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留院兩星期 抑鬱聽障男出院翌日跳樓自殺 家屬批葵涌醫院三宗罪涉醫療失誤

2020/5/13 — 18:22

戴帽女士為死者家屬

戴帽女士為死者家屬

[ 5 月 14 日新增葵涌醫院回應。]

一名患抑鬱、有自殺傾向的 58 歲男病人上月底經急症室轉介往專門治療精神科病人的葵涌醫院,留院兩星期出院,惟不足一日後即在住所跳樓身亡。家屬質疑院方草率對待聾人,從沒主動安排手語翻譯員,最後更以「溝通唔到」和「病人想出院」為由安排病人出院,但家屬其後發現主診醫生不知死者曾有幻覺和多年欠債,病人亦未適應藥物,認為事件涉及醫療失誤和歧視。立法會議員郭家麒指事件屬嚴重醫療事故,醫管局須調查和交代,家屬會向死因庭及平機會跟進。

死者的妹妹陳小姐(化名)今日在立法會議員郭家麒、張超雄陪同下見記者講述事件。她指,兄長在 4 月 20 日因受失眠困擾主動向社工求助,翌日在手語翻譯員陪同往門診,向醫生表示曾想「開窗跳樓自殺」,結果被轉介往葵涌醫院 L6 病房。入院後,院方以疫情為由拒絕同住的女兒探訪,手語翻譯員轉述指,醫生只簡單問及症狀和病史,但未有問及病人有自殺傾向的事。

廣告

陳小姐指,兄長入院當日手語翻譯員主動向院方留下聯絡電話,但期間院方從未主動安排聯絡該手語翻譯員,醫生卻指難以與病人溝通,只能以紙筆對答。又多次指「病人情況 OK」、「瞓到四粒鐘」,一星期後已表示病人可出院。陳小姐反對,質疑院方未有了解病情,兄長亦尚未適應藥物作用。在陳小姐要求下,院方一星期後另安排手語翻譯員,重申病人「情況 OK」,並讓病人出院。誰知出院翌日,病人就在住所由 25 樓跳下身亡。

她指出,兄長 2010 年曾因抑鬱入院,之後兩年僅獲安排覆診兩次,醫生又指無需再覆診食藥。事隔八年,兄長上星期出院時被診斷為中度抑鬱,出院當晚已出現「撼牆」等情緒不穩症狀。其妻子三年前在家猝死,事後他經常表示「見鬼」,出現幻覺。另外,兄長多年前遇上騙案,欠下高息貸款近百萬,多年來日工作十多小時還債。陳小姐在兄長死後約見葵涌醫院的主診醫生,發現對方不知道病人曾有幻覺和多年欠債,「咁重要嘅資料都唔知,淨係話佢食到瞓到。」

廣告

「點解醫生唔了解清楚?點解唔搵手語翻譯?明明可以避免,係咪普通人生命重要,聾啞人生命就唔重要?」陳小姐哽咽指,兄長的慘劇完全可以避免,卻因院方粗疏處理,「唔想再有聾啞人士有咁嘅遭遇。」

協助陳小姐的公民黨郭家麒批評,醫生為聾人問症時理應要有手語翻譯員協助溝通,事件中病人僅小學教育程度,且有自殺傾向,紙筆溝通並不足夠。院方在未全面評估下讓病人出院,導致悲劇發生,屬嚴重失誤,更可能違反殘疾歧視條例。他要求醫管局調查和交代事件,日內會去信死因庭和平機會跟進。

工黨張超雄表示,普通人在抑鬰和精神困擾下尚且難與人溝通,「何況係聾人?」事件中家屬多番要求提供手語翻譯,又質疑出院安排,院方仍堅持決定,反映聾人的精神健康往往因為溝通障礙受到忽略。

聾啞人士關注團體「龍耳」創辦人邵日贊表示,醫院對聾人的忽略直接影響聾人生命安全。醫院經常聲稱有手語翻譯服務,事實上卻要由病人主動提出,由護士長安排,且機制不透明。以他了解,醫院往往未能即時安排手語翻譯員,有個案需等待兩星期以上,嚴重延誤治療。

葵涌醫院︰病人是聾啞人士 醫療團隊主要以紙筆溝通

葵涌醫院回覆《立場新聞》查詢指,一名 58 歲男病人於 4 月 21 日入院後,醫療團隊在手語傳譯員的協助下為病人診斷。住院期間定時評估及觀察其情緒狀況,包括自殺風險評估及暴力風險評估,主要以紙筆與病人溝通。病人未有呈現精神紊亂,並願意接受治療。院方曾向他提供視像探病服務,同時多次與病人家屬電話溝通。

其後,病人表達出院意願,經醫療團隊詳盡評估後,認為病人情況穩定,沒有明顯自殺及暴力風險,適合出院。院方於 5 月 5 日安排手語傳譯員服務,聯絡病人家屬商討出院計劃,病人在家屬陪同下於 5 月 6 日出院回家,並預約病人 5 月 18 日覆診。病人家屬 5 月 7 日早上致電通知病人出現不穩定狀況,院方建議如病人情況嚴重,應盡快到急症室求診。同日,院方收到家屬通知病人從高處墮下身亡。

院方對事件深感難過,向家屬致以深切慰問並在 5 月 8 日約見病人家屬,會繼續竭力提供適切協助。醫管局轄下公立醫院及診所,現時透過服務承辦商、兼職法庭傳譯員、領事館及義工,為有需要的病人安排即時傳譯服務,包括手語傳譯。醫管局會按病人個案需要或要求提供現場、視像或電話傳譯服務。同時,醫院已張貼印有不同種類語言的宣傳海報,以便有需要人士了解有關服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