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用心的傳媒工作者

2020/3/13 — 14:56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今天早上又有人拉隊到香港電台門外示威了,這幾年,香港電台成為了「投訴」的風眼,但昨日廣播處長梁家榮發信給員工,引述數字指《頭條新聞》的讚賞數目遠大於投訴數目。

公開信亦披露了港台電視節目的點擊率,其中,我有份主持的《鏗鏘說》登上了十大最高點擊率排名榜。編導把資料以短訊發給我,除了《鏗鏘說》,還有《五夜講場》,這個節目我在上一季也曾經擔任嘉賓,監製是有心人。榜首的《鏗鏘集》仝人我都認識,也是優秀的新聞工作者。

相較文字和聲音,電視製作資金投入龐大,人手需求殷切,非常講求團隊合作,台前幕後,只欠一環,都會壞了大事。

廣告

收到這個短訊的時候,我正趕往九龍灣的 ViuTV 錄影廠。它們因應疫情,在原定播放娛樂新聞的時段,推出了半小時的節目《今日疫情》。幕後工作人員幾天前找我,完全是 cold call,她說:「想找妳講一講十七年前沙士的採訪經驗」。同場也邀請了《立場新聞》的記者陳朗昇一起。我很熟悉昇哥,大家在反修例現場經常碰面,甚至在烽火之中有一些歷劫重生的共同經歷,當然好。

到達化粧間,已看到兩位主持化好妝在一旁聊得興起。我曾參與很多類似的清談節目,有電視的電台的,很快我就會感應到團隊的工作氣氛如何。化好妝後,主持、幕後工作人員和我一起圍了小圈,拿着我帶來的舊報紙剪報,回憶起舊日沙士的採訪點滴,討論氣氛誠懇。

廣告

主持強尼(許博文)和 Dennis(虞逸峯),靚靚仔仔,醒醒目目。他們說,17 年前沙士時,不是剛入行就是還在讀書,年代久遠,他們問了我很多問題,那時候有甚麼難忘,市民的心理是怎樣,對醫護人員的態度,對防疫隔離的措施如何回應。我看到他們的腦袋在轉,在思考,我心裡想:「很好,很認真,他們真是會嘗試理解。」我們談得興起,更多幕後同事圍起來,你一言我一語搭訕,回憶起香港舊事,檢討今日得失。

須知道,傳統電子傳媒容易出現「分工割裂」的問題,好處是流水作業具效率,壞處是搜集資料的人負責寫稿,拍攝的哥哥們只負責操作機器計算時間,主持人只負責按稿子問問題,我曾經有一些不太好的經驗,覺得做清談節目不像跟真人對話,大家像跟據劇本「演好一場對話」。聰明的觀眾如果細心留意,可以看到主持跟嘉賓問非所答。

我們在化妝間對談了一會,幕後同事已預備好把舊剪報拍攝了,甚快手,然後入廠試對答一次好掌握屆時直播的流程,大家夾一夾那種你來我往的默契,很快幕後工作人員倒數了:「還有兩分鐘就 on air!」很刺激呢,我懷念直播的日子,那是預錄節目沒有的活力。到了最後兩分鐘,幕後工作人員還在核對當日最新疫情數字,力求準確。

我是第一次出席 ViuTV 的節目,看得出,商業營運的強處,有效率、畫質好,三部攝錄機同步拍攝,加上一部吊臂,畫面靈活變動而有生氣,但同時亦看到一班有心的製作團隊的身影。訪問談的內容,沒有禁區,我談到沙士時,民間如何向政府施壓才成就公開疫廈名單,完全沒問題。到最後一刻,昇哥補一句:「新聞自由很重要!」談的東西,都是我們由衷想說的話。

最難得的是,團隊中部份成員,特別是主持人,都是娛樂新聞出身,強尼和 Dennis 跟我說笑:「我們三個也曾經是荃灣海盛路的舊同事。」我以前是有線新聞記者,他們兩人也在該公司的娛樂新聞工作過,但回看兩人背景,Dennis 在美國留學回港,強尼更是工程師,在球評界經驗豐富。

能在短時間製作一個直播的時事性節目,訪問這麼多醫療專業人士,看得到他們下了苦功,而我亦在整個訪問中感受到製作團隊不只是「做起一件事」,而是「做好一件事」。在疫情未見紓緩的情況下,這團隊已經不停製作了廿多集,終於找到我們記者這個題材。

今時今日,支持有心的傳媒,是每一個香港公民應有的責任,覺得好的,請讚賞,覺得做得不足,請指點。默默耕耘的傳媒人身影,未必是觀眾在幕前可以輕易看到。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