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留低比離開需要更大勇氣? 制度完善比庸官留任與否更重要

2020/6/29 — 14:20

陳帆

陳帆

【文:簡永哲】

沙中綫工程醜聞後,港鐵高層先後離職,被要求問責下台的運輸及房屋局長陳帆卻認為,在困難時候作為局長更應留下,帶領政府團隊作嚴肅跟進。如果賴死不走的他夠膽說,這是向前特首董建華當年「留低比離開需要更大勇氣」言論致敬,可能更為人接受。沒有陳帆,難道政府團隊就沒有能力跟進事件嗎?一個多次失言及被批評「唔熟書」的局長,當然不會明白「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官」這道理。陳帆曾誇口說,本屆政府倡議基建先行的理念,摒棄傳統上有人口後才有基建的想法,現時在東涌填海階段已規劃興建東涌綫延線兩個站;理念很好,但東涌及屯門南延綫料十年八載後才通車,按其思維邏輯,相關工程如有延誤,又要他親自留守,帶領團隊見證通車後才離任?建立完善監管措施、可準確落實施政理念的制度,比起依靠個別「領導」,更加重要。

陳帆早前在立法會承認在沙中綫工程醜聞上有責任,曾考慮為事件「政治問責」,但後來決定留任,希望於任期完結前完成所有沙中綫工程,為市民提供便捷的鐵路服務。他指官員需否政治問責下台,要視乎問題的嚴重性,並非「空口講白話」的口號,揚言「是否事無大小,責任高低,出問題便要下台?這是否政治問責應有的態度?」他更希望議員不要再在這問題上糾纏。沙中綫工程問題還不夠嚴重嗎?他在任期間發生不止一次港鐵出軌(他的說法是「甩轆」)事故,這又不嚴重嗎?

廣告

在問責這個問題上,前高官兼港鐵前主席馬時亨似乎比較坦誠。他被問到在沙中綫問題上政府官員無需負責,這樣做是否卸責港鐵身上時,對此不予置評,只說:「我哋做咗自己份內嘢就算啦,我哋知道最低限度,我自己體現咗問責制精神。」他曾稱試過多次向特首請辭港鐵主席一職但被挽留,最終在去年7月才正式離任。18年前,馬時亨擔任財經事務及庫務局長時,曾為仙股風波鞠躬道歉,早前受訪時他明言當年要「畀人消消氣」,因為社會消不到氣,就會壓到整個政府。

港英時代曾任憲制事務司、公務員事務司的施祖祥,當年在離開公務員生涯時拋下一句「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官」,金管局前總裁任志剛離任時也曾引用這名句。任何正常的政府也該如此,個別官員離任不應影響「衙門」運作;「衙門」是服務市民,不是為長官意志而存在。

廣告

陳帆留任沒問題,但他在政府內真正應該要做的工作,不只是完成沙中綫工程等待通車儀式時忘記前事笑著剪綵,而是努力確立一個完善監督工程的制度,並建立一個可持續執行「基建先行」政策方向的團隊,沒有他在任時,鐵路興建也會快速且安全地順利完工。事實上,除了不要令洪水橋、古洞及屯門西南部新發展區居民做「開荒牛」,入伙後要苦候多年才有鐵路配套外,諸如未來私樓供應斷崖式下跌的問題,也要他認真想評法解決,說到做到,才能證明沒有「空口講白話」。

相信沒有人希望見到《收回土地條例》引起司法覆核搞出難攤子,然後陳帆說要協助發展局一起善後,因此繼續留任;更沒有人想北環綫及各條延線出現問題,又聽到陳帆說「不要糾纏」誰要負責,先解決問題,永續「留低比離開需要更大勇氣」之說。無論如何,陳帆是否留任或過渡至下屆政府,不應該是重點,建立良好的制度,獲得市民及公務員堅定支持,才是恆之有效的施政方針。相信制度,才是皇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