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生死學堂.周燕雯 3】如何安慰喪親者

2020/10/8 — 18:41

《大銀》製圖

《大銀》製圖

【文:陳曉蕾】

死亡來臨,人們措手不及。RIP、節哀順變……說來說去,都是這些陳腔濫調,不說話像沒同情心,講多兩句又怕失言。

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周燕雯,教大家如何安慰喪親者:「行動比文字重要,如果有朋友親人過身,不要發 WhatsApp 了,直接問:『方便我來探你嗎?』對方通常都說不用,可以回答:『不要緊,我只是剛好經過。』然後帶點自己煮的食物、湯水、粥等較容易入口的。喪親者往往會忘記吃東西,人們外賣帶來的,沒有胃口吃,但你自己煮的,勉為其難都會吃幾口。這碗湯,會幫到身體。」

廣告

「接著坐下,聽對方說話。有些人以為人走了,千萬不要提,不要觸及『要害』,可是很多喪親者告訴我:『人已經死了,竟然個個都唔記得,無人再提。』心裡更難過。

對方如果一開口便提起死者,你就更加可以談,千萬不要提死時的事,而是生前、健康之時。談一些你記得死者的好事,一些只有你知,喪親者不知道的。例如你是那兒子的老師,可以告訴媽媽,兒子以前在學校時如何如何,有甚麼叻,甚麼開心的回憶,這能夠安慰媽媽。又像護士也可以告訴喪親者:『之前那晚他睡得好好,睡前還讚子女孝順,不枉此生。』當然這些事不能作假,要真實的。

廣告

有時我們會一群人去探喪親者,結果大家不知道說甚麼,於是聊天,彷彿借了對方的家開會,喪親者坐著,不知道做甚麼。記得喪親者一定是中心。最好兩個人上去。大家也可以分工,負責做『星期一朋友』、『星期二朋友』、『星期三朋友』……與喪親者常常見面也尷尬,一週見一次,會有新的想法。每位朋友每週談一次,就在重重複複中,開始舒懷。」

可是,如果沒那麼相熟,只能在面書寫幾句?再者面書不時有些惡意留言,令喪親者更加難過……

「我會告訴喪親者:朋友所講的都是善意,但是否適用?這就要自己選擇。正如超市有很多種香腸,最後買哪種回家煮,是你的決定。所有意見就像架上的貨物,最後放進籃內,是自己的選擇。

我現在說的,也是我的個人意見,『唔啱聽』的丟掉吧,不用緊張。」周燕雯輕輕回應。

但有一句常說的話,她是不建議的:「節哀順變」。

「有喪親者告訴我:『節哀』即是『慳啲』哀傷,叫我『慳啲呀』!我們提倡的是『接哀順變』,即是接受哀傷,要喊便喊,因為是『排毒』。這是較新的『雙軌理論』:以前哀傷是處理情緒,現在還重視生活改變,需要適應。」

周燕雯舉例:一位爸爸,太太過身了,年幼的女兒說:「阿爸,以前阿媽幫我綁辮子,請你幫我。」可是男人手不巧,一扯頭髮女兒很痛,大哭:「為甚麼無咗媽媽!」爸爸的心也刺痛。綁辮子是生活技巧,爸爸是要學的。

她說:「我們要讓喪親者有時間接受自己的哀傷和情緒,亦要有機會學習如何『順變』去面對生活上挑戰。

那到底「可以」哀傷多久?尤其香港生活節奏急促,大家似乎期望喪禮過後,就要「好番」,一切如常。

「甚麼是『好番』?不再哭?可以上班?有胃口?能睡覺?」周燕雯反問,她坦言這些定義都有爭議,而外國的研究有一個簡單的計法:如果半年後可以處理到日常的事,會哭,但哭完可以上班,這是一般人的情況。

但如果半年後仍然是哭泣的時間比安靜的時間長,起來不想見人,一閉上眼睛就會想起死者,這樣的傷心會長達一年,甚至兩年仍然跳不出來。

周燕雯仔細地解釋:美國的心理學手冊寫的哀傷期是一年,而在週年,即是死忌,哀傷突然會飆升。在香港,大約死忌前兩個月便會有情緒,因為預先已經害怕,在第十個月、第二十二個月,都會有情緒起伏。

母親節、情人節、新年、冬至、中秋……有人連鬼節也會傷感,因為想親人回來。還有,丈夫很喜歡足球,過身的那年正好是世界盃,太太每四年都會有情緒。有小朋友年輕時父母過身,凡是學校畢業禮都會大哭:「爸爸看不到我中學畢業、大學畢業,也不會見到我結婚、做工……

這傷感是一世的,不過也是短暫的,有空間宣洩就可以。然而當傷感不能自拔,即是不開心的時間多過開心,那就要找幫手 — 喪親者八成半是自己「搞得掂」,約有一成半要找專家幫忙。

 

大銀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