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層被捕、報館被搜,《蘋果日報》堅持出版。(立場新聞圖片,Peter Wong 攝)

當一份報紙成為奢侈

拿著一份報紙,我會細想剛剛加入這個大家庭的年輕人,他們是多麼相信真相,多麼相信自己肩上背負著的那一份責任。忽然之間,時局告訴他們明天不用上班了,原因並非工作表現之故,亦不因功過,而是因為:「你還小,有一些事情不想你們上身。」當保護自己的方式就是逃跑,成長的其中一課就是剛強地接受自己必須懦弱。如果你仍然能夠保持正面,為你欣喜;但至少今天,請容許我看不見明天。

-如果,後會有期

我也知道日子依然要過,所以我許下了兩個願望。

難以期望幾十年後的人理解通宵達旦等一份報紙的心情,但我多希望他們知道曾經有這件事情的發生;亦難以期望幾十年後善惡到頭終有報,但是如果這一份報紙最終寫上:「後會有期」四個字,我希望有命等到再會的那一天。縱然有人會說:別把事情過份浪漫化了,但是對不起,我始終相信這一套。

-青春的組成部份

拿走一份報紙,並且宣稱有一些真相比其他真相更真,有一些主觀比其他主觀更中立,一些謊言比誠實更可信;以上種種都成為了這一代人的青春組成部份。在心靈的暗角增加了一份鬱悶,在眼球的背後刺上了對公義得以昭彰的渴慕。痛苦可以選擇忍耐、難過可以選擇快樂,危險可以選擇犯險;但是當一些事物歸於完結了,緊接下來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