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由八格廁紙說起…

2018/11/19 — 15:59

荔枝角收押所(資料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荔枝角收押所(資料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文:香港社區組織協會民權教育中心】

試想一想:若每天只有八格廁紙,你會如何使用?原來懲教署規定,每名男性還押人士每三個星期獲發一圈廁紙,以每圈共約 168 格計算,平均每日只能用八格廁紙,包括如廁、抹鼻涕……署方表示,若還押人士有額外需要,可向署方「申請」並按「需要」提供。當局嚴格按照政府「量入為主」、「審用公帑」的理財哲學,實為「港人之福」。近日死因庭就於警署拘留期間身亡人士一案召開死因研訊,就警署拘留期間提出多項改善建議。在懲教院所還押的人數甚多,還押期間更長,涉及人權問題眾多,同樣值得社會關注。

被還押近兩年的阿遠

廣告

阿遠於 2016 年 7 月因涉嫌犯罪,先後被還押於荔枝角收押所、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及赤柱監獄,深諳各懲教院所收押還押犯人的安排不盡相同。阿遠最後因證據不足而無罪釋放,但足足在荔枝角收押所被收押逾一年半。他曾還押於俗稱「大倉」的活動室;三、四十名還押人士要在不足一千平方呎的空間共同生活,最大問題是容易互相感染傳染病,例如:感冒。因此,收押所的所員不時需準備「三寶」藥物,治療鼻水、鼻塞及喉嚨痛。他表示活動室的所員儲物櫃並不乾淨,不時有蟑螂出沒。他亦曾被關押於只能容納二人的囚室,甚至三人一同還押只有九平方米的囚室中。細囚室活動空間較小,廁所亦有臭味,有時候囚室沖廁壊了,要等候懲教署人員沖廁,導致囚室臭味問題更為嚴重。床舖方面,阿遠亦表示清潔程度一般,懲教署沒有特定時間更換毛氈,只有特定時間更換床單,惟毛氈看上去甚不乾淨又不保暖,冬天更要蓋五、六張才足以。

衣物方面,由於他平日不多運動,因此認為每星期可更換兩次外衣已足夠;在內衣褲方面,雖然每天可更換其他內衣褲,惟須與別人共用他人曾穿著的衣物,感覺不好。他最不滿是運動期間沒有特定的運動鞋,所有還押人士需須穿著其他人曾穿著的運動鞋,期間更不獲發襪子,非常不衛生。阿遠更表示,他的腳部更因此而染上灰甲,認為署方安排失當。另方面,在拖鞋安排方面,雖然他可長時期穿著同一雙獲發的拖鞋,惟拖鞋屬曾有人使用的舊鞋,因此曾聽聞有囚友被感染「香港腳」。

廣告

此外,清潔身體的安排亦欠善。他投訴署方沒有向在囚人士提供洗髮水,囚犯只能用肥皂洗頭髮,有錢的囚犯便可請親友存入洗髮水,因此認為署方有責任提供洗髮水予囚犯使用。再者,雖然署方有提供公用的電動剃鬚刨,惟感覺亦不太乾淨。

最不合理的是,阿遠表示署方每三星期才向每名囚犯供應一圈廁紙,導致廁紙經常不敷應用,很多時間第一個星期已耗盡廁紙,需要使用清潔用之手套、甚或用信紙潔淨身體!他認為此安排極不合理,更投訴在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每天更只向每名還押人士發放僅七至八格廁紙,根本不足以如廁一次時使用。

每日平均 1,700 人還押懲教院所情況待關注

阿遠的不滿絕非個別事件。懲教統計資料顯示,2017 年本港平均每日共有 8,500 多名在囚人士,當中 1,700 多名為未判罪或已判罪但等候判刑的還押人士。社會一直較少關注還押或服刑在囚人士的情況。有論者甚或反唇相譏: 坐牢不是渡假,收押所又不是渡假營,何解諸般要求?事實上,在囚人士已被限制人身自由,基本人權不應被剝奪。聯合國早於上世紀五十年代已訂立《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標準規則》(2015 年修訂,又稱《曼德拉規則》),要求各國嚴格遵守完善監獄制度。莫論是未判刑的還押人士,乃至已判刑的服刑人士,其待遇均應符合人權標準;當中尤其是還押人士,由於其仍未被法院判定是否觸犯罪行、或未被判定其判罰刑期,處遇應如同沒有犯罪人士般看待。

為此,本會日前發佈《本港收納還押囚犯懲教院所狀況調查報告》,訪問二十多位曾於荔枝角收押所的還押人士,並從保障還押人士的人權角度,發現收押院所在囚室環境、衣物被鋪、個人衛生、食物等安排均未符合人權標準。報告公佈翌日,懲教署便「巧合」地安排傳媒參觀荔枝角收押所,介紹本年冬天將改用新棉被毛氈,並為收押所情況解話。懲教署能主動回應社會關注,態度固然值得肯定,惟署方的解釋恰好說明各種投訴並非謠傳,安排亟待改善。

舊毛氈不保暖且不潔淨 收押所衛生欠善

根據本會調查,受訪還押人士普遍投訴收押所毛氈不保暖,夏天潮濕時感到有塵蟎或霉味,冬天時亦不夠保暖,甚至須使用五、六張舊式毛氈的情況。署方公佈行將以新棉被毛氈,保暖程度遠勝舊毛氈,正好以行動積極回應問題,從善如流改正,值得肯定。

另一還押人士至為關注是囚室衛生問題。獨立囚室氣流欠善,需兩名還押人士共用,收押所「爆滿」時甚至三人共同;炎夏時格外悶熱,加上缺乏吹向囚室的風扇,雨天易於傳播及滋生蚊蟲。署方雖然向傳媒展示囚室、廚房等環境,意圖說明收押所清潔。然而,有關參觀屬「預先安排」,公眾根本難以掌握收押所日常實況。雖然署方強調懲教所主管及高級人員,每天均需按法例巡視院所每個地方,確保院所衛生,惟亦未能確保收押所潔淨。實際上,本會不時收到還押人士求助,投訴獨立囚室、集體囚倉乃至飯堂有蟑螂、蚊子等害蟲出沒。再者,署方表示囚室每週最少做一次清潔,卻未有交代有關清潔工作是否由署方人員進行;不少還押人士透露,署方「一視同仁」,在還押期間須自行負責囚室清潔,導致潔淨水平難以保證。

內衣褲、運動鞋須共用 淋浴不提供洗髮露

署方表示囚犯貼身衣物(包括:內衣褲及襪子)均會每天清洗,外衣則每星期清洗兩次,這亦屬基本安排。然而,最不可接受的是,除非還押人士有親友外帶自費的內衣褲,否則須與他人集體共用署方提供的內衣褲。此外,還押人士亦須共用運動鞋,縱使署方用後會清洗消毒,但內衣褲及鞋履屬個人貼身衣物,每名還押人士應獲配發個人專用,不應與他人分享。此外,雖然還押人士每天可獲安排淋浴,惟署方並不提供洗髮露清潔頭髮,還押者需自費購買;以現今的香港社會的經濟和文明水平,需要一位未被判罪的還押人士,自備洗髮露、內衣褲及運動鞋囚禁,安排又是否合理?

廁紙不敷應用 數量應增加

另方面,署方表示男性在囚人士每三星期可獲派發一卷廁紙,女性則可每月獲發兩卷,並指若額外需要均可署方提出。由於署方有權酌情按需要派發廁紙,個別前線人員(或署方委派協助懲教院所的其他在囚人士)或有機會利用此等權力減少供應廁紙,令有需要的在囚人士不得要領。如廁用紙是基本人權,既然男性還押人士普遍認為廁紙供應實在不足,當局應增加廁紙供應量,改為每一至兩個星期向男性在囚人士派發一卷廁紙,避免「如廁無紙用」的窘態。

綜觀而言,縱使署方強調收押所的安全有以上法例和守則規定,惟在前線人員執行時,或未有全面接照以上規定執行,導致有還押人士投訴收押設施未符合署方的規定。再者,還押人士本身亦不一定知悉其相關規定及應有權益,甚至礙於種種因素(例如:擔心被報復、玩弄等)而不敢主動投訴。現行懲教署的投訴機制並非獨立於署方系統,投訴人士在封閉式院所囚禁,因投訴而被報復的情況屢見不鮮,為此,政府應全面檢討現行懲教院所的投訴和監察機制,務必有助保障在囚人士的權利,完善懲教院所日常運作及安排。

要「智慧監獄」更要「文明監獄」

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中建議要發展「智慧監獄」,引進面孔識別等科技,監控在囚人士的一舉一動,提升執法能力。更重要的是,過去數十年懲教院所並未有全面革新,設施少修少改,遲遲未能趕上社會發展及國際人權標準,可見建設「文明監獄」更為迫切。當局應從硬件(設施)方面入手,全面展開香港監獄現代化工作,同時更新軟件(規則及機制),完善現行監獄管理及監督機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