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香港對世界不再熱衷

2021/2/10 — 20:05

作者製圖(資料來源:香港民意研究所)

作者製圖(資料來源:香港民意研究所)

(編按:本文為作者為香港民意研究所 2 月 9 日新聞發佈會撰寫的評論,原刊於香港民意研究所網站。)

首先要和各位說一聲對不起,今天本來答應出席香港民意研究所的新聞發佈會,唯今早突然身體抱恙未能出席。我對研究所關於香港人對世界各地觀感的研究一直十分感興趣,可惜今日未能現場和各位分享我的觀察。以下是我對最新數據的一點見解。

如果要用一句話總結香港人過去半年對世界的觀感,我想大概是「香港對世界不再熱衷」。在各項香港人對各地人民和政府觀感的數據當中,除了個別重要的例外,普遍都走下坡;也就是說,表達反感比好感的有所增加。

廣告

在說其他國家和地區之前,先說說自己。香港人對香港人自己的評價,在過去半年大幅下降,好感淨值下跌了 14 個百分點。從歷史數據來看,香港人對自己的好感度是在反修例運動期間明顯扯高,現在是回到反修例運動之前的水平。

對香港政府方面,過去半年的好感度有明顯上升 — 準確一點的說法是反感的程度略為下降,因為數據其實仍然是負數。相對於反修例運動前的數據,香港人對香港政府仍然相當討厭,只是討厭的程度沒有維持在最高的水平。憤怒是一種很難長久持續的情感,數據未能回答的是憤怒退卻後變成甚麼:是麻木?死心?還是離開?

廣告

對中國人民和政府的數據,是罕有有所提高的一組,現時的數據已差不多回到反修例運動之前的水平。當然,如果我們把時間尺度再拉遠一點,回到去和 2008 年的最高點比較,過去十多年來表達反感的比例是持續增加的。

香港人對澳門政府的好感度明顯提升,後面是否對香港政府抗疫工作的不滿?

香港人對台灣人民和政府的好感度有所回落,反修例運動期間的升幅消散,大體回到過去十年的平均水平。仔細分析下,對台灣持反感意見的比例沒有增加很多,主要是持好感意見的比例有大幅下降。比較之下,對英國的好感度下降,後面同時來自持反感意見的增加和持好感意見的減少;至於對美國的好感度下降,則主要來自持好感意見的減少而非反感意見的增加。

在反修例運動期間,不少香港人對世界各地的聲援有過很大期望。然而各地本身有他們的政治議程,當這些政治議程和香港人的主觀願望有出入時,便會出現期望落差,近期的美國政治正是一例。反過來,如果該地對香港事務採取比較進取的手段,又會得罪一班在香港的中國政府支持者。在這兩種力量夾擊之下,香港人對世界各地的觀感在過去半年變得沒有那麼熱衷。

對於以上的改變,我並不感到過於悲觀。香港人和世界各地人民之間的連結和情誼,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建立或摧毀的。基於正確的認識,建立長遠的關係,對香港其實更為有利。平心而論,香港人對世界各地的認識到今天仍然有很多不足和片面之處。香港人對各地觀感的改變,除了反映當地對港態度的改變,可能更大程度反映各種香港人偏見的變遷。如果數據的走向和你的想法不一樣,何不退後半步想一想,為什麼有些香港人的想法會與我不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