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理良社區圈】抗爭理智與元認知

2020/1/1 — 9:45

資料圖片,來源:TeroVesalainen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TeroVesalainen @Pixabay

筆者在剛發表的一篇文章,〈無法無天、獨立思考與應對警暴〉,略談到應對警暴的問題,除了提到一個具體例子外,其實主要是想提醒某些手足要對抗暴多一點理性反思,作更好的準備。有一位朋友給我回應,提到其與一位有參與示威的年青人溝通過,而後者表示:其「身邊有去示威的朋友被捕後驚惶失惜,陷入絕望情緒,是因為他們從來只會想到成功,從來沒有想過會[被]警察拉」,而我朋友的理解是:他們「是過份樂觀,不習慣思考後果,再加上被憤怒情緒支配行動思想。要令他們能冷靜思考,可能先要叫他們遠離源源不斷的會觸發仇恨、恐懼、憤怒的網络訊息。」

回應上述情況,我想簡單談談「元認知」(又稱「後設認知」;metacognition)的問題。元認知是「對認知的認知」(或「對思考的思考」),是學習批判思考極重要的一環,因為,批判思考是有法度的思考(否則客觀批判從何談起?),而我們的實際思考往往偏離批判法度,所以,為了改進(應該是一生的過程),我們便需要知道當中是如何偏離,從而想想應對方法。例如,可能某人很容易犯「以偏概全」的謬誤(如很容易因某一類人的其中一員有某些素質,便認為所有這類人皆如此,如說:「原來冰島人很自大,我今天遇到一個」),那麼他便需要觀察一下自己的思考過程,了解為何會常犯如此明顯的思維謬誤,而原因是多樣的:天生歸納直覺有缺陷、從來沒有反思以偏概全的問題、容易受情緒影響判斷、想以特別言說在群體中特出自己、懶於作嚴謹思考,等等 — 了解病因,對症下藥:如發現原來主因是情緒因素,那麼便要學習管控或紓緩情緒的方法了,待情緒平穩後再作判斷。

假如首段提到的情況真實,那麼就可以聯繫到元認知的自我反思過程了(當然無排斥聽取別人對自己的觀察意見):為何我「從來只會想到成功,從來沒有想過會[被]警察拉」?為何我「過份樂觀,不習慣思考後果」?我是否「被憤怒情緒支配行動思想」?要令自己能冷靜思考,我是否需要(暫時)「遠離源源不斷的會觸發仇恨、恐懼、憤怒的網络訊息」?……

廣告

元認知的反思和改錯是一個複雜困難但很有價值的過程(例如在現今「網络訊息上癮」的時代,要放下手機也不容易呢,可是一旦做到,自有一番體會),是一場有贏有輸的漫長比賽,不過若是足夠努力,應該總體上是贏多輸少的 — 而逐漸趨近(但只是趨近)那「真理的冠軍寶座」。

 

廣告

參考資料:
〈【理良社區圈】談談矛盾〉
Critical Thinking Web(可在網站內搜尋 “metacognitio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