月畢業,近期要為最後的年末考試準備。當時他心中憂慮的不只是考試成績,還有家人能否如期到英國參加他的畢業典禮。

豈料風水輪流轉,英國近日確診案例每天攀升,三日內由 1,500 宗倍增至 3300 多宗,Jay 就越忐忑不安 — 畢竟他只餘下一盒口罩自用。猶幸大學已完成教學,開始長達四周的復活節假期,他也沒甚麼理由出門,唯有「長期留喺宿舍做毒 L」。他推算口罩存量應足以使用到學期末,更覺得在英國留學好在於能長期足不出戶,與世隔絕也能過活。

當時,他出門也不經常戴口罩,唯恐被白人欺負、譏笑。他憶述,二月尾曾到伯明翰(Birmingham)觀賞表演,戴口罩出外不足半天,就惹來街上三、四個途人譏笑。他試過點餐時被善意問到戴口罩的緣由,但也有人會刻意在他身旁打噴嚏,或無緣無故向他大喊:「Fucking masks, stupid masks.」

即使英國疫情已日漸嚴峻,近日他身穿防護服從倫敦上機時,仍被毫無防疫裝備的英國人取笑。直至到新加坡轉機,踏足亞洲,他才能鬆一口氣:「即使唔喺自己地頭,但唔使再被人歧視已經好開心,我哋(亞洲人)可以做返majority。」

以前,Jay 總覺英國是個知識水平挺高的地方,但今次不少當地人仍對疫情心存僥倖、置之不理,他直言感到失望、難受。他向記者一一數算:有身光頸靚、社會地位高的老人家不戴口罩,覺得患上流行性感冒(common flu)也會康復的話,身子也能抵受武漢肺炎;有出於疫情而對亞洲人起了偏見的人;也有「懶係覺醒」的年輕人,會向身邊人不斷說戴口罩沒用、有惡果。

Jay 眼中,英國人遇上難關的一貫心態是隨遇而安,「驚咩啊,照做啊,life goes on 」,但當事態一發不可收拾,就似乎不懂處理,就如他就讀的大學。Jay 形容,學校原容許學生自行決定去留,有晚卻突然改口,呼籲學生盡快離校。他認定校方擔心校園發生集體染病,但又不想為確診學生負責,於是打發他們搬離宿舍。

結果,學生只好在百忙中搶機票、執行裝。短時間內大量人急於回港,令倫敦直飛香港的機票一度飆升至 3 萬大元。有同學花上三天也買不到歸家的機票,有人即使僥倖買到機票,卻僅餘 8 小時執拾細軟,「最乞人憎係校方佛系,但發生問題、瀨嘢個刻就(叫學生)走啦走啦,我(校方)唔想為你哋負責啊。」Jay 應校方要求無奈回港,因為除了學校宿舍,他在英國無家可歸,別無選擇。離開前,Jay在校園自拍一張,苦笑說是自己的畢業照 — 他也不知道下次回校是何時了。

不過臨走前一晚,他還是聽到從小鎮酒吧傳來的吵鬧聲。這就是疫情下的英國。

*   *   *

留英學生:只能自求多福

兩星期前,本身患有血病、正於英國東北部紐卡素(Newcastle)念大學三年級的 Chloe,戴口罩往校園附近的皇家維多利亞療養院(Royal Victoria Infirmary,RVI)覆診。RVI 是英國兩所有隔離肺炎病人設施(specialised ward)的醫院之一,亦為一月底英國首兩宗確診個案被送到治療的地方。

豈料當日全醫院只有她一人佩戴口罩,醫護人員的樣貌也是赤祼祼地展現人前,所有人進出醫院並不需量度體溫、用酒精搓手液潔手。她問醫生能否預約兩星期後覆診,醫生卻說未必能如期安排,坦言:「你大概也知道為何(You know the reason why)。」

Chloe 經常出入當地醫院,她一向認為,英國醫療系統處理慢性病比香港好,因為她所需的藥物在香港很貴,加上當地醫務人員不如香港般「壓力爆煲」,對待病人較親切,病人也有更大自由度選擇治療方式。但她意想不到的是,當地處理傳染病卻是那麼差。

她說,在英國經常要輪候多時才能看醫生,所以一般人患上普通感冒,或有咳嗽、發燒,通常只會到藥房買藥,留在家休息。另外英國人衛生意識不高,她不時會看見有人在街上隨地吐痰,口罩在藥房遍尋不獲,要到專賣醫療用品的店才買到。但那裏也不如香港般,總有長長人龍輪候購買口罩。

她感到自己與英國人之間有種隔膜。

當 Chloe 就讀的大學改為網上教學時,她的以色列室友抱怨:「我寧願得病也不想停課,I don’t care,我還後生,應該不會死。」室友的心態使她咋舌:「但健康和生命比學業還重要呀……」惟室友仍堅持己見:「人必然會死,所以我不介意我何時死,我只想學習。」

當地人的僥倖心態使她苦惱,巴不得在網上呻訴:「點解仲有人支持開放學校,繼續返學,覺得學業重要過生命,但明明另一邊就囤積一堆食物,又話好驚染病……」她覺得香港人事事存疑,不信任內地、香港政府、世衛,但英國長年安逸,又有國民保健服務(National Health Service),令當地人對政府處理疫情滿有信心,根本沒預計當地疫情會這般壞,生活依舊「馬照跑,舞照跳」。

Chloe 認為,歐洲人應付疫情的態度,主要出於對日用品不足的恐懼。Chloe 胞姊的德國朋友甚至擔心會發生停電,於是購入樽裝水、打火機、蠟燭、露營煮食爐燃料,她姐姐還以為他在為地震或海嘯積穀防饑。

英國紐卡素的大型超市,貨架一掃而空

英國紐卡素的大型超市,貨架一掃而空

至於Chloe身處的小鎮,藥房感冒藥售罄,網店購買不到,大型超市的貨架一掃而空 — 罐頭水果、麵包、意粉、麵粉、廁紙都缺貨,店舖擺設告示,指同一貨品每人只能買三個。她在英國留學三年,也未曾遇見這種境況,「好得人驚。」

還好,Chloe 觀察到最近英國人對疫情的警覺性提高,有更多人購買清潔用品,街上人流明顯減少,到晚上更是空無一人。有天她外出三小時,發現戴口罩雖以亞洲人居多,但也終於見到有一個英國人戴口罩,也有人以頸巾掩面,「針唔拮到入肉唔知痛,佢哋(英國人)遲啲會明。」

校方雖建議海外學生離校回家,但就沒強逼他們搬離宿舍。由於要定期覆診取藥,Chloe 原打算長留英國,但眼見朋友、室友一一離校歸家,醫院又給予她數星期份量的藥物,她也起了回家的念頭,便上網看看機票價錢。

但她最後還是打消念頭,因為她覺得:「返嚟好唔負責任,唔想做個逃兵,唔想做生化武器」,憂慮自己會在旅途感染病毒,再傳播予身邊人。而且,留學對她而言是學會自立、成長的機會,若果自己逃離疫症回港,而不留在當地處理問題的話,她感到會違背出國的初衷。

家人對她的決定沒有意見,只說她有需要的話,就會郵寄物資給她。況且機票越來越貴,使她更不願回港。她唯有在宿舍囤積大量糧食,足不出戶,減少與人接觸、染上病毒的機會。

但始終都要出外補充日用品,倘若不幸確診怎麼辦?她慨歎:「只能自求多福。」

3 月 20 日,倫敦 Piccadilly Circus 附近

3 月 20 日,倫敦 Piccadilly Circus 附近

文/記者 任蕙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