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浩望神父

當尊嚴成為奢侈|專訪:甘浩望神父

相約在尖沙咀,同場有甘浩望神父和職工盟義工,沒有落地玻璃、沒有十字架並沒有鐘聲,只有兩杯奶茶。

三人圍爐,劈頭便說起香港無家者的情況,神父很自然地說了一句:「希望佢地有一日會識得團結起黎幫自己。」神父大概也知道這個說法,似乎有別於普羅大眾印象中的那種「支持」,因此補充道:「派物資和派飯雖然是一件好事情,但過多的物資反而會拿掉了他們求生的本能;當問題的核心在政府身上,受苦的人應該是反抗的人。」

那一刻我便意識到,甘神父在這個潮流下似乎與封聖無緣。

- 大步跨過

然後甘神父開始說起一些曾經。

「我記得剛剛來到香港生活的時候,彌敦道路邊有不少街友。當時的行人當然不會給予他們甚麼鬼熱血和關心,卻會刻意從他們的身體上大步跨過,好像當他們已經死了一樣。我就在想為甚麼會這樣?這個城市究竟發生了甚麼事?」原來,當第一個跨過去的人覺得沒問題,第一個被跨過的人又覺得無所謂,一個新生態便開始釀成,後來的循環也只是見証。

又在差不多的時間線上,甘神父在舊油麻地警署的後街,一條髒亂的後巷認識了一個街友,他的名字叫做霍謠,神父沒有向霍謠傳道,反而從他的人生中領受了重要的一課。

神父坦言:「初初認識霍謠,也只是在想自己可以怎樣幫忙,無論是申請房屋和各樣律貼等等,我都試圖透過不同的渠道看看可以怎樣幫忙,當時我還以為這種手法就是最好的方法,直至後來發生了一件事……」

- 街友的鄉愁

霍謠有一天從褲袋中拿出了一堆金錢,問神父可不可以幫他一個忙:「可不可以幫我返回鄉下?我想見我的弟弟。」

神父覺得離奇便問:「你為甚麼會有那麼多錢呢?」

「因為我平時都不用花費,吃的是別人的冷飯菜汁,住的是路邊,亦不坐車,只走路。」

面對著現代版的五餅二魚,甘神父親眼目睹原來人間的情足以成為一份神蹟,因此他又開始在找方法想幫霍謠回鄉團圓。

在這條時間線上,又發生了另一件事,霍謠有機會被房屋署控告。

話說神父曾經協助霍謠申請了一個銀行戶口,令他可以更方便拿到津貼和資助;但卻因為霍謠把社會福利署給他的金錢存在銀行戶口當中沒有用過,房屋署覺得這個情況很不合理,認為霍謠在欺騙政府的資助和感情,說到這個點上三個人你一言我一語:

「房署的員工唔信有神蹟」、「個員工唔明你唔洗錢點解仲未死」、「房署俾得錢你,你唔洗晒佢就係大罪」

甘神父覺得憤慨,因此走到房屋署要為霍謠申訴,然後有一天有一個人告訴甘神父霍謠去世了。

「死咗?」

「係呀,死咗。」

可能正正因為無常我們才需要告解,但告解一定解不清人間的無常。

- 尾聲

甘神父後來為霍謠創作了一首歌,作品就叫做《霍謠》,在電影《濁水漂流》中播放。

他很開心這一首音樂作品可以用這個方式走近大眾,但我知道如果由霍謠創作一首《甘浩望》,才是神父心中的應許之地。

《霍謠》 曲詞:甘浩望神父 

你是從廣州步行來的 
你雙親 你愛人 在戰爭已經離別你 
你發誓向生命的道路 前進奮鬥 努力工作 
不過來到香港 你就病了 是傳染病 
正是第一天便要入院 
出醫院的時候 
全部改變了 
無力量 無朋友 無人愛 
一切無 像隻狗週圍走 

但你心仍然跳動 
霍謠 你真好人 

別人用報紙包食物給你 
冷飯菜是晚餐 
就這樣已過了三十餘年 
曾經一次有關人員來告訴你 
有木屋給你居住 
不過當你去詢問 
他們否認所說的話 
而且要你馬上離開辦事署 
極力去取笑你 一心想挖苦你 
沒有錢 無房屋 無人愛 一切無 
像隻狗週圍走 

但你心仍然跳動 
霍謠 你真好人 

冬天上課小學生 
看到你用木板生火取暖 
覺得心悲傷 
有一晚你返回天橋底 
見到一些衣服和綿被 
不過半小時後 
一些自以為有權的人 
來拆你的居所 
拿走你的一切 
接著還有些惡人前來打傷你 
睡覺無床 無寒衣 無人愛 一切無 
像隻狗週圍走 

但你心仍然跳動 霍謠 你真好人 

躺在路邊 難以成眠 
半夜裡落霜落雨 
你又餓又冷 你夢見你愛人 你雙親 
帶著微笑來迎接你 當曙光初現 
路人想喚醒你 你沒有反應 你雙眼已閉上 
你的身軀好像地面一般冰冷 
再無要求 無氣息 無人愛 一切無 
像隻狗那樣死去 

但你心仍然跳動 霍謠 你真好人 
而你心仍然跳動 霍謠 你真好人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