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保民學校月前在教師發展日,安排老師到迪士尼,被家長則質疑製作點心等環節可以如何讓教師有發展,「我想問你整咗嗰啲點心,係咪返嚟教我哋整?」(天保民學校網站截圖)

特殊學校校董質疑 校方花$14萬安排教師到迪士尼「培訓」學做點心 校方:STEM課程一部分

為中輕度智障兒童提供小一至中六學位的天保民學校,今日(31日)被爆出多項校政問題。現任校董會家長替代校董黃愷瀛表示,學校出現多項問題,包括校董會突要求家長校董簽署全面保密協議,不准透露會議內容,拒絕未簽署的校董參與會議,及學校一筆 50 萬的捐款下落不明等。她指,因拒絕簽署保密協議,無法參與校董會會議,發揮參與及監察職能,「學校表面係成立咗法團校董會,但運作上係等同冇成立過」。有資深教育工作者表示,全面保密安排非常不理想,做法違背提高學校在透明度和監察作用的校本管理精神,呼籲教育局儘快著手處理投訴,並落實財政透明度、保密制度等框框,協助各方取得平衡。

校方回覆查詢時不點名批評黃小姐,指校方已盡力給予回應及就投訴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有家長「持續作出新指控」感到遺憾。教育局則指,就有關對該校的投訴,教育局正按既定機制嚴肅跟進,並要求學校提交回覆及報告,供本局審視,局方會繼續與學校保持聯繫,及提供適切的建議及支援。

在2020年12月9日完成註冊程序後,校方要求黃愷瀛簽署一份「保密協議」,條款列明「除非獲法團校董會同意,否則任何會議的一切討論內容均屬保密,不得披露 (All business discussed at any meeting of the IMC shall remain confidential and no manager shall disclose the same without the agreement of the IMC)」。(文件由黃女士提供)

校董要簽「保密協議」 校監有權拒絕未簽者出席會議

家長黃愷瀛自2013年期擔任家長會義工,2019年任家長會會長,2020年被獲選成為法團校董會家長替代校董,任期今日(31日)屆滿。校方在黃上任時,要求她簽署一份「保密協議」,條款列明除非獲法團校董會同意,否則不得披露任何會議的一切討論內容均屬保密(All business discussed at any meeting of the IMC shall remain confidential) 。黃小姐質疑有關做法,並向校方查詢拒簽後果。

然而,黃小姐指校監盧端岳(Rev. Ross Royden)未有回應後果,僅在3月15日即第二次會議當日下午,再次發電郵要求黃小姐在即日下午5時前,即收到電郵的2個半小時内簽署保密協議,並指只有簽署文件後才能參加會議。黃小姐未有簽署,被拒絕參與當日視像會議,及其後的會議。黃愷瀛在任期期間,無法參與校董會會議及得到有關文件。

校方回覆查詢時承認保密協議安排由 2020/21年度開始,屬於教育局提及、由各學校自行訂立的「校本校董行為指引/規範」的內容,而根據本校法團校董會章,校監有權拒絕未簽署「保密協議」的校董出席會議。

校監盧端岳牧師(Rev. Ross Royden)發出的電郵可見,校董會已決定所有校董必須簽署保密協議,而有關決定是為了確保校董一心一意地為學校服務,保障學校和學生的利益(serve our School with one heart and one mind for the interest and benefits of our School and our pupils)。(文件由黃女士提供)

財務報表未見 50 萬捐款 校方指已撥入「發展基金」而非「捐款」

在帳目方面,50萬捐款下落不明。據黃愷瀛了解,校方在2020年10月15日及29日,收到一名女士分別2萬及20萬的捐款;在2020年11月12日,則收到另一筆28萬8千元的捐款。然而,一份校董會文件顯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學校最新的的財務報表中 General Donation(一般捐款)一欄只有約 23,320 元,與捐款共50萬8千的金額不符。

校方回覆指,約50萬元捐款已分別在2020年10月29日及11月12日入帳,並撥入學校發展基金,而非一般捐款一欄;其中30多萬已用作購買iPad 等器材,其餘依然在基金內未被使用。然而,有家長依然質疑,關愛基金已負責相關項目的部分款項。

據了解,校方在2020年10月15日及29日,收到一名女士分別2萬及20萬的捐款;在2020年11月12日,收到另一筆28萬8千元的捐款,但未有在同年12月31日的財務報表出現。

迪士尼學做點心 校方稱為課程環節之一 

校方疫情期間又安排教師到迪士尼進行培訓,人均花費達千元以上。黃愷瀛指,在2020年11月的教職員專業發展日,校方安排教職員到香港迪士尼進行培訓,行程包括製作毛巾公仔、點心等內容,預算高達14萬3千元,質疑校方在沒有尋求報價及未有充分理據舉辦有關培訓。

校方表示,迪士尼行是因有提供 STEM 教育及動畫課程,配合學校發展重點,而STEM活動亦深受學生歡迎,並獲校董會詳細考慮及批准以單一報價採購相關服務。校方又指製作點心及毛巾公仔為體驗課程中,團隊訓練的環節,並非額外加購的項目。

而根據迪士尼網頁,迪士尼教職員體驗日價格最高為 280 元,課程分爲兩個部分,第一部分為講座,而體驗部分則有迪士尼動畫教室、 迪士尼 STEM 體驗行 、迪士尼工作體驗坊等選項,但沒有項目的詳細内容。不過,即使全體教職員參與體驗,金額亦只約為3萬8千元,與14萬多的預算差超過3倍。

翻查學校網頁,在教職員專業發展一欄,發現有5張迪士尼行的照片,内容包括迪士尼動畫教室、毛巾公仔製作及點心製作;相片中教師戴上口罩,相信活動是在疫情期間進行。(天保民學校網站截圖)

3 個月內 10 萬娛樂開支 校方稱為迪士尼行訂金

另外,校方三個月內批出近10萬教職員娛樂開支。黃愷瀛稱,2019年9月至12月,學校的「教職員娛樂及慶典開支」高達$98650,但校方從未公開開支涉及什麽内容。

校方解釋,根據教育局指引,專業進修活動的開支可列入「擴大的營辦開支」以下的「教師娛樂及慶典開支」帳目,而該筆款項,只用作來年教師發展日迪士尼行的訂金。

校董指學校擅自將小學飯盒份量減半 校方指大小同價:未接獲投訴

另外,學校過去在飯盒安排亦出現問題,更曾在未有通知家長下,擅自要求飯盒份量減半。

黃愷瀛指,在2019年9月家長突擊到校試食時,揭發學校在未有通知家長的情況下,安排向全部小學生,派發份量少正常飯盒一半的「細飯盒」,並一律向家長收取正常飯盒$19.5的價錢,兩者差價$0.5。據她了解,3名學校職員曾與涉事供應商開會,主動要求供應商將全校統一的飯盒大小,改爲向全小學部提供細飯盒。根據《學生午膳營養指引》,建議小一至小三學生,飯盒的穀物量最少要有4/5碗白飯,而小四至小六則要有最少1碗白飯。

校方指,在招標時已列明供應商要提供不同份量與小學/中學學童,學校職員只是在2019年9月發現飯盒未有分份量後,作出修正,而初小老師亦認為小飯盒份量較適合,並透露家長亦知悉大小飯盒同價,過程並不涉及差價;調整份量後,僅一位高小學生曾添飯,並沒有接獲有學生出現份量不夠的投訴。

黃女士表示,在2019年9月,家長在突擊到校試食時,揭發學校在未有通知家長的情況下,安排向全部小學學生,供應份量少正常飯盒一般的「小飯盒」。(文件由黃女士提供)

多次向校董會查詢無果 校方:已盡力回應惟家長不斷有新指控

家長替代校董黃愷瀛指,曾就兩年來曾就以上事件,分別向校董會及教育局查詢,而校董會僅就保密協議一事回覆。

教育局在今年7月時透過信件回應有關保密協議的問題。局方指,根據《教育條例》第40AF條,充分理解「法團校董會覺得有需要或適宜作出的任何事」,包括制定保密協議,又指根據天保民學校提供的資料,有關保密協議在2020年11月23日的首次會議上通過,並在其後才生效。

黃小姐表示,就 50 萬捐款下落不明、教職員娛樂及教師發展日開支,局方回覆時僅指學校已參加優化投訴管理項目,並已將投訴轉交辦學團體處理。然而,辦學團體聖公會基督堂的負責人與天保民學校的校監,均爲同一人,校監盧端岳(Rev. Ross Royden),黃小姐指至今依然未獲任何答覆。

校方回覆時,不點名批評黃小姐,指「本校一位家長於過去一年多,不斷就學校的行政及日常運作,作出持續性的投訴」,指就投訴已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並已向投訴人匯報結果,並稱「縱然學校已盡力給予回應,惟家長仍選擇持續作出新指控,本校深感遺憾」。

家長校董:運作上等同冇校董會

黃小姐批評保密協議的做法多此一舉、損害學生利益,「如果全部嘢都不准披露畀家長聽,其實我入去有咩作為?如果我每披露一樣嘢都要申請,得到法團校董會的批准,係咪多此一舉?作為家長都唔出聲,等於默許同意(校方),我係家長代表,過唔到自己嗰關。」

黃小姐說,學校財政卻在成立校董會後,變得更不透明,與校本管理的精神背道而馳。她形容,校友校董、家長校董,及教員校董,才是校董會的「主角」,認爲特殊學校的校友,因身體缺陷未能發揮權利,令家長校董的位置更爲重要,然而在校董要保密一切被討論的議題下,無法增加透明度,「首先我哋冇校友,因為我哋校友係智障嘅,營運唔到個校董會。家長嘅代表係代表埋學生,但原來佢參與管理都俾佢拒之門外......表面係成立咗法團校董會,但運作上係等同冇成立過。」

黃女士說:「首家長嘅代表係代表埋學生,但原來佢參與管理都俾佢拒之門外......表面係成立咗法團校董會,但運作上係等同冇成立過。」

家長質疑教師發展日「整點心」

天保民學校兩年内頻頻出現問題,家長質疑事件已造成信心危機。宋小姐的兒子現年9歲,下月即將升讀小四,並曾受害於飯盒份量問題。她說,當時從其他家長口中得知飯盒味道强差人意,而兒子在該段時間比起往常多喝水,而午膳後不夠 4 小時便感肚餓,「(放學返家)入廚房喺度䚎,又話要食麵又話要食飯,好似餓咗好耐咁,同你講要『面面』」,及後才知道飯盒份量變少。

她批評校方有誠信問題,「你轉左再細盒啲我都唔會知,你唔畀佢食我都唔會知......就連咁簡單轉咗個飯盒都唔同我哋講聲,喺學校發生咩事係咪都唔會同我哋講,係誠信嘅問題。」

對於教職員前往迪士尼接受培訓,宋小姐則質疑爲何不將資源投放在學童上,並不理解製作點心等環節可以如何讓教師有發展,「好似之前社會運動咁,其實小朋友所有活動包括去旅行都冇晒,但係小朋友佢哋就冇得去旅行,你哋就有得去迪士尼樂園,教師發展日就整點心。仲要個使費都唔係細,我想問你整咗嗰啲點心,係咪返嚟教我哋整?」

宋小姐由兒子一年級便已安排他入讀天保民,不過近年問題浮現,令她對學校失去信心,「你啲數咁混亂,左搬右、右搬左,有啲直情冇亮相過,覺得成間學校都好有問題.......好多嘢隱瞞我哋家長,好多嘢都好似好唔乾淨,越刮就越多。」

天保民學校月前在教師發展日,安排老師到迪士尼,被家長則質疑製作點心等環節可以如何讓教師有發展,「我想問你整咗嗰啲點心,係咪返嚟教我哋整?」(天保民學校網站截圖)

高先生(化名)的兒子患輕度智障、有吞咽問題,正就讀天保民學校的高中年級。高先生形容,兒子難以表達自己,「10幾年來,我呀仔冇同我講校園生活」,而從飯盒一事看到學校的行政「好求其或者武斷」。他又形容,難以想象將兒子交托多年的學校,竟然無法成爲零兒子安全生活的避難所,「學校係小朋友嘅避難所,但係依個避難所唔存在,我哋小朋友仲可以去到邊?斷症小朋友有障礙之後,我已經覺得(自己)係個災區裏面,當我透過好多文件......講出校園嘅糊塗問題,就好似由第一個災區去到第二個災區。」

資深教育工作者:全面保密罕有 

有資深教育工作者表示,知道有個別學校校董會會要求校董簽署保密協議,但以此禁止家長校董出席會議,甚至不告知會議資訊,則是罕有、匪夷所思的。他形容全面保密的安排非常不理想,「大部份學校不會如此絕對化」,做法違背校本管理提高學校在透明度和監察作用的用意,校監權力亦無限膨脹,「最重要能上情下達、下情上達,做到溝通……但入到去所有嘢都要保密,變咗就唔可能做任何溝通工作」。他質疑學校有管理問題,「通常學校有啲事、有啲問題先至唔俾人講嘢」。

就有家長質疑學校在教室發展日投放龐大的資金,該資深教育工作者則表示,資金多少並非問題,主要是視乎培訓的目的及內容是否能充分在教學上使用,但在疫情期間到訪迪士尼則「睇唔到好有說服力嘅理由」。

就有家長曾就問題向教育局投訴,但未獲直接處理。他提及,辦學團體與學校人事上往往有重複,若局方以優化投訴為理由,將投訴轉交辦學團體,變相令家長有冤無路訴,「教育局唔處理嘅話就係有冤無路訴,咁樣並非優化安排而係一個倔頭路安排」。

他批評,在最需要教育局維繫校本管理精神的時候,卻出現縱容學校凌駕校本精神的情況,「唔應該接受校董會以校本政策之名,破壞校本管理精神……(學校)係咪可以唔跟教育局指示?」,建議局方落實部分原則性的框框,如財政透明度、保密制度,協助各方取得平衡。

教育局: 校董不得擅自透露會議的討論內容

教育局則回覆指,校董遵守會議的一般保密原則,與家校溝通、學校政策的透明度沒有衝突。作為法團校董會的成員,校董須尊重法團校董會的集體決定,不得擅自透露會議的討論內容,例如個別校董的意見和涉及個人私隱的資料,更不應披露法團校董會正在討論的事項,直至法團校董會已就有關事項作出決定。

就有關對該校的投訴,教育局正按既定機制嚴肅跟進,並要求學校提交回覆及報告,供局方審視。教育局會繼續與學校保持聯繫,及提供適切的建議及支援。

天保民學校在 1970 年由聖公會基督堂創辦,是本港首間兼收輕、中度智障兒童的學校,開設小一至中六共28班,共有約350名學生及 136 名教職員。現任校監為牧師盧端岳 (Rev. Ross Royden),校長為陳雅麗。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