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圖片來源:香港野豬關注組 facebook

男警遭野豬咬傷三日後 漁護署宣布將人道毀滅市區野豬 野豬關注組籲市民停餵飼

本周二( 9 日),一名男警遭野豬咬傷,其後野豬從高處墮下死亡。今日漁護署宣佈,為應對日益嚴重的野豬滋擾問題,今日(12 日)起會把在市區出沒的野豬捕捉及人道毀滅,並每月進行野豬捕捉行動,利用麻醉槍捕捉目標野豬人道毀滅。民建聯立法會議員何俊賢指理解署方做法,亦可推進一步措施,例如向野豬狩獵隊復牌。野豬關注組幹事則呼籲市民停止餵飼野豬,以免野豬走出市區引致意外,又期望署方對野豬作出補償,例如重建野豬的棲息地和種植果樹。

3 年 30 宗野豬傷人 漁護署今起人道毀滅市區野豬

漁護署表示,過去十年共錄得 36 宗野豬傷人個案,當中超過八成(30 宗)於 2018 年至 2021 年發生。過去十年,首 7 年平均每年只有一宗傷人個案,但近 3 年平均每年便有 10 宗傷人個案。本周二( 9 日),一名男警遭野豬咬傷,其後野豬從高處墮下死亡。

漁護署宣佈,在保障市民安全的大前提下,今日起會把在市區出沒的野豬捕捉及人道毀滅,並每月進行野豬捕捉行動,利用麻醉槍捕捉目標野豬人道毀滅,以減少野豬數目及野豬滋擾。漁護署會優先處理有大量野豬出沒,及野豬曾傷人或對公眾構成危險的地點。

署方又指,由於現時野豬滋擾主要由人為餵飼活動引起,漁護署亦正研究修訂《野生動物保護條例》(170章),包括擴大野生動物禁餵區範圍,加強控制餵飼活動,減少吸引野豬於市區出沒的誘因。

漁護署指,將人道毀滅於市區出沒的野豬。

何俊賢:可重推野豬狩獵隊

香港自 70 年代起,有兩支獲政府發牌的民間野豬狩獵隊。而在 2017 年年底,政府暫停向野豬狩獵隊發牌,並停止安排進行狩獵野豬行動,以「捕捉及避孕/搬遷計劃」取代。

「捕捉及避孕/搬遷計劃」是把造成滋擾的野豬搬遷,到遠離民居的郊野地點,以即時緩解野豬對市民造成的滋擾,並在可行的情況下,為被捕獲的野豬注射避孕疫苗或進行絕育手術,以控制造成滋擾的野豬數目。漁護署於 2019-20 年度起逐步將計劃恆常化。

漁農界立法會議員何俊賢回覆《立場》時指,理解漁護署的措施,漁農界最擔心野豬傳播非洲豬瘟和破壞農作物,政府要採取比以前更有力的措施是好事,如政府在未來加強措施,希望能一步到位的「重手」。

今年 1 月,何俊賢於立法會會議上向環境局問及,會否重新安排狩獵隊進行野豬狩獵行動,或採用其他方法解決野豬為患的問題。他說,政府數年前廢除野豬狩獵隊,但他仍希望有備無患,以進一步措施,應對野豬數量增加情況,「野豬喺全世界各地,都被定性為害獸,控制數量唔可以單純靠絕育。」

他解釋,「進一步措施」可以是狩獵隊復牌,或經成立研究小組尋找辦法。「如果唔係去到未來,野豬數目升得好緊要,你先話要狩獵隊,可能又要一年半載,不如你擺左喺到備而不用。」

他舉例,「好似澳洲,我覺得唔係好人道,投毒殺死野兔,放有毒物料喺街畀佢食。我覺得聽落去比較重手,但啱定唔啱,我又唔係住喺澳洲,我又唔係好知道。」他又指,「動保」也要有個尺度,保持生態平衡,如某物種過度氾濫,或影響其他生態的多樣性。

野豬關注組對措施不感意外  盼重建野豬的棲息地

香港野豬關注組幹事黃豪賢表示,對署方的強硬措施不感意外,亦無可奈何,「始終有好多『愛心爆棚』的市民餵飼野豬,導致人豬衝突。」

他明白若不採取果斷措施,減少市民餵飼野豬,只會令野豬在市區發生交通意外和受傷情況持續增加,而野豬在保護自己的同時,也可能令到市民受傷。「唔希望有動物受到人道毀滅,但都想市民知道餵飼野豬嘅後果。」

黃豪賢亦希望署方可對野豬作出補償,例如重建野豬的棲息地,種植果樹和在地下藏野豬食物,讓牠們在野外能夠生活,無須走出市區覓食。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