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疫下一年】曾經批判醫護罷工的人,會因為他們的汗淚有愧嗎?

2021/1/23 — 20:53

一年過去,武漢肺炎確診者在港死亡數字累計近 170 宗。幾乎每兩天,便有人因感染離世。醫管局的新聞稿總是千篇一律,「XX 醫院發言人今日公布,一名確診 2019 冠狀病毒病病人今日離世⋯⋯」急速的新聞節奏下,來不及婉惜,報道配上白花圖片便匆匆面世,「死人稿出咗」,仿似已有一點麻木。

親人逝世的生離死別,在黑白的文稿間或無法體會,卻是活生生地在醫護眼前發生,「死亡同確診數字唔淨係一個冷冰冰嘅數字」,這說話出至他們之口,尤其蒼勁有力。

伊院護士 Emma 說,曾有一家人被各自分散在不同醫院或隔離營,期間父親危殆,女兒獲特別安排,由隔離營送往醫院的隔離病房,卻只能隔著玻璃遠望。身處另一間醫院的母親更只能以視像鏡頭,見至親的最後一面,「喺死亡呢個階段,想有屋企人陪住,如果陪唔到都係個遺憾⋯⋯原本覺得好理所當然嘅嘢,原來係做唔到」。

廣告

Emma 說,當時女兒情緒說不上激動,但已近在咫尺,卻未能親身握著家人的手,她能感受到女兒的無奈。雖說病情並非醫護能完全控制,她當下仍有點自責,「你好想幫佢哋,但其實做唔到,你會覺得好無能為力。」

或許,會感到無力,大多是因為已經盡力。

廣告

受訪的三位護士,都是在院方安排下加入 dirty team,原以為大多會有點不情願,尤其是當時醫管局連能否為醫護提供充足裝備也成疑,但他們都安然接受這項工作,絲毫沒有拒絕的念頭。本應慶幸不用加入 dirty team 的醫護,Emma 卻說,有認識的人因此感到內疚,認為對疫情無付出,「覺得自己好冇用」 ,會自薦加入亞博等治療設施。

大眾都覺得醫護做得夠好,他們卻總認為自己有不足,想著如何盡自己的職責。那些在醫護罷工期間,批評醫護是「逃兵」、不負責任、不顧病人安危的人,大概沒有看到這些畫面,或是刻意忘掉了。

醫護打了一年硬仗,僅獲魚蛋、燒賣慰勞,繼續按機制凍薪,日前更發信要求罷工職員還回薪金,醫管局種種行為,形同逼走員工,又是否置病人安危於不顧?

聯合醫院護士 Amy 曾說,一年下來最感到灰心的,始終是罷工的時候。這種感覺或許很多香港人都感受過,一眾同仇敵愾,盼帶來一絲改變,換來的只是在上位者的漠視甚或譴責。雖無法改變現況,「過咗嗰段時間,都係要繼續行落去」,Amy 還是無法拋棄需要她的病人,「我做呢份工,唔係淨係為 COVID 嗰班人,仲有其他病人需要去照顧」。

報道交稿後,Emma 傳訊息來說,自己漏說最重要的一句,「呢個疫情,政府責無旁貸」,問說最不滿哪一點,她又傳來兩大段文字,由醫護人手不足、罷工要求封關,說到禁堂食、禁特定行業運作、中國入境人士免檢疫等等,簡單而言,政府無一項措施令人滿意。

「依家封關都太遲啦,香港人真係自求多福,自己做好防疫保護自己,靠政府死得。」

醫護的善良或遭到當局踐踏,惟望公眾能尊重醫護付出,戴口罩、勤洗手,已是對他們的最大謝意。

文:趙婉晴

發表意見