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獄中書簡】良知經濟圈

2020/1/21 — 15:52

被視為支持抗爭運動的「黃店」,近日經常大排長龍。(資料圖片)

被視為支持抗爭運動的「黃店」,近日經常大排長龍。(資料圖片)

黃色經濟圈冒起,謗亦隨之。其中一種指摘是以政治立場滲入消費、加劇社會分化。但藍黃對立,並非西方左右翼或者台灣藍綠政治立場的差異,而是對「以謊言和暴力維持政權」的表態,是黑與白的良知抉擇。既是這樣,黃色經濟圈和早已存在的「良心消費」(ethical consumption)是一脈相承,只不過以往消費者透過杯葛破壞環境或損害生產者權益的產品,或者購買環保或公平貿易的產品去表達一種信念,現在卻把這種理念延伸至自由民主領域,是對暴政的日常抵抗。

受到良心消費運動的衝擊,生產和服務領域曾產生巨大的變化,投入黃色經濟圈的朋友亦可參考,首先是企業社會責任(CSR)的發展,傳統 CSR 是透過公司慈善捐款或組織員工做義工而進行,但較先進的 CSR 則要求公司在採購、生產和銷售過程都要注意環保、勞工權益和其他社會影響,那作為黃店應有甚麼社會責任?

第二是社會企業的出現。所謂社企,便是為了解決社會問題而成立的企業。傳統社企有三種:其一是專為弱勢手足提供就業機會;其二是直接為弱勢群體提供價廉的用品和服務;其三是公司將所有盈利捐作慈善用途。新型的社企還嘗試在生產或服務過程中傳達先進的理念,提升弱勢群體的自信,對抗歧視。香港會否出現完全為了推廣民主理念、支援抗爭者的就業、醫療、法律等需要的金黃色企業?

廣告

第三在投資方面,美國早年已有運動要求大學或大型慈善團體的固定基金(endowment fund)不能購買賭場、煙草或涉及南非(因其推行種族隔離政策)的股票。為了滿足投資者對社會責任的關注,亦有一些如「綠色基金」的投資組合出現。此外亦有「社會天使」和「社會創投資金」以低息貸款或入股方式支持社企的成立。更有些人推動股東行動(shareholder activism),購買某些企業的股票後,出席其股東大會發言挑戰公司的社會責任表現。

第四是通過「社會審核」來確定企業是否有履行社會責任。有些品牌會公佈他們的生產工廠名單讓公眾或專業審計機構進行查驗。亦有專門評核機構對宣稱有機產品公平貿易、可持續捕魚或伐木的公司進行評估,再以標籤向消費者公示。這涉及到香港黃店標籤的鑑定,如何避免魚目混珠或誤傷無辜。

廣告

沒有公義怎會有真正和諧

由於篇幅所限,本文無法再介紹「良知經濟圈」涉及的培訓和公共政策,而作為一種抗爭的手段,黃色經濟面臨的政治壓力,是以往涉及環保或勞工權利等議題的企業不能比較。更不一樣的是,只要香港實行民主,這種以消費抗議暴政的黃色經濟圈相信亦會隨之消散。

台北的紫藤廬曾經是黨外人士聚集之地,今天不分藍綠大家都在那裏喝茶賞畫。台灣在大選期間的確鬧哄哄,但經歷幾次政黨輪替後,大家都學懂尊重選舉結果而在日常生活中與政治保持一點區隔。誰都想「人樂太平無事日,鶯花無限日高眠」。特區政府天天賣廣告叫人們珍惜香港、回復平靜。但沒有公義,又怎會有真正的和諧,不分藍黃呢?

2020 年 1 月 12 日
陳健民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