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用三十年加五天勞工假

2020/11/24 — 13:57

建築工人(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建築工人(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文:余德寶(油尖旺區議會副主席)、尼奧(時事評論員)】

在上月《施政報告》宣佈延期前,有消息表示政府將公佈勞工假和銀行假看齊的具體建議,稱由明年起,逐步自 12 天增加至 17 天,期望在 2030 年完成,預料超過 100 萬勞工受惠。然而,作為全球最富裕經濟體之一,勞工保障落後世界,權利匱乏,勞資關係長期資方獨大,毫無寸進。政府不但未有做好殖民地年代的球證平衡勞資的角色,更制度性地與商界合作剝削工人,可謂不知羞恥。

追本溯源,銀行假和勞工假屬歷史遺留問題,前者最後一次修訂乃 1967 年的《假期條例》,後者則在 1999 年增至 12 日沿用至今。二十年來,歷四任特首,大家由撥號上網到 5G,自「大哥大」到智能手機,毫無改革,一班基層工友仍為二等公民,喪失應有權利。而支持假期看齊,相信早已是社會共識,前後用三十年加五天假期,任何人均會認為貽笑大方,說到底,人生又有幾多個十年?政府講了多年的以人為本純屬託辭,口說支持平權,實質支持剝削,究其原因,還不是因為「何不食肉糜」的高官有商業模式思維,萬事以錢為本、衡工量值,加上有商界同流合污,形成天然同盟,龜縮在勞顧會制度下不負責任。

廣告

勞顧會商界代表之一的郭振華認為在疫情下經濟低迷,假期看齊增加經營成本,難以找到替工,需要「越長越好」的適應期,另一代表施榮懷認為必須有理由去說服商會增至 17 天。一如既往,商界代表在勞顧會上扮演爛頭蟀,以「公我贏、字你輸」的方法來演繹何謂一毛不拔。當經濟好時,商界認為勞動力不足不可增加;經濟差時就成本高,總之多一分一毫也不能接受。事實上,勞工處曾作研究,得出增加一日假期,僱員成本會多出百分之零點三七,即五天假期只多出不足百分之二,每年成本不足四億,絕非不能負擔。國際均不乏證據證明長工時與高生產力不成正比,國際勞工組織表示,長工時會令每小時生產力下降,日本微軟亦發現四天工作周的生產力較去年同期增加四成,但在真金白銀面前,社會責任和企業形象當然是要拋諸腦後。

政府完全掌權竟推不了政策

廣告

而觀及政治可能性,更顯得今次討論是場浪費工友光陰的鬧劇。現時立法會由建制派掌握,由政府提出的議案,他們自然會乖乖投下贊成票。一直以來用作擋箭牌的勞顧會,本身不是法定組織,只是諮詢作用,成員均為親政府工會和商界人士,要達成「共識」易如反掌。上述的構成代表甚麼呢?親建制勞方代表要求的三年過渡方案,也屬過於保守,一刀切睇齊,不設過渡期和其他方案的可行性沒有半點分別。十年前的最低工資立法,最終亦是直接呈上立法會,難道今日的環境,會比當年的曾蔭權艱難嗎?

今天的我打倒昨日的我,羅致光三年前斬釘截鐵拒絕看齊,對政策玩泥沙、朝令夕改的態度,形成一個「球證、旁證、足協、足總、足委,全部都係我嘅人」卻一直毫無寸進的公共行政奇觀。即使成功立法,基層工友仍要等多十年才能平權,可悲可嘆。已故中央政策組顧問顧汝德曾提及「官商共治」乃本港社會不公義的根源,歷任特首都將商業模式引入公共行政,不願改善社福政策,他的研判固然屬實,而觀及林鄭各方面的政策,也將定必和今次一樣,每下愈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