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生死學堂.周燕雯 2】不需抹走淚水

2020/10/7 — 16:18

《大銀》製圖

《大銀》製圖

【文:陳曉蕾】

現場有一位參加者舉手:「我有一件事,一直放在心裡。」

「阿嫲從小照顧我長大,關係很親密。但有次我去旅行,她突然過身,我馬上坐飛機回來,整個過程我在飛機上都不敢哭,回到香港也不敢哭,直到見到阿爸就忍不住了。可是阿爸說:『你大個女喇,我唔知道應唔應該同你有身體接觸。』就走開了。我心底是非常想抱著阿爸大哭,但他走開,我就一個人站著。看著所有親戚,我覺得很孤獨。當晚大家安排後事,我知道最快也要一個星期後才舉行喪禮,那刻覺得在香港很孤獨,就再買機票,去我原本要去的地方,但家人以為我掛住去旅行……」她忍不住哭了:「我當時沒有解釋……之後我一直沒有哭,也沒有提……可是以後每一次去旅行,要告訴家人都好難開口。我知道嫲嫲會明白我……這件事屈得好辛苦,唔好意思……」

廣告

周燕雯馬上說:「今天若誰有情緒,千萬不需要道歉。」

這是謝建泉醫生主持的生死學堂,請來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周燕雯出任講者。

廣告

謝建泉安慰這哭泣的參加者:「我想說,我也是爸爸,有一子一女,兒子不給我攬的,女兒會讓我,但我兩個都會抱著。因為父母抱著,就不用再多說話,所有感情都表達了,千言萬語都在擁抱中。你阿爸表達很清楚,這是他的性格,但阿嫲會知道。她多久之前過身?」

「十四年前。」參加者一說完,謝建泉很感慨:「十四年!大家明白嗎?這樣壓在心中。」

「每次家庭聚會,我都會驚。」參加者抺掉眼淚說。

周燕雯回應:「首先我想說:你剛才的分享真是由心裡說出來的,我見到很多人有回應,都拿著紙巾抹眼淚,相信是有共鳴的。然後我想分幾點解釋:

「第一件事:阿嫲剛好在你去旅行時離世。老人家有時會用平時的性格和做法,決定最後如何離世,例如有些在過時過節,一定要全家齊齊整整回來的,有一個不回來都會生氣,過身時,通常都等齊人才呼出最後一口氣。但有些老人家呢,我爸爸也是這種,很怕麻煩別人,疼後輩不忍大家辛苦,可能就會忍耐,等到你去了旅行,或者離開了去吃飯、去洗手間時離開,原因是不想在你面前離開,你會很傷心。你想一想,只要那時是她最舒服的方法離開,時間不是我們決定的。可能你那次沒去旅行,她也會等到你下次去旅行時才走,這不代表她不愛你,這可能是阿嫲的心願。」

「第二件事:坐飛機時沒有眼淚。這是人類的本能,想想平時切到手、撞到頭,即時是沒感覺,但之後就會痛,因為如果受傷的一刻馬上好痛,那就無法保護自己逃走,很痛很痛,於是留在那環境裡,可能會很危險。所以人類的感受會延遲發生,讓你有能力離開這危險的環境。

嫲嫲過身是一個創傷,你要保護自己能夠回家,不會搭錯飛機、在機上做錯事,所以會麻木。在座的朋友可能都會有同感,親人過身最初是沒有感覺的,我見過有一個當時要考會考的學生,爸爸走了,一滴眼淚都沒有,直到考完最後一科馬上哭崩。這是自我保護的能力,不要怪自己。」

「再談爸爸。嫲嫲其實是你爸爸的媽媽,你猜當你傷心時,爸爸傷心嗎?其實兩個都很混亂,當時大家都不知道該怎樣表達。爸爸是男人,阿媽死了,他的痛不比你少,但作為長子,要辦好多事情,要很理智地撑住。請不要太在意他的反應,因為他的反應,可能自己也不懂。

我希望你原諒自己,也原諒爸爸,其實他說那句話的真正意思是:『我也想用身體接觸去安慰你。』這一句話,你就當他已經攬住你。」

現場一片安靜,周燕雯慢慢地教大家,如何安慰喪親的人:「我想教大家,無聲勝有聲。」

「喪親的人當時是很混亂的,你說甚麼他都聽不到的。我們訪問喪親的人,最記得別人的幫助是甚麼?原來都是一些感覺,例如拍膊頭、扶一扶、給一杯水、拿一張櫈……這些讓他們有安全感。心理學有說當人遇到很大的難關,能力會降低,包括語言能力、理解能力等,都像小孩一樣。所以關懷喪親者,一些感性上的事、實務上的事,會最幫到手,他們可能特別容易覺得凍,給一張披肩就行了。」

她轉過頭,對著那眼紅紅的參加者:「最後你選擇繼續去旅行,因為覺得好孤獨,這也是一個方法。我大膽推測,可能你留下來會崩潰,哭得太厲害,連自己也沒法接受。其實你心裡怎樣想,過身的人會知道。

如果你想改變,可以試試今天寫下你的感受,或者錄下一些說話,先給弟妹看看,讓多一些家人理解你的掙扎,這也可能是機會澄清大家的誤會。可能你爸爸到現在都後悔,為甚麼當天沒有攬你。給你一個貼士:中國人有說『有啲咩留番拜山講』,嗱,你下次和家人拜山的時候,就說回這十多年前的事,這不只是你的心結,可能你也在幫全家人一起解決這個心結。」

周燕雯最後說了一個眼淚的故事:八十年代美國研究淚水,找了一大班人,看一些很傷感的電影片段,讓他們回想很傷痛的回憶,大家都哭了,研究人員用試管裝著這些「傷心的淚水」。另一班人就看笑片,笑到流眼淚,研究人員再把這「笑的淚水」放入試管。然後研究人員拿洋蔥,切切切切切,這是「刺激的淚水」。

這三種淚水,成份竟然是不同的。原來傷心的眼淚有蛋白質,來自壓力的荷爾蒙。當人傷心,身體會多了一些壓力荷爾蒙,哭是讓壓力荷爾蒙排走,令身心達到平衡。

「通常你很大壓力,哭完會很累,會去睡,醒了卻覺得事情沒想像中複雜,輕鬆了。所以我時常教同事:下一次見到人喊呢,記住對方正在『排毒』,如果送上紙巾,等於叫停他。」她說:「其實他選擇在你面前哭,是信任你,覺得你能夠包容。」

 

大銀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