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生活只剩下生存,這城市已死了

2020/7/27 — 21:27

隨住本港第三波疫情爆發,越演越烈,港府再度收緊抗疫措施,從 7 月 29 日起,將「限聚令」收緊至兩人,室內室外所有公眾場所強制戴口罩,全面禁止所有餐廳堂食,為期七日。

香港,從來只有「生存」,沒有「生活」,喺疫情下表露無遺。香港政府根本無當香港人係「人」,無理會過作為「人」嘅需要,喺林鄭佢眼中,香港人只係一班不停工作,製造 GDP,準時交稅嘅機器;除咗「工作」,就只需要滿足「食瞓拉撒」的基本需求,但係到咗今日,香港人連「衣食住行」嘅基本需求都日漸被剝奪。 

二人限聚令代表乜嘢?代表唔同住嘅子女唔可以回家探父母,代表兩個人以外只剩下猜忌與不信任,代表整個社會將會被切割至兩個人為單位的個體(警隊例外)。唔好唔記得,我哋偉大嘅特首係「孤家寡人」,老公同兩個仔都唔喺香港,家住過萬呎嘅禮賓府,長期獨守空房,一個人又如何?佢無朋友、無親人,其他人都唔需要,仲容許「二人相聚」已經係皇恩浩蕩;同樣,佢無生活、無興趣,其他人都唔需要,都係多餘。 

廣告

關閉運動場、關閉游泳池、關閉泳灘、關閉健身室,對政府嚟講,係一啲非必要嘅設施,只係「娛樂場所」;但係對於好多人,跑步、游水、健身係職業,係謀生技能,更加係生命。喺疫情之下有幾多游水教練、健身教練手停口停?又有幾多全職跑手、運動員連生命中嘅唯一目標都被剝脫?這些,佢哋毫不在乎,眼中只有來往中港商賈要免檢疫,只有董家船運生意有關嘅船員先有人道需要。 

林鄭只知道要香港人返工,經濟要轉動,但係佢唔會理會人工作時要解決「食」嘅需求。政府單方面覺得全面禁堂食咪外賣飯盒返公司食,成個 CGO 都係咁,但係佢哋無視呢個社會上係有班藍領階層、清潔姐姐、地盤工人、運輸司機每日工作十幾個鐘,無 office、無得帶飯、無得 work from home,全面禁堂食加埋室內外所有公眾地方必須戴口罩的禁令實施,等同將佢哋連踎喺公園、匿埋喺公廁食飯嘅權利都剝奪埋。

廣告

「夜晚無得堂食咪多啲返屋企食飯囉」,家住禮賓府嘅林鄭、擁有官邸嘅張建宗,係唔會體會到有好多家庭住喺一百呎都唔夠嘅劏房入面,屋企煮飯係一件好奢侈嘅事。佢唔會理解到呢個社會係病到有好多人會睇住個電費嚟做人,劏房業主收三四蚊一度電,搞到日日三十八度屋企都唔敢開冷氣,靠日頭坐喺麥當勞、圖書館度日解暑。跟住佢就好天真咁問:點解大家唔留喺屋企「齊心抗疫」?

永遠佢會叫你包容、叫你體諒,相反,政府永遠唔會體諒市民,張建宗叫你去郊野公園開餐,但記得唔好整污糟地方。說到底,早喺特首選舉嘅時候,已經話俾全世界知我哋嘅特首係一個連八達通都唔識用、連廁紙都唔識買嘅「人」。再離地嘅政策,再荒謬嘅法例,都只係「何不食肉靡」之嘆,背後是冷血無情。

全城全市限聚、禁食、戴罩,但繼續返工,人人長命百歲,人人行屍走肉。當「生活」只剩下「生存」,即使沒了肺炎,這個城市經已死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