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生死學堂.周燕雯 6】當愛裡有恨

2020/10/11 — 17:24

《大銀》製圖

《大銀》製圖

【文:陳曉蕾】

「喪親為甚麼會傷痛?因為你愛那個人。」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周燕雯教大家可以有「回憶錢罌」,預先儲起和家人開心的回憶。

馬上有參加者舉手:「如果家人之間是愛恨交纏的,可能有些仇恨,可能是性侵、賭錢等等,可能你一輩子都等對方說對不起,但他離開,不會說了,那你怎去儲那『回憶錢罌』?」

廣告

「愛恨交纏的哀傷是複雜的。」周燕雯很認真地回應:「有一成半的喪親人士需要專業人士協助面對哀傷,當中應該有三份二都是這種。如果你真的恨多過愛,那不會感到傷感,可以繼續生活。但如果你仍然掙扎,仍然掛念?那我相信你的愛是大於你的恨,那就要處理。

每一個人都有很多面,性侵犯或者賭博的人,越來越多研究顯示是腦分泌問題令其不能自拔,可能要原諒他也不是自願的。當他關心你,愛你的那部份,也是真實的,沒有人可以拿走。你要記住他對你的傷害,還是對你的關心,完全是你的選擇。我會簡單地想,為甚麼要選擇會令自己痛苦的事?」

廣告

在場的資深紓緩治療護師廖進芳,提起昔日在病房的一位年輕臨終病人,想見妹妹,可是妹妹不肯來看他,只肯打電話。那病人聽完妹妹的電話就把病床旁的儀器踢開,很激動,慢慢才平靜下來。

「我們後來估計妹妹可能在電話說原諒,也說了再見,這對哥哥是很重要的禮物。」廖進芳說一些病人,臨終亦無法修好與家人的關係,然而並不一定要勉強「復和」:「很久以前我與神父去見一位病人,她說沒法原諒丈夫,神父沒有說甚麼,在祈禱時,他求天主接受她不能原諒。我做了幾十年基督徒,甚麼都要原諒,但神父可以開口求天主接受這病人不能原諒,對我是難以相信的。我開始開竅,原來上帝不如我們想像的狹窄。」

周燕雯聽了不禁說:「寬恕的『恕』字,是『如』『心』,寬恕不是寬恕他人,其實是放過自己,等自己如心。

如果選擇憤怒,『怒』字是『奴隸』『心』,你不停去嬲一個人,其實在做情緒的奴隸。如果你寬恕人,就讓自己可以如心生活。

這是個人的選擇,如果你選擇生氣,也無問題的,只是多一個角度想:寬恕是為了誰?」

 

大銀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