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男子被指腳踢防暴警開審 辯方質疑警證供與片段不符

2020/9/1 — 20:21

去年 11 月 17 日晚,有示威者在天水圍堵路,警員到場清理。一名男子被指在防暴警員撲跌另一灰衣男子時,曾以腳踢該防暴警,遭控襲警罪,案件今(1 日)在屯門裁判法院開審。報稱受襲防暴警供稱在被圍踢時,曾捉住被告右腳使其波鞋飛脫,所以能認出被告,但承認新聞片段並沒有攝得這一幕。另外,他遭辯方質疑為了截查而從後撲跌灰衣男,是使用過度武力;他反指「係好可惜,佢選擇掉頭跑」。

男被告郭頌濂,被控一項襲擊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罪,指他在 2019 年 11 月 17 日,在天水圍天湖路及天耀路交界,襲擊警員 58726 唐家裕。

防暴警:衝前撲倒截查目標 倒地後遭圍踢

廣告

報稱受襲的防暴警員 58726 唐家裕供稱,案發當日身穿防暴裝,晚上近 8 時接報到達案發現場,看見有黑衣人堵路及叫囂,並留意到其中一名灰衣男子戴著口罩,遂以懷疑違反《禁蒙面法》為由,在約 10 米距離外喝停被告以進行截查。惟該灰衣男子突然轉身逃跑,所以唐衝上前撲倒他,兩人雙雙倒地。

唐供稱自己趴在地上時,感覺到有約十人不斷踢他的頭、背、肋骨兩旁等位置,故以雙手保護頭部,期間亦有嘗試捉住踢向他頭部的腳,並成功以雙手捉住被告的右腳腳踝,抓甩其右腳所穿的黑面白底 NIKE 波鞋。而襲擊持續約 5 至 7 秒後,其他警員趕到並制服被告,命令他面向地下,雙手反鎖帶走。唐指當時被告的左腳,正穿著同款的 NIKE 波鞋。

廣告

唐家裕與警員 34777 以襲警罪名拘捕被告。唐表示受襲之後感到痛楚,眼鏡框及鼻托亦變形,並於翌日凌晨 3 時許到達天水圍醫院求醫,被診斷胸壁兩旁、肋骨及胸骨有觸痛,不須留醫,獲發一天病假。

辯方質疑誇大受襲時間 警:唔會拎隻錶數住幾耐

辯方首先指出, 唐家裕當時趴在地上,又有戴頭盔,其他人根本無法傷及他的面部及胸口位置; 唐回應他當時的身軀並非緊貼地面,仍有空間可被踢中。另外,辯方於庭上播放直播新聞片段後,唐承認襲擊經過並沒有 5 至 7 秒長,而只是最多 3 至 5 秒。但他強調「我俾人打,係唔會拎隻錶數住幾耐」,否認當初故意誇大襲擊時間。

就唐供稱自己趴在地上被圍踢時,以雙手捉住被告右腿,使他的波鞋脫落的;辯方指出,片段顯示灰衣男被撲跌制服一刻,波鞋已經飛脫。唐承認片段中,曾有鞋狀物品飛出,但他堅持當時有用雙手捉住被告右腿,只是因為片段的畫質及角度問題,才沒有拍攝到。

唐家裕亦稱檢取了被告的波鞋後,被告曾經嘗試「從他手上」搶回。惟片段顯示,被告被制服後躺在地上時,是自己以右手提起波鞋,其後唐才從被告手上取去波鞋。唐改稱自己一時忘記曾短暫放下波鞋,但他認為,被告從地上提起波鞋就是「搶」,所以他形容被告搶去波鞋,沒有不準確之處。

被問及截查另一灰衣男子的基礎時,唐指當時他大聲叫囂,認為他已犯非法集結罪。惟他又承認,在警員到達之前,已經有人在場叫囂,但從未有人作出襲擊行為。另外,他在盤問下聲稱灰衣男轉身逃跑,所以懷疑他身上有非法物品。辯方指他從來沒有在口供或主問中提及此說法,質疑他是為了讓口供更可信才臨時捏造;他表示「絕對不同意」。

辯方引用警方的六級武力使用指引,其中「消極對抗」是指嫌疑人沒有作出實質行動以製造妨礙,但不構成威脅。唐則指,灰衣男掉頭跑已經是「妨礙」,他不同意辯方指出,灰衣男當時只是急步向反方向離去,而非高速逃跑。

唐又稱,當時環境人多混亂,按他評估形勢「從後搭膊頭」或「跑去佢前面」並不足夠截停灰衣男,所以從後撲跌他已是最低武力。他更說如果灰衣男聽從指令停下來,「就唔會有呢件事發生」,「但係好可惜,佢選擇掉頭跑」。惟他在盤問下亦承認,當時環境嘈雜,不能排除有機會灰衣男沒有聽見指令。

審訊明日繼續,被告以原有條件保釋。

案件編號:TMCC2216/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