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生死學堂.周燕雯 4】朋友自殺了

2020/10/9 — 21:24

《大銀》製圖

《大銀》製圖

【文:陳曉蕾】

「我有一個好朋友,由中學同學一直到後來成為同行,自殺了。

那晚她揚言要死,我跟她的家人周圍找,第二天,找到了……我有份去殮房認屍。離開殮房後兩小時,我就上班,彷彿忘記了所有的事,無事一樣過了很多年。但每一年到了她離開的月份,我就會數日子。她火化後,家人撒灰的地方原來是官地,後來被政府收回,連憑弔的機會也沒有。

廣告

最難過是另一位好朋友,當我每次提起沒法踏足出事的地方 — 是的,足足十年我都不能去,那朋友就說:『忘記過去!人生咁多包袱,你攰唔攰?!』我就決定不再對這朋友提起。

然而我解決不到情緒,怎去懷念她呢?她非常優秀的,但不幸在很抑鬱的時候作出這樣的選擇……我很少為她哭,我哭不出來。」

廣告

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周燕雯解釋喪親的種種傷痛,現場參加者都非常留心,紛紛分享自己的經驗。

「謝謝這深情的分享。」周燕雯說:「首先出事了,朋友的傷痛不一定不及家人。我們研究發現只要有密切的接觸,反應大是不出奇的,可能不只是兩人的關係,而是投射了一些自己的期望,所以千萬不要比較。可能寵物走了,主人也像喪親者一樣難過,不要有價值判斷。

第二件事:自殺死亡是獨特的,有別於病死、撞車死、被人殺死……因為自殺是死者決定甚麼時候。其他死亡都是無法控制。對方選擇離開,你會很矛盾,一方面內疚:『點解我唔知?』骨子裡可能會生氣:『點解唔信我?點解唔搵我幫手?點解你唔同我傾?』

這種矛盾令自殺喪親者的感覺很複雜,連帶遇到其他朋友,都會難過:『點解會咁嘅?』這一句問題很順口,但其實就是質疑你沒做好?就算本來不感到內疚,問了就會開始內疚和生氣:『你覺得我能解釋就不會發生?你叫她回來吖,叫她告訴你吖!』

突然的死亡是創傷,創傷加上喪親,非常辛苦。你剛才說每逢到那段時間走近那地方,心裡就不舒服,這不是喪親的反應,而是創傷的反應。舉例曾經走過這地方有磚頭跌下來,再經過時就會停一停、望一望,甚至繞路走,這是創傷的反應。

光顧一間餐廳後拉肚子,大家都不會再去。不要覺得自己有問題,這是保護自己的機制。如果避開的地方影響到生活,就要處理。有一位喪親者因為家人在醫院過身,不肯再去醫院,我們就要用行為治療法,慢慢幫他減壓,讓他可以面對。如果那地方不是必要經過,那就不需要去,不要讓自己有任何壓力。」

 

大銀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