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特寫】沙田瀝源邨三級火後遺 仍未回家居民們的彷徨和憤怒

2020/9/26 — 23:46

周四下午,沙田瀝源邨榮瑞樓 5 樓一個單位發生三級火,火勢迅速蔓延,大廈外牆被明顯燻黑,300 名居民需要疏散。大批居民從下午四時等到晚上約九時,大廈終於解封,但是起火單位所在的五樓住戶,由於受災嚴重,要到瀝源社區會堂過夜,至今仍未能回家。

灰燼中翻找的曾小姐

火災的兩日後,記者隨當區區議員岑子杰進入榮瑞樓,單數樓層的升降機壞了,要從雙數層上落才可到達 5 樓,人在梯間已可聞到空氣裡瀰漫了燒焦味,一種混合了鐵銹、灰燼和霉菌的不明氣味,岑子杰一臉「I told you so」 的神情,「你話,叫啲居民點住?」

廣告

轉個彎,眼前的走廊份外昏暗,頭頂的燈有些燒壞了,走道牆上、鐵閘和氣窗滿是黑灰,有房署職員在檢查電箱,和做些緊急復修。經過一戶門口時,鐵閘門開著,岑子杰大聲打招呼︰「喂,你搞唔搞得掂呀?」一把氣急敗壞的聲音傳來,「搞唔掂!」

2020 年 9 月 26 日,瀝源邨火災單位現場,一片焦黑

2020 年 9 月 26 日,瀝源邨火災單位現場,一片焦黑

廣告

答話的是曾小姐,她婆婆在火災那天嚇到爬出窗外,坐在晾衫架上不住咳嗽,嚇壞家人和街坊,事後因吸入過多濃煙,成為事件中送院的 5 名傷者之一。曾小姐應聲後頭也不抬,繼續翻翻找找,「我哋搵緊啲重要嘢。」陪她翻找的朋友郭小姐補充,只是想撿回重要證件、文件,交到醫院處理婆婆住院手續,但是從中午 12 時找到快 2 時,進展還是不理想,「無燈,有啲暗。」

曾小姐的家全屋被燻黑,一片狼藉,物件散落一地,翻找物件的兩人要戴上手套和鞋套,才不會被積水和黑灰弄污手腳。有房署職員經過也問候,曾小姐無奈道︰「唔係執嘢呀,唔執住啦,點執呀?」這一日,房署有職員陸續通知 5 樓的六家受災嚴重住戶,可安排暫時調遷,往同一條邨的其他空置單位。曾小姐擺擺手,兩日來安置家人、照顧婆婆已疲於奔命。

貴婦犬主人︰不忍見到死去「仔仔」的籠子

「如果嗰日我唔係落咗街,我都可能有事,依家就剩係隻狗。」藍姐的貴婦犬「仔仔」,兩日前在火警中喪生,昨日剛完成火化,骨灰送到女兒處暫為保管。受災的單位是她和兒子同住,在瀝源住了十年,「仔仔」就養了十年,她看著手機裡的愛犬照,滿是不捨和掛念,既悲且憤,她甚至怨懟起火單位,揚起染上了黑邊的手指說︰「電油嚟架,陣味又勁,真係累人累街坊,仲搞到我隻狗。」

這天下午 3 時,藍姐隻身到邨內房署辦事處,處理調遷事宜。程序也沒有多複雜,房署主任著她等等,取來幾份文件,簽了名,就得到另一間瀝源邨單位的鎖匙。藍姐反覆地問主任,「唔好暫時(調遷)得唔得?我唔想再要舊嗰間,一入去佢(狗)個籠就喺度…」說話就此打住,職員明白了,惟面有難色︰「我都明白你心情,但我哋係公務員,都要跟返制度做嘢。」意思是,藍姐如不想留在愛犬過世的屋裡,要先轉介社署,再由社署完成評估,決定是否向房署推薦她可永久調遷,不是一時三刻可以完成。

步出房署辦事處,藍姐的朋友鍾姐剛好來探望,正在門外等候,老友相見擁抱,藍姐終忍不住扁嘴︰「我好唔開心...」淚水奪眶而出。她告訴記者,自己兩日沒有洗澡,在社區會堂過了兩晚,第一晚因為狗狗的事難過得整晚沒睡,第二日忙完火化也睡得不好,飯也吃不下,到今日一早,房署職員就通知她,準備取鎖匙和物資,但是一等就等了大半天,「點解房署做嘢可以咁慢?」

藍姐

藍姐

記者陪藍姐到房署安排的暫調屋時,已是下午近 5 時,約 200 呎的單位,除了房署送來的物資 — 兩張薄床褥、被鋪和小枕頭外,空無一物,沒有熱水爐、冷氣、窗簾,騎樓沒有窗戶。藍姐有點彷徨,房署沒有告訴她,社署甚麼時候能完成評估,或舊居甚麼時候可完成復修。她不知道,眼前的暫時居所,要不要先裝個窗簾、買個冰箱甚麼的好呢?

藍姐很累了,決定還是先到日本城買把風扇,其他事容後再想,「一熱我就瞓唔到。」她吸口煙看著窗外說,自己無論如何不想回到舊居住,怕再看見「仔仔」身影,「你知道嗎?佢琴晚返過來。」她隨意指著某個角落,幽幽道:昨日回舊居時,「仔仔」在牠慣常休憩的角落,現出了頭和手腳的影子,「攞地拖拖完,個影又喺返度。」

李太︰女兒不敢回家

家住起火單位樓上的李太,屋裡雖不致如五樓的單位般被毀得一塌胡塗,仍可見到基本輪廓,但是整間屋也是滿布黑灰。由於當日消防要向樓上單位射水降溫,「浸到可以養鯨魚。」她誇張地形容。但是,火警過後,房署首先安置的是五樓的受災單位,優先為他們安排調遷屋,至於六樓,李太說,暫時未有收到房署消息。岑子杰說,曾就李太的個案向房署職員查詢,得到的答案是,走廊的公共空間會清理復修,至於單位內,「要 case by case 咁處理。」

李太說,前日起火時家人外出,看見新聞才知樓下起火,丈夫一度想趕回家關窗,但黑煙已濃烈得令人無法靠近,只能眼睜睜看著單位被火舌薰黑。李太隨丈夫到其母親家睡了兩晚,陋室狹窄,夫婦二人一個睡地下一個睡沙發,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可以住多久呢?「我也不知道。」這一刻,她不太清楚自己可以有甚麼打算,「燒成咁,都無心機搞,點搞啫?」她舉例,牆壁要重新髹油,但滿室雜物,可以騰空到哪裡去?單想這個已經頭痛。

屋子顯眼處有個相架,內裡有一長條貼紙相,少女陽光朝氣的臉笑得燦爛。李太說,女兒今年讀中五,火災後就去了同學家住,不願再回來,「佢驚呀,著火嗰日叫佢返來都唔肯,始終樓下發生啲咁嘅事。」一場火災,令李太和女兒要無奈經歷暫時的分離。瀝源邨起火單位

瀝源邨起火單位

沙田瀝源邨 9 月 24 日的三級火造成一死五傷,火勢持續約一小時才被撲滅。《立場新聞》向房屋署、社會福利署查詢災戶安置情況。房署回覆指,屋邨辦事處會為受火災影響的單位進行所需的維修工作,對於有特別需要的住戶,辦事處會視乎個別住戶的情況,在資源許可之下盡量給予援助。社會福利署則回覆稱,當局已接觸涉事家庭並提供情緒支援,社工會繼續跟進他們的需要及安排援助,亦會為其他有福利需要的人士提供協助。 

文 / 丁喬

攝 / Joey Kw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