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哲學學者遇上經濟學者

2020/3/24 — 22:51

武漢肺炎襲港,有藥房將口罩坐地起價。(讀者提供圖片)

武漢肺炎襲港,有藥房將口罩坐地起價。(讀者提供圖片)

面對艱難的時代,陌生的處境,舊有的知識/常識不足以應付,不足以令人比較安心地迎接命運的播弄和挑戰。這時候,或許可以從不同知識體系/部門之間的碰撞、對話,產生突破成規的意念、火花,從而探索到新的出路和可能性。

舉個例,港大哲學系劉彥方教授撰文,提出以下問題:

很多人視自由市場為香港成功的基石,但「自由市場」是什麼意思?世上真的有自由市場嗎?

香港政府直接介入香港的房屋、教育、醫療、賭博、公共運輸及股票市場等各方面的經濟活動。至於新加坡,新加坡政府擁有控股權的公司佔當地整個股市市值的差不多四成。政府參與市場的運作,應該基於什麼原則?

現在外科口罩短缺,政府應否禁止抬價囤積?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曾經表示,政府懲教署生產的口罩,不應推出市場,造成競爭。這個說法與香港政府參與市場的其他例子有沒有衝突?

廣告

另一方面,向來積極論政的經濟學者,仍舊大力反對政府制約囤積居奇的商業行為(不論囤地抑或囤積口罩),並捧大教授張五常出來加強說服力,力言政府不應干預市場,讓商品價格自行調節。這種論調過去幾十年,在政府、大商家和主流經濟學者口中說過無數次。

問題來了,社會如何看嚴重損害市民福祉的囤積行為,是否只有(某一派)經濟學者才有資格下定論呢?又有誰有資格判斷哪一門學科有最終發言權,不容其他科學者踩過界?

廣告

假如未有定論,那到底應該相信哲學抑或(某一派)經濟學比較可取?如何判斷哪些介入市場行為(經濟學者口中的干預,本身已有負面意思)有需要,哪些無需要,特別是所謂自由巿場的定義,其實有很多含糊不清的地方時?

政府無德無能,市民有理由懷疑、反對她介入,以達成其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但另一方面,這又製造了機會,給一些無良商人趁火打劫。當中有一些商家和政府的關係非比尋常,每每裡應外合。面對一種如此複雜的政治和經濟環境,僵化地反對和支持政府介入市場行為,都不妥當。幸而民間社會已覺醒,初步形成一種政府、商人和公民群體互相拉扯、對抗和談判的博奕關係。現在最需要的是重新檢驗、糾正一些誤導社會多年的迷思。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