懲教署影片截圖

申訴專員與太平紳士

申訴專員公署昨日表示會主動調查太平紳士巡視制度,而上次有關主動調查已經是 1999 年的事。所以就算冇事冇幹, 廿幾年之後才再主動調查一次,實不為過。

之前有太平紳士撰文,說有不少太平紳士喜歡去探監,一是以為可以見到甲級重犯,正所謂聞名不如見面;二是希望能夠搭直升機去大嶼山監獄探監,可以遠眺香港風景…這些打卡的慾望,是個別太平紳士的心態問題,我想說的是一些制度問題。

巡獄太平紳士一般流程:當太平紳士到達大閘,職員會先通知院所主管迎接,然後會到會議室做大約半個鐘的簡介,之後才正式巡視。

遇到有囚犯舉手投訴,懲教會安排一個會面地方,一眾高級職員陪同太平紳士見投訴人。

會面結束後,投訴內容會交俾院所主管跟進,而太平紳士就會返回會議室,在太平紳士巡視紀錄冊上留低評語,巡視結束,握手告別。

太平紳士巡視制度,懲教署對此非常負面,所有舉手的囚犯都會被視為滋事分子、麻煩製造者。一些勇於投訴的在囚人士通常在投訴之後,隨即被職員教訓一番,其他囚犯知道後慢慢形成一個很差的風氣,彌漫在監獄之中。

為了阻止囚犯向太平紳士投訴,懲教署會採用軟硬不同方法:

首先,爭取在那半個鐘的簡介時間,看看有冇在囚人士希望向太平紳士投訴,然後搵職員向佢游說,以求拆掂佢。阻止之方法不外乎:嘗試取得投訴內容,然後正面答應投訴人的投訴事項,助他解決,可能是轉期數丶加人工丶加探訪等等(當然大部份是空頭支票)。另外又會在期數用群眾壓力令他屈服,靠某些 B 仔(像班長之類)恐嚇會打佢,或者醒佢幾包煙仔拆掂佢。

如果以上方法都無效,就用絕招:帶他遊花園(我親身試過),即是安排職員帶有意投訴者離開期數,行來行去避開太平紳士巡視路線,令他根本無辦法作出投訴。

不過即使成功向太平紳士投訴,懲教署都會用各種方法影響太平紳士對投訴人的印象。太平紳士同投訴人會面之前,懲教署會向紳士塑造投訴人是一個無事生非,居心叵測的麻煩製造者,類似投訴已經合情合理法地處理過好多次但他都不滿意,令太平紳士未見過投訴人之前,已經有若干程度的偏見。

還有太平紳士對監獄條例認識其實不深,唯有靠常識去判斷,容易被懲教署以一些似是而非的說話蒙混過關。

溝通障礙方面也是一個大問題。外籍在囚人士作出投訴,絕大部份時間都不會有相關翻譯員從旁協助,聾啞人士更加不會有手語。依靠印巴藉職員協助翻譯?但因為角色問題,翻譯出來的內容都大打折扣,不盡不實。

懲教署雖然有購買翻譯機,但功能非常差,只能夠用 Google Translate 用鍵盤輸入句子,遇上不懂電腦或者文盲的囚犯是完全沒有用處。可笑的是,翻譯機根本沒有安裝相關語言的輸入法鍵盤。

經過多重波折所得出的投訴內容,最終都係由懲教署的投訴內部調查組跟進,之後向太平紳士辦公室交代,投訴人並沒有機會再次向該位太平紳士會面跟進。至於太平紳士會否再跟進有關調查,甚至不滿結果已轉介申訴專員公署,則沒有數字披露,而我亦都沒有聽過。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