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風轉咖啡館:https://www.fb.com/spinncafe;作者博客:http://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

2020/3/20 - 10:54

當常識成為禁忌,願打破禁忌者,不會太孤單

紀念產科醫生塞麥爾維斯(Ignatius Semmelweis)的雕像(資料圖片,來源:Brück & Sohn Kunstverlag Meißen @ Wikimedia Commons)

紀念產科醫生塞麥爾維斯(Ignatius Semmelweis)的雕像(資料圖片,來源:Brück & Sohn Kunstverlag Meißen @ Wikimedia Commons)

一百七十多年前,歐洲不少婦女在分娩過程中死亡,但有一名匈牙利的產科醫生塞麥爾維斯(Ignatius Semmelweis),卻發現醫護人員只要做一件簡單的事情,就能救回眾多產婦的生命,這件簡單的事情是甚麼呢?

就是洗手。

塞麥爾維斯醫生發現醫護只要洗了手,就能有效減低產婦的「產褥熱」,即生殖器的細菌感染。當時人類還不太明白細菌的運作原理,但塞麥爾維斯醫生工作的醫院裡,有兩種產房,一種是由助產士打理,另一類則是由實習醫生打理。

廣告

產婦是爭著進去由助產士打理的產房,如果知道自己要由實習醫生幫助生產,就寧願跑到街上去生育。塞麥爾維斯醫生發現,實習醫生打理的產房,孕婦的死亡率是助產士產房的三倍,而產婦患有「產褥熱」的個案也是高出三倍。

塞麥爾維斯醫生經過一輪排查,認為最有可能的起因,是因為實習醫生把解剖室的一些「東西」帶到產房,並感染了產婦。於是他要求所有實習醫生都以漂白水洗手,死亡率由 18%,一年之內降至 2.2%。

在現代,對任何醫護來說,洗手早已變成常識。當塞麥爾維斯醫生叫其他醫生洗手洗手再洗手,其他專業醫師卻感羞辱,不滿被人暗示自己雙手骯髒。塞麥爾維斯醫生被孤立,趕離了維也納,最後送進了一家精神病院,兩星期後就死去,享年只有 47 歲(注一)。

現在看來,洗手這回事,早已是常識,更是金科玉律,但在百多年前,勇於說出實情的醫師,終身追求科學真理,卻無意捲入權力鬥爭的旋渦,居然成了異端,最終鬱死在瘋人院中。

所謂「醫學昌明」的現代,人類對疾病學的了解及認識,一日千里。對於疫症,等一年或年半,也許就能有疫苗,即使沒疫苗,大概也會有較為清晰的醫療程序。但是,無論科技如何進步,掌權者執迷不悟的久疾,卻無事而已,從未改變。其病徵是對任何忠諫之言也過度敏感,在這種政體之下,也許只有死了的人(前提是必須上到熱門搜索關鍵字),才有資格做個官方默許的真話英雄。

乎振邦興國者,俠也。俠者不必有武,能盡己所能,謀福祉於人民,直指錯對,智仁勇之大成也。

但願秉持此三達德的學者,在追求真理的路上,不會太孤單。

 

注一:那些反對塞麥爾維斯醫生的人,認為他勸人洗手的主張是冒犯權威,極具挑釁性,容易引起仇恨,如果用中文罵他,可能就會說出「一世英名一朝喪」(注二)。但世事真難料,誰又能想到,一個世紀過後,人們紀念的卻是被譽為「母親救星」的塞麥爾維斯醫生。至於百多年前肆意批評他的狎邪小人,早已消失在漫漫的歷史長河了。

注二:按中文的語言習慣,通常會說「千年道行一朝喪」,用千年對應一朝,讀起來較順口,反差更有戲劇感。我倒是奇怪,為何湯大狀會責罵袁國勇教授「一世英名一朝喪」?我忽然靈光一閃,看到這句話當中兩個「一」字,疑團便解開了。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