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慎

林慎

作家、旅歐犯罪學家,著有《警國論》。受訓於劍橋,穿梭英法中港作研究和專題演講。讀寫雖見礙,踏雪方留痕,沉思著書,也談生活文化萬象。目前正編寫續作。專頁:fb.com/sanlamofficial;電郵:[email protected]

2020/8/19 - 10:43

【犯罪學家的日常】拈著 — 正在閱讀

資料圖片,來源:Jason Wong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Jason Wong @ Unsplash

最近讀報,有書評談論拙作,立法會邵家臻議員亦撰文指正在閱讀。另一方面,由於新書《對序》一系列繁密的文章,白佔了《立場》博客榜一席位。原來在這人云亦云、隨便哀悼賜死的悲觀年代,還有些東西可以有機地舒展,滑到陌生人手中。至於讀者如何思判,如何變奏,倒不是作者所能隨便理會和觸碰的。當然,就算想碰亦不一定就碰得到。

原來上一次寫犯罪學家的日常已是去年的事情了。日常的我們,我們的日常,無不正經內憂與外患。至於變的方向是好是壞,在泥濘中來不及看穿,只要看到,便看不開。大時代下,憂國憂民,已經是平常人心態。有閒暇正在閱讀些甚麼,是一種另類享樂,暫時逃脫現實。就算幾乎沒有時間,不讀些甚麼,不充實些文化內涵,是無法繼續往前行的。

購買的紙張,閱讀的文理,會隨年月和感悟成為身體上的皺紋與血色,人不再是一副只會呼吸的虛浮肉身。

廣告

議員的「正閱讀」令我想起抽屜中的一篇文稿。料想他人可能早另有想法,跟讀者分享應該也不礙事了:

書架上,一時間找不到太多華語犯罪學世界的一家之言。

要回答正在讀甚麼,首先要解決「正在讀」是甚麼,便流順地落入語言哲學範疇。維根斯坦問,望君卧病在床,焉有不懂之理?專注喝水流淚,便不正在讀;假如他執書忘餐,說「我知道他正在讀」便無法經深邃思考。廣義上,這活動具時間延展性。只要開始讀一本書,何時再續,都「正在」讀。

正尚有正統不偏之意。公道、認受,正路也。套入香港日常口語習慣,「正」常解作美好的。「本書夠正」便是讚譽。因此,正在讀又可指廣泛事物之美好融會於閱讀之中。

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萬里亙古,盡在那一拈頁一著眼。

話說回來,遍尋不獲,或有所示。也許是時候根據維根斯坦學說,再續前著,開闢新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