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生涯規劃

2020/8/16 — 12:00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Mong】

這是一個下著微雨的夜。當晚,一個有心的應屆文憑試畢業生,私下找我交流生涯規劃的問題。

他自知成績不佳,放榜那天看到成績表,沒有半點眼淚。他真正嚎哭,是抵著口罩,汗流浹背地回到家中翻開升學雜誌的時候。

廣告

他脫下口罩,在神檯旁的飯桌坐了下來,慢慢翻開學友社和明報厚厚的升學冊,不單發現當下的自己和八大沾不上關係,他甚至達不到副學士和高級文憑的成績門檻。少年本來一片空白的腦袋,變得烏雲蓋頂,愁雲密佈。男兒淚就這樣不知不覺流淌著,教人可憐。他不敢看電視,也不敢看手機的社交網絡,生怕鋪天蓋地的放榜消息令他更煩厭。

其實他早就知道,自己一直慵懶的性格,難以帶領他在中學畢業後,直通大學;只是他沒有想過,自己連副學位的入場門票都欠奉。畢竟,師長們在考生赴考前,總是對他們有點期許:平常只有二級根底的,希望他會在 Study leave 奮發圖強,拿下三級,甚至四級;更甚者,師長邀請副學士和高級文憑的過來人來校分享,但甚少邀請基礎文憑的畢業生或負責人,到學校禮堂振振有詞分享:

廣告

「唸完基礎文憑,等同五科二;可升讀高級文憑和副學士;副學位成績好的話,更可以升上大學呢!」

此鍥而不捨的態度,教人動容。然而,香港人急功近利,大多不會相信此套說法。他們只信奉直通大學,或一兩年副學位生涯後入讀大學的價值觀。平常香港人,用五分鐘等待巴士也會煩燥不安,更何況正在規劃生涯的年輕人 — 遑論為萬千學子焦急的師長,他們更是熱鍋上的螞蟻。

縱使如此,今天只考得幾分的學生,才會醒覺,原來自己要由低讀起。你看著班房裡前途一片光明的同學,好讓他人的光芒,帶給自己點點的溫暖。

你心底裡不經不覺地羨慕同窗。坐你後面的阿 Ken 進了港大文學院,隔壁班的Hill進了科大;而同班的好友,也有五科合格能報讀理大的 HKCC。技術上,你落後於他們,因此不得不報讀基礎文憑,好讓自己拾級而上,重新開始。

然而,他們不知道,放榜的最大收穫,是讓年輕人能清楚自己的選擇。年輕人要做的,就是走出校門脫下校服,轉為負上對自己的責任。即使你今天是試場的大輸家,成績慘不忍睹,年輕人還是要好好愛惜自己,一邊拭著淚水,一邊為自己未來做選擇。你會在當中學懂為自己作選擇,也漸漸調較出自己人生的韻律。旁人過著節奏快的人生,你可以選擇過著逐級登階,一步一步達到目標的人生。

倘若今天的年輕人自暴自棄,他日定必失去拾級而上的機會。如果年輕人重新振作起來,緊握十八年華,每天抽調十五至三十分鐘學學英語,甚至每週溫習課堂所學,過了兩三個夏天,當日失意的年輕人,他日定必大有可為。

誠然,對香港的年輕人而言,生涯規劃從來不是樁易事。他們自小被培養成為考試機器,學校頓成名利場,試場頓變競技場。然而,人生真正的選擇,在公開試塵埃落定後才真正開始。最後當你歷盡一切,穩步上揚之時,你才會慢慢發覺一切得來不枉。那時候,當日失意的年輕人已經嶄露頭角。也許,你已入讀大學,縱使比同級大學生年紀大了一點點,但成熟氣質令你更沉實穩重;又或許,你在校外的花花世界,工作屢獲認同,可能是有情調的咖啡師,又有可能是浪漫的設計界明日之星。後輩放榜之日,你回到母校,看著莘莘學子又來又往。他們現在在走的路,正是你當天的路。一位後輩拿著公開試成績單,向你請教。你沒有拒絕,然後從容地跟後輩說:「別怕,我相信你。」

(作者簡介:九十後學生,對文藝事物有深厚興趣。喜歡看歷史、電影,觀察世界和生活的幽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