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一年】十款病毒株攻港 政府拒封關致四波爆疫 專家料逾百離世者因邊境漏洞所致

武漢肺炎疫情在港爆發一年,「全面封關」四字,自起初已是民間最大訴求。惟特首林鄭月娥多次表明拒絕,即使在面對醫護罷工時,仍揚言「以極端手段威逼政府不會得逞」。甚至在疫情持續逾大半年後,仍抱怨「封關的口號,真的已經聽得太多,由一月到現在,還在聽這個口號。」

政府口中形容「口號式」、「不切實際」的封關,在專家眼中,反而是在疫下,守住香港的關鍵。

《立場》就此訪問理大醫療科技及資訊學系副教授蕭傑恒、及港大內科學系傳染病科主任孔繁毅,兩位過去一年皆致力於基因排序。兩人不約而同認為,若首波疫情時,香港果斷對武漢或湖北省封關,縱使終無法阻止爆疫,但或可延遲到來,爭取時間部署。孔繁毅更指出,政府豁免船員等人檢疫,造成第三波疫情爆發,是整年以來最大的防疫漏洞。

而第三波疫情造成的傷亡,港人歷歷在目。

值得留意的是,強而有力的檢疫措施,其實正正是「封關」的一部分。去年 2 年發起醫護罷工的醫管局員工陣線便曾強調,所謂封關,是要求政府做好包括關口檢疫及管制措施,並非不讓港人回港。

一年過去,政府如何解讀和判斷「全面封關」,外界已難以得知。但截至今天,本港已先後發現 10 種外來輸入的病毒株,造成四波疫情爆發。在抗疫至疲憊不堪的今天,大家或者都會想想,若當日政府能「正確理解」封關,今天情況會否不一樣?

*****

「全面封關」四字,自起初已是民間最大訴求。

如果…及早對武漢封關

1 月 22 日,1 名 39 歲武漢男遊客經高鐵抵港,發燒後檢測呈陽性,被列為「高度懷疑」個案,亦是本港首宗確診案例。香港失守。在首宗確診案例後,已有聲音要求立即對武漢「封關」。最早提出的,是後來的政府專家顧問,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

《鳳凰衛視》去年 3 月 6 日播出袁國勇專訪,他透露早在去年除夕當日,已匯報出現一個類似沙士的疫情,並在 1 月 25 日向政府建議控制邊境,但政府無接納。當局直至 1 月 30 日才關閉部分關口。他當時形容,疫情開始時香港「走快了三步」,但出現首宗個案後,便開始慢下來,沒有及早減少邊境人流。

袁國勇

首宗確診出現後,食衞局局長陳肇始只是呼籲市民切勿前往武漢,認為毋須「封關」,直至 1 月 25 日,林鄭月娥從瑞士回港,政府始將香港防控措施提升至最高的緊急應變級別,但仍批評切斷兩地往來是不適宜或不切實際,甚至拒絕暫停所有高鐵班次。

但林鄭在一日後「急轉彎」,宣布限制湖北省居民,以及任何過去 14 日到過湖北省的人士進入香港。但措施隨即備受批評,指來港人士申報措施僅靠自律,且帶病毒者或已偏布中國,僅對湖北省封關亦不能對症下藥。

至去年 1 月底,林鄭再次表明拒絕全面封關,亦拒絕禁止中國人來港。她又多次提及世衞建議,稱不應作出任何旅遊、貿易限制,又說封關或者全面禁止中國旅客來香港,並不可行,「我希望全社會採取抗疫措施,互諒互讓,唔係去針對式排斥部分人。」

事實上,在去年 1 月間,多名確診者已先後從高鐵這個「缺口」來港。港府直至 1 月 28 日,才宣布暫停西九龍高鐵站,但仍准許中國人經其他關口來港。被問及為何堅拒封關,林鄭稱認為當時的措施已經十分嚴厲,「如果話所有內地人聽日不能夠踏足香港,對香港影響大家心中有數。」

麗晶花園去年 2 月有居民發起遊行,反對九龍灣健康中心普通科門診診所作「指定診所」,有老伯袋上掛上紙皮,寫上「封關 保港人 港人回家 請留14天」。

員工陣線:封關是做好檢疫及管制措施

公立醫院作為抗疫最前線,在疫情初期,已有醫護人員表明應堵塞疫情源頭。醫管局員工陣線多次表達訴求不果,最終在 2 月 3 日至 7 日,發動連續 5 日罷工,亦是本港首次有醫護人員發動罷工,逾八千名醫護人員參與,涉及多個部門。

政府多次強調,醫護提出的封關是「口號」及「不切實際」,惟醫管局員工陣線已曾解釋,封關的意思,是政府做好包括關口檢疫及管制措施,以及拒絕任何人經疫區到港,並非不讓港人回港。但到了林鄭月娥口中,卻變成不讓中國人及香港人自中國回港,進而批評「封關」是極端的表達手法。

醫護罷工期間,林鄭月娥一直沒有與工會代表會面,亦沒有答允任何訴求。工會則指,政府曾派出中間人遊說。政府在罷工首日亦舉行記者會,宣布關閉羅湖、落馬洲、皇崗等口岸,但機場、深圳灣和港珠澳大橋三個關口繼續開放。林鄭當時強調,不是因為醫護人員罷工而改變,「完完全全同醫管局部分員工今日開始五日罷工,完全無關係,任何人如果認為用極端手段可以威逼特區政府…都唔會得逞。」

雙方說過的話,都已寫在歷史。

林鄭的回應逼使醫管局員工陣線將罷工踏入第二階段,但仍不能逼使政府全面封關。五日後,醫管局員工陣線宣布罷工結束。

2020 年 2 月,醫護罷工期間,醫護在醫管局大樓內集會,高舉標語,呼喊口號。

理大醫療科技及資訊學系副教授蕭傑恒向《立場》指,本港第二名確診病人較首宗個案更早發病,體內帶著 O 型病毒株,並曾進入社區,之後在「佛堂群組」、「火鍋群組」等病人的基因排序,均與 O 型病毒株十分類似,亦即幾乎肯定,首波疫情是由中國傳至香港。

被問及當時是否應果斷全面封關。蕭傑恒認為,就公共衞生而言,禁止人士從病區進入香港,是有效延遲病毒進入香港,但認為若非禁止全球人士進入香港,遲早亦會有病毒傳入。他以英國變種病毒舉例,現時發現的病人亦非全部由英國飛往香港,亦即有機會經其他國家將病毒傳入社區。

港大內科學系傳染病科主任孔繁毅則認為,當日若早知武漢爆疫,便可及早宣布對武漢或湖北省封關,令傳播減低,「事實上中央都有做類似嘅野,武漢都有封城,其他省份都有禁止武漢嘅人入城。」

但他同樣同意,即使及早封關,只會是延遲第一波疫情到來的時間。除非香港參考北韓等國家「全面封城」,否則最終病毒亦會經其他地方傳入。

資料圖片:孔繁毅(右),圖片來源:香港大學

蕭傑恒:家居檢疫是「一個幾錯的決定」

至去年三月,疫情蔓延至全球多個國家。同時海外學生回港,香港爆發第二波疫情。蕭傑恒指,當時東南亞回港人士主要是 S 型及 L 型病毒株,亦即與武漢發現的病毒株吻合。至於歐洲出現的「D614G」變種病毒株,其傳染力則增加 10 倍,例如香港「埃及旅行團群組」、「愉景灣婚禮群組」等均發現該病毒株,顯示病毒已傳入社區。

政府直至 3 月中,才宣布非港人不准從中國以外地區入境,及停止一切轉機服務,要求所有抵港人士,須接受家居檢疫 14 日。被問及是否「封關」太遲,林鄭月娥卻否認說法,並強調措施只是按疫情變化調整,又再指「我們不會向一些口號式的訴求屈服,因為這不會是合適的做法。」

即使政府當時曾推出電子監測手帶,務求令回港人士遵守強制檢疫令,但亦同意措施存在漏洞。政府資訊科技總監林偉喬在 3 月 21 日承認,如果檢疫者剪斷手帶後,將手帶跟手機放在一起,並找到其他人協助,替他按當局要求拍攝二維碼,檢疫者就可以隨意外出。

蕭傑恒認為,容許回港人士留在家居檢疫,是令病毒傳入社區的最主要原因,「好多留學生番來,之後傳染咗畀父母,甚至乎父母有 D614G 病毒,好多之後都係好重症,雖然年紀唔係大,可能 40 至 50 歲左右,但都入咗去深切治療部,好危險。」

他形容家居檢疫是「一個幾錯的決定」,指由於香港大部份單位較細小,與外國不同,「香港好多屋企都係豆潤咁細,屋內好難避免感染,有好多負責任家長唔會出街,有啲返工搵食,令病毒帶入社區。」

武漢肺炎持續逾大半年,不少市民仍堅持要求港府「封關」。

孔繁毅:唔係豁免檢疫,可能而家只有 4、50 人死亡

第三波疫情在去年 7 月突然爆發,連續多日錄得過百宗個案,最終感染個案超過 4000 宗,甚至比第四波疫情至今的感染人數更多,亦造成多名確診者死亡。

早於第三波疫情初期,中大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早於 7 月 5 日已指出,豁免檢疫者造成漏洞,但政府在 7 月 19 日,亦即兩星期後,發聲明指是「誤解」,強調豁免檢疫是必須。陳肇始亦在同日表明,無證據顯示疫情由豁免檢疫者所致。

惟之後其餘專家顧問,包括袁國勇及港大醫學院院長梁卓偉分別在 15 日及 24 日亦表達同一觀點。直至 7 月 26 日,理大分析病毒基因排序,發現本土確診者的病毒基因,與豁免者的病毒基因相似。至此,陳肇始才終於承認有漏洞,承諾會收緊豁免安排。

屯門康和護老中心有長者在身穿全副保護裝備的救護員協助下以擔架抬上救護車。

孔繁毅回顧整年疫情,認為政府在第三波疫情豁免部份人士檢疫,是一整年疫情以來,最大的防疫漏洞。他提到,當時不少確診者是長期卧床的病患,最終當時造成多人離世。「導致第三波老人院爆發,死亡個案真係上升得好犀利,就係因為豁免檢疫。如果睇返轉頭,唔係因為豁免的話,其實死亡人數會少好多,香港可能而家只有 40 至 50 人死亡。」

蕭傑恒亦表示,豁免檢疫的決定「比家居檢疫決定更加差」。他指,當時機場發現的 GR 型病毒株,很快便在「新發茶餐廳群組」發現相似病毒株,理工大學續從海員確診個案進行病毒基因分析,發現亦是 GR 型病毒株,「海員可以自己選擇唔同酒店,好多海員確診嘅酒店,係散落香港唔同地方,好似放咗粒種子,令病毒擴散出去。」

他亦同意,若沒有豁免檢疫政策,相信第三波疫情不會有如此大規模爆發,「好多傳媒影到出來,海員佢出街時,唔係跟足我哋規矩,好多時候唔戴口罩,係條街度行,會影響病毒傳播。」

12 月 11 日,特首林鄭月娥與多名主要官員召開防疫措施記者會。

林鄭自言「滴水不漏」 容酒店採訪致第四波疫情

經歷首三波檢疫安排的漏洞,民間要求「全面封關」的呼聲再次加劇,包括提出設立「指定酒店」,延長檢疫期等多項建議,加強邊境防疫措施。但政府選擇的,是在 9 月初,疫情緩和期間推行「全民檢測」。

期間,本港繼續錄得零星個案,酒店繼續有不同來港人士確診。惟本港突然在 11 月初爆發第四波疫情,至月中已開始每日確診人數達雙位數,直至 12 月達高峰,確診人數多日破百。

蕭傑恒指,去年 9 月底本港錄得特別多輸入個案,經基因排序後,發現尼泊爾及印度確診者的病毒株,與 10 月本地不明源頭個案的病毒株相似,估計病毒亦可能是自外地流入香港。

他指,在 9、10 月期間,本港有 286 宗輸入個案,當中逾 70 宗在酒店隔離時才確診,「機場係陰性,去到酒店先陽性,可能已經隔咗 7 至 12 日,可能啱啱先開始發病,喺機場病毒量未夠,檢測唔到。」他續指,因此病人有機會在乘的士時,將病毒傳播至的士司機,「一過咗關口好似無王管咁,電子手環有 2 個鐘頭先會啟用,佢可以去好多地方,搭唔到交通工具。」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蕭傑恒又特別提到,酒店容許外人探訪是當時漏洞之一。他憶述,當時驗證酒店可容許外人探訪,自己曾扮演「外賣仔」,到理大附近的酒店,手持外賣袋到酒店房間拍門,「入到酒店好清楚見到,好多人排隊,我入去過程中,冇人問我係咪要 check in、係邊個,我直接可以帶住外賣直搗黃龍,直接去房間敲門都得,冇一個規管,係好大漏洞。」

他估計,不少外來人士來港時,在香港亦有親人,他們或可能曾到酒店探訪,甚至一起進食。若檢疫人士是確診者,探訪人士便將病毒傳播至社區,最終導致本港第 4 波疫情爆發。

翻查政府高官過去發言,林鄭月娥早於第 4 波疫情爆發前,在 10 月 6 日,曾自誇防止輸入個案的措施是「滴水不漏」,直至 11 月中,政府才宣布禁止酒店內的強制檢疫人士接受探訪,亦在再一個月後,才宣布設立「指定酒店」。但疫情當時已在社區不斷擴散,其中「歌舞群組」更成為疫情以來最大群組,感染人數超過 730 人。

至今疫情仍未緩和,新年將至,疫情或又見嚴峻。追本溯源,封關真的是「不切實際」的「口號」?

記者|蔡俊傑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