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2

    【特稿】政府設百間醫學院名單引入非本地培訓醫生 多間中國學府列全球百大

    引入非本地培訓醫生議題一直是爭論不休的議題之一,政府今日終宣布「開路」放寬條件,建議訂立一份約有 100 間非本地醫學院的名單,名單內醫學院畢業的香港永久性居民,符合條件後,可免除執業試。宏觀世界各地,政府建議的做法與新加坡類似,該國同樣設有 100 間的認可名單,當中包括 4 間中國著名學府的醫學院。政府文件又提到,認可醫學院的質素須與港大及中大醫學院相約。

    翻查泰晤士高等教育(THE) 2021 年世界大學醫學院排名,以及QS(Quacquarelli Symonds)去年世界大學醫學院排名,港大及中大醫學院分別位列 28 至 49 位,而在 100 名以內共有 5 間中國大學的醫學院,其中在泰晤士高等教育(THE)的排名中,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及復旦大學的排名較中大醫學院更高。醫學界立法會議員陳沛然認為,政府倡議的名單似乎是參考「新加坡模式」,預料名單中的 100 間「有排拗」,又直言若名單中沒有較多的中國醫學院,就會「政治不正確」。

    新加坡名單包 4 中國醫學院

    特首林鄭月娥今日公布,將向立法會提交修訂醫生註冊條例草案,引入更多非本地培訓醫生,並指目的是紓緩公營醫療系統醫生短缺。在歷年討論中,業界主要以「海外醫生」為討論對象,惟根據食物及衞生局今日晚上向立法會提交的文件,內文隻字未有提及「海外」,反而以「非本地培訓醫生」取代。

    根據文件,政府倡議成立委員會,訂立一份約有 100 間非本地醫學院的名單,符合條件的醫生可免除執業試要求。有關做法並非新鮮事,例如新加坡亦有類似做法。

    翻查新加坡醫藥理事會(Singapore Medical Council, SMC)網頁,現時新加坡認可的醫學院共有 100 間,其中美國的醫學院佔最多,共 30 間,其次是英國、澳洲及加拿大。在亞洲的醫學院中,中國大陸則包括北京大學、復旦大學、上海交通大學的醫學院,及清華大學(北京協和醫學院);香港則包括港大醫學院及中大醫學院。

    新加坡的認可醫學院名單並非一成不變,當局前年 4 月曾因本地醫科生人數增加,決定將認可院校數目由 158 間減至 100 間,其中中國大陸 4 間院校被移除,包括中山大學中山醫學院、浙江大學醫學部、四川大學醫學部,及武漢大學醫學部。

    新加坡須由資深醫生監督 2 至 4 年

    本港現時所有海外來港醫生,不論是否香港永久性居民,若希望註冊醫生,甚至在公院以外執業,就必須先要通過本地執業試。

    新加坡現時做與政府倡議的不盡相同,但申請到新加坡的醫生亦須有公立醫院或醫療機構聘請,便可在新加坡「有條件註冊」,並由資深醫生監督 2 至 4 年,如獲評為表現理想,則可考慮給予「正式註冊」資格,並可在新加坡任任醫療機構工作。

    5 中國醫學院國際排名 100 名內

    港府文件指出,認可醫學院的質素須與港大及中大醫學院相約。翻查泰晤士高等教育(THE) 2021 年世界大學醫學院排名,港大醫學院排第 28 位,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分別排第 29 及 32 位,另外復旦大學、浙江大學及上海交通大學分別排第 44 、81 及 96 位,中大醫學院則排第 49 位。

    至於根據全球高等教育研究機構QS(Quacquarelli Symonds)去年世界大學醫學院排名,港大及中大醫學院分別排名第 34 及 43 位,北京大學排第 50 位,復旦大學、上海交通大學排第 51-100 位。

    部份中國大陸及香港醫學院排名
      泰晤士高等教育(THE) QS(Quacquarelli Symonds)
    港大醫學院 28 34
    中大醫學院 49 43
    北京大學 29 50
    清華大學 32 101-150
    復旦大學 44 51-100
    浙江大學 81 101-150
    上海交通大學 96 51-100
    中山大學 101–125 101-150
    南京大學 151–175 201-250
    四川大學 176–200 251-300

    陳沛然:無中國醫學院會「政治不正確」

    醫學界立法會議員陳沛然直言,業界現時正專心抗疫,「包括我自己在內,我下午都番咗醫院。」形容政府在抗疫期間,提出修例「係一個政治嘅事情…我都有啲懊惱。」他又說,在他 2016 年擔任醫學界立法會議員起,已在梳理上一屆修訂《醫生註冊條例》未能通過的餘波,「雙方都有啲讓步」,但到 2019 年,政府仍再提出要修例,笑言「所以你問我收唔收到風,我會話佢年年都做一次。」

    他強調,業界並不是「推翻所有嘢」,「歷史當中,我哋都有通過一啲嘢」,但即使業界願意讓步,政府「都會做落去」,繼續修例。

    對於政府的「認可醫學院名單」似乎是參考「新加坡模式」,他認為名單中的 100 間「有排拗」,又直言若名單中沒有較多的中國醫學院,就會「政治不正確」,「新加坡名單只係包咗幾間(中國醫學院),即係新加坡政府排除咗 9 成中國院校。」他認為,若沒有一個考核,單以院校為本,「其實無得比較」,「以前執業試係考醫生,唔係名單制。」

    被問到委員會的成員組成,是否能反映業界「民意」,他起初指「我唔識講」,後來坦言「得我可以做到(反映民意),因為我上次投票,有七成選票。」

    去屆的醫學界立法會議員梁家騮,曾在議會「抗爭」,最終令當時的修訂《醫生註冊條例》「胎死腹中」,被問到會否也「抗爭」,陳沛然坦言現時議事規則「已經唔同咗」,而且「當年唔係得佢一個人,仲有人會幫佢。」他指,現時正收集業界意見,會「見步行步」。

    林志釉:中國醫生合格率偏低

    醫委會委員,病人組織代表林志釉指,客觀事實上,過去數年來香港參加執業試的醫生中,「國內(醫生合格率)係偏低。你話執業試合格率低,好多時都係國內註冊醫生拖低合格率。」

    林志釉認為,中國培訓不乏高水平醫生,但「問題係太參差,好高水平又有,好低水平又有」、「如果有個門檻,畀佢哋工作,進而有私人執業機會,都會擔心(醫療)水平會下降。」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