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異象與信仰 — 回應和補充(二)

2019/12/10 — 15:33

資料圖片,來源:Bui Anh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Bui Anh @ Unsplash

早前筆者寫了兩篇文章,〈異象與信仰 — 反思我在扶乩壇的十年宗教經驗〉和〈異象與信仰 — 回應和補充〉,後來再得到一些回應,並且我自己亦再想到一些補充內容,故本文繼續討論。

有看以上兩文的讀者可能會有點「到喉唔到肺」的感覺,因為我並沒有在文中討論關於該扶乩壇的某些重要具體情況,例如是乩文。是的,是刻意如此的,因爲,雖然我自己認為該壇有異象而值得科學關注扶乩現象,但由於我盡量不想影響別人的宗教生活,所以並不希望太多關注放在該壇上,而是鼓勵對扶乩的一般關注,或可以了解多點那些願意與外界理性溝通的扶乩壇(如果有)。故此,我的討論可以理解為在理性驅使下,而亦要考慮情感因素限制的初步嘗試吧。

一、回應

廣告

與一位哲學界友人的討論:以下是不久前我與一位哲學界友人(他其實不介意具名,但我還是選擇匿名處理)在網上聊天群組(還有其他人)的頗隨意的討論(因此表達上不算十分嚴謹),不過亦覺有參考價值,故照錄如下(僅修改了錯別字和敏感資料,且加上我現在的一些補充回應)。

哲友:

廣告

[1] 看了偉文的兩篇文章,基本上認同其觀點。不過有兩點我想討論一下。對扶乩偉文有兩點感到困惑,我反而覺得可以解釋。

[2] 其一,乩筆會動,其運動的根源從何而來?主筆者稱不是他自主地運筆,而是身不由己地被某些力量所驅動。

[3] 我上過[該壇]好幾次。據我觀察,乩筆並沒有真的寫出什麼字來。[X]是主乩者,[X]一邊運筆,一邊口中唸唸有詞,邊人則將[X]所唸的內容記下來。[X]運筆的動作千篇一律,或者說幾乎千篇一律,都只是作勢地在鋪有紅布的桌上比劃着,動作有規律地重複着。

[4] 這就沒有什麼奇怪的了。我們可以說[X]的動作只是「習慣成自然」而已。主乩手說他不是自主地運筆,就不難得到解釋。

[5] 我只上過[X]的壇,沒有上過別的壇,不知道在別的壇乩筆是不是真的寫出有意義的字或句子來。如果是的話,不能排除有騙人的可能性。

(我現在的補充回應:乩筆的運動是有些規律的,如打圈,但是否沒有寫字呢?除了一些規律運動以外,乩筆似乎還有一些不太規律的運動,而據主乩手曾經表示(但記憶已模糊),乩筆是在寫草書,並且不一定是寫全字而可能只是最尾的筆劃。)

[6] 與偉文一樣,我也不懷疑[X]的人格,我也相信[X]不會造假。但這不排除別的壇有造假的可能性,尤其是那些收費幫人解難的壇。我看過不少文章,揭露各種藉神靈斂財的騙局。

[7] 其二,主乩者的表現令人吃驚,似乎超出了他的能力。

在[X]的壇上,我也親眼目睹了[X]的表演。[X]出口成章、文釆斐然,的確令人敬佩。

[8] 然而,[X]是中文系教授,從[X]口中所講出來的東西,都在[X]的知識範圍內。[X]所講的,不外是賦詩作詞,或解釋古文經典。沒有一樣超出[X]的能力範圍。

我當時的回應:

回應[4]:

但你這意思代表力還是從[X]那兒來,只是[X]習慣這樣施力,但已說過,乩手表示力不是從其而来,況且,[X]有時候想扶乩,筆卻不動,[X]就表示仙人可能行開了。

回應[8]:

如果你對我的文章看得仔細,你會看到我是說「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之下」,例如,我不排除[X]某程度懂易經,但在沒有準備之下,能夠講出乩壇的易經講座內容,就似乎不易說明了。

哲友:

[9] 就我在[X]的壇上所見,用神靈來解釋[X]「驚人」的表現就缺乏說服力,因為我們有其他更好的解釋。例如,在自我暗示下,人的潛力會被挖掘出來,有時當事人也不相信自己會有如此出色的表現。

[10] 你怎麼知道[X]前一天沒有備課?[X]自己說過?

[11] 現在最關鍵的問題是,[X]所講的內容,全部都是[X]知識範圍以內的。因此,我看不出這裡有任何「異象」。假如[X]能講解哥德爾不完全性定理,或證明費馬大定理,那就確實是異象。在這種情況下,我就同意需要別的解釋,不能用「發揮潛能」來解釋。

[12] //乩手表示力不是從其而来,//但這不能證明力的確不是從其而來。許多教徒宣稱他能聽到神靈的聲音,但並不表示真的有神靈對他說話。

[13] 對於[X]的「驚人」表現,可以有兩種理論對之加以解釋:其一,是心理學的解釋,即人在自我暗示的情況下(不是自我催眠),會發揮出令人驚奇的潛能。其二,是宗教的解釋,即神靈上身。

[14] 這兩種理論是互相競爭的。那麼,那一種解釋更合理呢?有許多標準,包括這個理論與已知的知識是否相容,它有沒有內在的矛盾,有沒有預測能力,能否解釋更多的現象,等等。

[15] 我認為心理學的解釋更合理。首先,它與我們已有的知識相容,心理學上確實存在着「自我暗示」、「潛能發揮」這樣的事實。至於宗教解釋,就與我們已有的知識不相容。等等。

[16] 除此之外,用神靈來解釋上述現象,不但沒能解決問題,反而增加新的問題。即不但不能解除我們的困惑,反而增加困惑。這在偉文的文章中也都提到了。

我當時的回應:

回應[9]:

你這個自我暗示方案只是一個初步建議,有待豐富具體內容,才能判斷是否真能解釋。

哲友:

是。

我當時的回應:

回應[10]:

[X]為何要備課?已說過我們信[X]沒有造假,即認為[X]自己亦都相信乩文不是源自[X],如果[X]備課,[X]不會懷疑乩文是出自[X]自己嗎?況且,我沒有聽過[X]承認有備課,但當然不好意思直接問。

回應[11]:

我明你意思,但我的意思是按照我的討論假設之下有異象。而你所說的全都是[X]的知識範圍以內,只能說是大概而言,如果看得具體一點就有爭議性了。

(我現在的補充回應:這個回應強調要「看得具體一點」是很重要的,因為,假如推得極端一點,某人也可以荒謬地說:扶乩出來的是中文,而X懂中文,所以乩文沒有超出X的能力範圍。另外,若果「X能講解哥德爾不完全性定理,或證明費馬大定理」,那麼似乎會涉及一個較顯著的異象,但不能因此就說一個「溫和」一點的異象不是異象 — 異象亦有程度之分。況且,牽涉講解或證明高難度定理的情況就必然是異象嗎?不見得,因為某人還可反駁說:「你以為X不懂這些定理?其實X暗地裡學習了而你不知道而已。」始終,判斷是否有異象就需要具體地審視整個情況。)

回應[12]:

是的,不能,但我不是用來證明力的確不是從其而來,而只是幫助陳構其中一條討論線索。

回應[15]:

已說過,有待你說的心理學解釋被具體地陳構出來才能判斷。

哲友:

[17] [X]講解易經的那次 [按:其實有很多講],我也在場。此事我還問過[Y] [按:Y是應該比較清楚X情況的人]。[Y]說,有了神靈的幫助,[X]才有如此出色的表現。注意:[Y]用的是「幫助」一詞。印象中,[Y]和[X]從未說過對經典的講解是出自神靈之口。

[18] 因此,會不會是這樣的情形:每次上壇時都有幾個不同的節目,有講解經典,有解答信徒的問題,等等。只有某些環節才是出自神靈之口(如解答信徒問題),而有些環節只是神靈在旁輔助而已(如講解經典,作為一種文化活動)。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X]事先備過課就不奇怪,也不表示[X]造假。

[19] 當然,我不敢確定是不是這樣。你能否確定?也許我們都缺乏足夠的資料,難免都有「想當然」的成分。

(我現在的補充回應:對於[18],按照這位哲友的立場,他當然並非假設神靈的存在,而應該只是設想壇中之人是如何理解當中的安排,可是,若是他也認為「有某些環節是出自神靈之口」,那麼,他便要考慮這樣的問題:在該些環節X是沒有準備的,而有否做到一些X能力範圍以外的事情?另外,對於[19],我的回答是:我對該壇的情況相當確定,因為有約十年的參與經驗。)

[20] 就算[X]相信其對經典的講解是出自神靈之口,[X]事先也可以備課。許多信徒相信神只幫助有準備之人。許多信徒考試前會祈禱神靈保佑,但同時也會積極備考,不會不做任何準備。因此,[X]在上壇前備過課,這完全有可能。

[21] 就算[X]事先沒有備過課,[X]能流利地講解易經,也不是一件太離奇的事。做為一個中文系教授,[X]有可能對易經滾瓜爛熟,這一點都不奇怪。

[22] [Z] [按:Z也是一位大學教授] 能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將哥德爾不完全性定理從頭到尾證出來。([Z]自己說的,我相信[Z]沒騙我。)哥德爾不完全性定理之複雜,我相信你是了解的。證明哥德爾定理要比講解易經難得多。[Z]能自己做到,為什麼[X]就不能自己做到?

[23] 我本人也曾在一次有關數理邏輯的近2小時的演講中,在全程都不看稿的情況下,一口氣證明了十幾個數理邏輯的定理。這些定理的證明我都很熟悉,我所要做的就是記住這十幾個定理的名稱就行了。

因此,[X]能在壇上熟練地講解易經,這不算太「異象」,不足以需要考慮用心理學以外的理論來解釋它。

[24] 想一想Kuhn的範式理論。Kuhn認為,當出現異常現象而無法用現有的理論來解釋時,才會考慮提出新的理論。[X]的情形肯定不入科學家的法眼,不會將它視為足以影響目前科學範式的異常現象。

我當時的回應:

這樣吧,總體地回應一下: 一、你嘗試從你到壇的經驗設想一些可能性,例如仙人只是附助,但據我十年的經驗,我只能跟你說不是這樣的,但我有否可能誤解了呢,有,不過可能性似乎很低。 二、關於證[哥德爾不完全性定理]的例子,我是比較可以理解,因為[Z]可能只是記得如何證或記得當中的關鍵步驟。如果[X]是易經專家,[X]的行為較易理解一點,但我冇聽過佢係。況且,易經只是一個例子,還有其他乩文的情況要說明。另外,其他一些壇據說有不懂字的人也可扶出乩文,除非你認為這些例子不可信。

回應[24]:

我不同意,我正正想在文章中說明為何我認為有異象,但有些地方我不方便說得太多,怕得罪人。

回應[24]:

我覺得需要範式轉移不是沒有可能的,你知道嗎,在真正範式轉移之前,很多科學家總是千方百計否定有此需要的。

哲友:

[25] 不知你有沒有留意有關認知科學、心靈哲學、腦神經科學等學科的新近的研究成果?各種鬼神、超自然現象科學家其實都有深入的研究,最後都能用現有的科學理論來解釋。那些所謂的異象其實都不是異象。

(我現在的補充回應:我想重申我在〈異象與信仰 — 回應和補充〉說過的一句話:我反對簡單的認為乩壇異象一定不能由科學解釋,這會窒礙科學發展;不過我也同時反對簡單的認為現存的科學理論必能說明乩壇異象,這亦會窒礙科學發展!)

我當時的回應:

我都想用科學解釋,但我不知道可以如何具體地解釋。

只提出方向不算解釋。

哲友:

[26] 當然,這需要嚴格的科學探究。但我現在不可能做這些。

二、補充

超越了仙佛?:若是說某人在宗教的某些重要方面的認知已經超越了仙佛,你認為可信嗎?固然不是沒有邏輯可能性,但似乎很難相信。早前的文章已經說過,該扶乩壇不乏高級知識分子的參與,而當中有人公開表達了一些超越的宗教觀點,即試圖指出現存主要宗教的教義皆有缺陷或不足,而嘗試提出一些更根本更合理的信仰觀念。

我自己未有聽聞對這些新信仰觀念的批評或反駁,假如它們是正確的 — 最低限度應該可以假設該壇某些人是這樣相信 — 問題便產生了:由於仙佛似乎仍然局限於道佛的教義中,那麼是否代表該人對宗教的認知在相關方面已超越了仙佛呢?可信嗎?

一個懂科學的神靈世界:前兩篇文章中我也有討論關於我們的科技世界對於仙佛信仰所構成的一些困難。如果有一個新的宗教,當中的神靈很懂我們的科學,甚至乎懂一些我們還未懂的科學(假設得到驗證),那麼這會構成好的理由相信,祂們真的存在,並且在重要的意思之下已經超越了我們,因為祂們的先進科學得到了驗證。可惜,還沒有聽聞存在這樣的宗教得到確認。

神靈為何不現身?:相信有些對於神靈問題感興趣的人都曾經疑問:一方面神靈好像透過某些途徑(如扶乩)接觸我們,但為何衪們不直接現身呢?祂們的示現只在某些經典裡記載過,或預言未來將會發生,或某些道聽塗說表示有人親眼目睹過,然而,為何祂們就不能夠在我們平常人面前不太罕有地出現呢?

當然,可以肯定,很多人會提出各式各樣的答案嘗試說明神靈的隱藏性(如「不想過度地影響俗世」);不過,此等答案是否真的説得通便是另一個問題了。於此,我只想提醒要小心我在〈異象與信仰 — 回應和補充〉裡,提過的一些不惜一切的不合理辯護方式,因為可能會形成「封閉系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