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寫】近萬人遊歷史博物館 參觀者小朋友青年為主 憂殖民地史被刪攝下文字作最後見證

2020/10/19 — 7:01

港英時期的香港旗、總督的官式禮服,相信只可存在於博物館內。(Oiyan Chan 攝)

港英時期的香港旗、總督的官式禮服,相信只可存在於博物館內。(Oiyan Chan 攝)

在香港歷史博物館開的展覽《香港故事》,昨日(18 日)迎來更新前的最後一天,康文署統計這一天博物館共有逾 9800 多人參觀。

一個 30 年沒有更新的展覽,在香港這瞬息萬變的社會,理應早被淘汰;但昨天香港史前的化石大受市民歡迎,猶如幸運石般不斷被人觸摸;早已消失在香港人生活想像的漁船,成了小朋友最愛的遊樂場;最莫名的那些港督的黑白照,市民的手機閃過不停,家長不斷叫小朋友站在照片前合照,畢竟眼前這些紅鬚綠眼的英國人,已是百年前的古人。

歷史博物館這天是年青人的世界,大部份參觀的都是年青男女,或一家大小,大家都落力地尋找、留住對「香港」的回憶。

廣告

家長不斷著小朋友在港督照前「合照」。(Oiyan Chan 攝)

家長不斷著小朋友在港督照前「合照」。(Oiyan Chan 攝)

廣告

很難想像,歷史博物館會像年宵市場。

市民興緻勃勃,既不停看,更不停影;拍進鏡頭的不只是物件,更多人拍下的是館內大量對香港歷史的文字描述。20 多歲的曾小姐和母親同來,兩母女來到「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展板前,母親馬上叫女兒拍下內容,邊慨嘆這些東西在香港已經不存在。曾小姐說展覽中近代史的部分,或有對中共而言敏感的議題,如六四事件前,香港聲援內地學生的百萬遊行,擔心有關內容會被「河蟹」:「唔係淨係劃紅線,係直頭撕去嗰一頁」。

她又說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指香港從來沒有三權分立,因而特地在展覽中尋找有關內容,從一塊談香港回歸前的司法制度的展板找到「司法獨立」的字眼,「史實就係史實,係一啲白紙黑字嘅嘢,因為政治而抹殺過去明文規定嘅承諾,係對歷史嘅不尊重。」

這張是紀念香港重光的郵票,兩位小朋友在面前擺個「靚舖」。(Oiyan Chan 攝)

這張是紀念香港重光的郵票,兩位小朋友在面前擺個「靚舖」。(Oiyan Chan 攝)

展覽內容停在香港回歸,23 年來久久未有更新。

不過原來沒有更新,也許正是賣點。在 97 年出生的情侶潘先生和陳小姐,未曾經歷英治香港,特地趕在「更新」前最後一日前來參觀。二人觀看了館內講述香港回歸的影片,短短 10 分鐘的時間交代戰後至香港回歸的歷程,當中以「血濃於水」的字幕形容中港人民關係,以「香港明天更好」的字幕敘述回歸。在「中國香港」受教育和生活多年,他倆一眼看出影片滲入當局的意識形態,強調了香港從來屬於中國。

潘先生說,有傳展館內容或在日後去殖化,有關英國統治的內容,尤其歷屆港督的相片及介紹或不再復見,憂慮政府有意修改歷史:「嗰啲係一段不可磨滅嘅歷史,唔可能話佢唔放啲相,就唔存在。」他更擔心展館經兩年的更新後面目全非,「再唔睇就冇,費時兩年後再嚟睇一啲唔想睇嘅嘢」。

談及 2014 年雨傘運動及去年的反修例運動應否加入展覽,陳小姐指假如官方有意抹黑,情願不在展館出現,潘先生則認為「講衰更加要加」,希望向社會以至外來遊客反映,政府官方如何看待和定性該些社會事件。

避風塘飲食文化不再,漁民大多上岸,漁船在下一代心目中猶如遊樂場。(Oiyan Chan 攝)

避風塘飲食文化不再,漁民大多上岸,漁船在下一代心目中猶如遊樂場。(Oiyan Chan 攝)

香港開埠近 180 年,我們的生活不單是政治,還有衣食住行。

父親阿偉帶同 9 歲的女兒參觀,他指著一幅徙置大廈的黑白相片:「睇下,爸爸以前咪住嗰到囉」,又牽著女兒到另一旁的展品,彎下腰和女兒一同細閱展品的描述。被問及最喜歡展覽哪一部分,女兒有點羞怯地說「漁民」,「好似喺個海到嘅一間屋仔」。

父親坦言女兒年紀尚小,未必能全然理解展覽內容,但亦希望趁最後機會讓她見證。

他聽說展覽範圍會由兩層縮減至一層,然而剪裁內容至今無人知曉,擔心未來會淡化英治歷史,加強中共政府在該些年來的角色,女兒日後或看不到歷史的全貌,「香港故事只係佢哋認識歷史好小嘅部分,但政府喺唔同 area(方面)都咁做,咪同我以前認識嘅(歷史)大幅度唔同」。不過,阿偉指現時有多種形式去記載歷史,如媒體的報道、網上的影片,不認為官方能全然抹殺到,家長亦需要用更多時間教育子女,慨嘆「喺一個極權社會底下其實全民都係咁㗎啦」。

這一天,香港人用參觀博物館,履行記憶與遺忘的鬥爭。

不說以為去了動漫展或演唱會,但這是歷史博物館閉館前最後一天,市民不停影影影。
(Oiyan Chan 攝)

不說以為去了動漫展或演唱會,但這是歷史博物館閉館前最後一天,市民不停影影影。
(Oiyan Chan 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