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素材來源:Revolution of Our Times 時代革命 YouTube

當恭賀成為奢侈|法國康城影展

紀錄片入選法國康城影展,若果是從前,我們會說恭喜。學校可能已經掛起 banner  大字標題:「賀本校學生好威威」。而所屬的信仰,大概會在堂會上大書特寫。如果在國與家之間的層面上,滿天的飛機都已經被通通打下來了。

- 時代太冷清

奈何如今的香港很空曠,社會很荒茫;任何人只要稍稍表達都會變成一陣吶喊聲。因此我們不敢恭,亦不怎麼喜。心知肚明,就連一句恭喜都生怕帶有煽動的嫌疑。如此類推,在無聲的世界當中,一套用血和淚拍成的紀錄片,簡直就是哀號雷嗚。沒有恭賀可以怪誰?只怪時代太冷清,革命太重情。

- 革命太重情

這道根氣終究需要找一個出口,最後成為了社交平台的量次。每一秒觀看都需要勇氣,每一幕畫面都相當熟悉,每一句對白都非常理解,就連每一段情節都已經可以預期。我問自己:既然已經熟悉如此,我們為甚麼還在看?為甚麼還需要看?

昨日的不可知,又會不會帶我參透明日的不可期?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